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平发:与报表难舍难分
2002-08-12 08:32:59
 
    我从统计学校毕业后到现在从事统计工作已经十年了,十年的光阴如流水般逝去又如流水般带走一切,带不走的是我那从此留下的不解的统计情结和难忘的一串串统计往事。

    记得那次做工业经济效益报表,我正像往常一样收集好报表准备把数据录入计算机进行汇总计算。然而突然发生了3号台风,全城停电。我的心一下子焦急起来,报表明天一早就要报了,停电!意味着汇总计算用计算机几秒钟能够完成的,需要用无法计算的人工劳动来完成,六十多张工业经济效益报表要按经济类型、轻重工业、隶属关系、企业规模等标志分别分类汇总计算成上千个数据。焦急解决不了问题,我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拿起一支笔、一个计算器立刻工作起来,肚子饿了,叫人送来快餐,匆匆吃完又投入工作,天黑了,开了电灯继续干,一直工作到凌晨三点钟。看到那几张写满了密密麻麻数据的汇总表,我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明天终于可以按时上报了。虽然我的手已经酸痛,我的脚已经麻木,我的眼睛已经模糊,然而我仍很舒心。

    一次,我正整理着劳动工资基层统计报表,把报送了报表的单位在单位字典库上划个勾,整理完后,发现只有水泥厂没有上报。我心里很奇怪,水泥厂的小程一直是县里的统计先进工作者,每次报送都非常及时,为什么这次迟报了呢?我打电话询问小程,小程说:“我的报表给我的邻居小谭了,因为她在劳动人事局,和你单位在同一栋楼,就叫她顺便带给你。”我来到劳动人事局,找到了小谭,不谭说:“哎呀,我给忘了,现在还在家里呢。”我随着小谭又去她家里拿报表,小谭感慨地说:“你们统计局的人真是爱表如命!”是啊,报表就是我们统计人的生命,报表已经溶进了我们的血液里,与我们难分难舍。

    还记得1996年过年的那一天,我去送工业年报,坐在驶往市里的公共汽车上,异乡工作的人都回家过年了,想起父母正望着门外盼儿归,然而我却朝着与家乡相反的方向奔走,心里泛起一阵酸楚。雨下得很大,撑着雨伞走在通往市统计局的路上,雨水还是溅湿了袖子和裤腿,天气十分寒冷,手冻得通红,进市统计局办公楼时收雨伞的力气都几乎没有了。当我把报表交给市局的人,市局的人给我泡了一杯热腾腾的茶,并说“你辛苦了”,我的眼泪就要流下来。

    如此这般的统计往事还有许多许多,这些事普通而又平常,它们同样发生在许许多多的统计人身上,正是这些普通而又平常的事,构筑了统计人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人生。

(江西省于都县统计局 葛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