潘伟尔:无悔的谏言
2002-08-15 09:09:17
 
    出于统计分析人员对数据的敏感,我连续三年向国家决策部门谏言,提出了分别将三年全国煤炭产量控制目标调高的书面建议。

    国家确定我国2000年、2001年、2002年的煤炭产量调控目标分别是8.7亿吨、9.5亿吨、10.5亿吨且要求指标层层分解。经过研究后,我认为,这三年的目标都定得太小。特别是2000年的全国原煤产量控制目标小得离谱。它不仅比国家“九五”计划的14亿吨少5.3亿吨,而且还小于1985年的全国原煤产量数。

    我注意到,建议有了实际效果:2000年下半年,有关部门和有关媒体对我国原煤产量控制目标8.7亿吨的口号喊得不那么响了,有的领导年终讲话中把8.7亿吨改成了9.5亿吨;2001年,一位官员正式给我答复:“我们在执行控制目标政策时会考虑你的建议的”;今年上半年,我国原煤产量行业统计数为5.9亿吨,可以预计,今年全国原煤产量统计数将大于12.5亿吨左右。其主要原因是国家产量控制目标考核不那么紧了,瞒报的少了,统计数向真实回归、可靠性提高了。

    “进谏是要担风险的”!中外史书上这样说,亲朋好友如是劝,而我自己则更有体会。但有风险才有回报,风险越大,回报越高。风险个人担,回报给国家,给社会。何乐而不为?窃以为,数据质量不仅是统计的生命,而且是国家的生命。不是么?从我国20世纪50年代的浮夸风到“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现象的蔓延,从我国今天的信用危机大讨论到美国国会今天要查安然、世通破产案背后的做假账,可以看出,现代社会,信息社会,统计监督是何等重要!

    谏言是有等级的。一般来说,领导周围人的建议对领导决策有较大的影响。老百姓的谏言则“位卑言轻”。然而,统计人员对自己业务范围内的事最有发言权。重要的在于我们敢不敢讲实话、道实情,愿不愿尽“位卑未敢忘忧国”那份责任。

    光阴荏苒,干煤炭工业统计分析工作已五个年头了。五年三谏言,有得有失,无怨无悔!

  (国家煤炭工业经济运行中心  潘伟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