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莉:工作着,我快乐着
2002-08-13 08:16:59
 
    一天,偶将女儿带到办公室,恰逢一同事正为数字烦恼不已,刚进门,她就说:“唉哟!娟娟,长大了可千万别干统计这一行,太痛苦了”,女儿扬起满是稚气的小脸问:“妈妈,你痛苦吗?”我?我一愣,不禁陷入了深思之中:作为统计人,我痛苦吗?

    记得那年大学刚毕业,带着满腔的激情,我走上了工作岗位———到一所普通中学教英语。凭着扎实的基础和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中考时,我任教的两个班英语成绩是那所学校前所未有的高,捧着学生的英语试卷,看着那些分数,第一次对数字有了莫名的喜欢,是它,充分体现了我一年的辛勤。

    第二个学年刚开始,我就被调到了县统计局,第一次接过来的是劳动工资统计,从26个英文字母到10个阿拉伯数字,从ABC到123,我的世界一下子不知所措了,看着别人忙出忙进,我心中有些茫茫然。但是,领导和同事的关心,使我很快地进入了自己的角色。我认真地学习专业知识,不懂的地方虚心向老同志请教,业务上我很快熟悉了,就是要数字比较困难,劳动工资统计涉及面广,又是月报。那时只有手摇电话,每打一个电话都必须通过邮局,有时还找不到人,有时找到了人,却被人家一句“我很忙”,不耐烦地挂了电话。我心中很着急,告诉领导,领导语重心长地说:“小杨,有空的时候到下面走走,实际了解一下,再说,人有见面之情嘛”。于是,哪几家难要数字,我就先去哪几家交谈交谈,业务上指导一下,上报时间上提醒一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熟悉了,也比较支持我们的工作。

    转眼到了春节,其他单位的同志都走了,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看着一大堆报表发呆。妈妈来电话了,让我赶快回家,我只好提着沉甸甸的报表回家了。窗外欢声笑语,鞭炮声不时响起,我坐在桌前,左手翻弄着报表,右手拨打着算盘。最后一行数字加完了,我松了一口气,核对着表与表之间的数字,却发现有两个数字不等,我的心一下沉到了海底,出去走一圈回来,从头再来。这次,有一张表的横行、竖行不平衡了,任我怎么拨弄算盘,它就是不等。我把算盘一扔,阴着脸到了厨房,妈妈问:“做完了?”我摇摇头把问题说了,妈妈立即放下手中的菜:“走,我帮你看看去”。妈妈打了一遍,咦,对了。原来是我把572一直看作了752,妈妈说:“和数字打交道,一定要细致,耐心。”春节过完了,我的报表上报了。当州统计局的人告诉我,我的报表做得很好时,所有的疲惫都化作了云烟,我心中一阵欢喜:总算没白费心血,数字是不会骗人的。

    春去秋来,掐指一算,十年了!十年中,统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统计体制、报表制度、指标体系更加完善规范,统计报表的设计更加科学,我们局也搬进了新办公楼,抛弃了算盘、计算器,微机使我们的工作高效,电子邮件使我们的工作成果快捷地传递,原本枯燥无味的数字,变成了一串串跳动的音符,为永平经济日新月异的发展高歌。十年中,我为人妻,为人母,历经生活的风风雨雨,遍尝统计工作的种种滋味,我深深地爱上了统计,爱上了这用闪光的数字串成的事业,三千多个日日夜夜,我和统计已有了解不开的缘。我为自己是个统计人而骄傲。

    坐在微机前,屏幕上那一行行跳动的数字仿佛在向我问好:“老朋友,你好!”我痛苦吗?我再一次地问自己,屏幕上,数字间隐约浮现着我的笑容,不!工作着,我快乐着!

  (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统计局杨晓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