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统计人自己的故事(之二)
2002-08-07 07:58:45
 

讲述统计人自己的故事(之二)

讲述者:向曾榆(湖南郴州市统计局党组书记,高级经济师)

    向曾榆今年五十六岁,先后在各种工作岗位上已经走过了四十度春秋。1994年从郴州市计划委员会调任郴州市统计局局长(现为局专职党组书记),上任以后励精图治,开拓进取,使集体和个人获多项殊荣:领导班子连续5年被评为市政府优秀领导班子;市统计局2000年获全国统计系统先进集体。向曾榆先后荣记三等功四次、记大功一次、一等功一次;连续五年获郴州市委授予的“优秀领导干部称号;2000年荣获全国统计系统先进个人称号;2001年获湖南省人民满意公仆称号。作为领导干部和模范人物他的人生警句是:“金杯银杯不如群众的口碑”。

    郴州山青水秀、景色宜人,特别是随处可见的茂林修竹飒飒作响、风骨傲然。我和向曾榆选了一丛竹林,在微风竹影中聊了起来……         

我觉得老百姓流传的那句话有道理,“金杯银杯不如群众的口碑”

    说实在的,工作这么多年来,荣誉是得了不少,有时候在家里整理起荣誉证书,小孙子就说爷爷你得了这么多,给我几本吧。对荣誉我看重也不看重,看中是它是一个你事业和人生的记录,也是一个社会对你的认可;不看重是它毕竟是过去的事情了。还有一点就是,我觉得老百姓流传的那句话有道理,就是“金杯银杯不如群众的口碑”。过去说群众的眼睛是亮的,也是这个道理。所以我感觉荣誉和群众怎么说,对我有相当大的影响,对我有那么一种自律的作用。比方说你要对得起全国统计先进这个称号,你总得有点拿得出手的成绩吧?你要人家不在背后说你“算什么人民满意公仆!”就得经常检点自己,特别像我大小在单位当个领导。虽说咱们统计部门人家说是“清水衙门”,但不注意也能把水弄混了。记得浙江有一个印刷厂的业务员到我家来找我,要接印刷统计法规宣传单的活。我说这样吧,你找法规科的同志联系,参加投标。那个业务员没说什么,临走的时候把一个金项链和几百元钱放在茶几上说,交个朋友吧。还有我搬新房的时候,有人给送来一张1600多元的家电购物券。按说这些钱并不多,可我觉得这个口子不能开,开了有一就有二。很多腐败的事都是这么开头的,“千里之堤、溃之蚁穴”的话一点都不错。我儿子结婚的时候没有操办,对局里的同志我也没提,后来有人怪我守口如瓶。你想啊。我一个局长,告诉大家孩子结婚,不等于让人家送礼吗?表面上看着风光,可背后人家怎么说你?再说对孩子也不见得有什么好影响,应该让孩子知道真正的幸福生活是靠自己奋斗建立的。

我这个人不爱对人说“不”,可工作上的事情,有时候,就得脸一黑说“不”

    我这个人是个性格比较谦和的人,不愿意和人家计较什么,可当个统计局长,你就免不了要得罪人。一次我们下乡检查农普登记,发现一个村的报表里生猪存栏和出栏数有橡皮擦过的痕迹,当时我觉得不对劲。就领人挨家挨户地查问。问了还不放心,就到老百姓的家的猪栏里挨个数。当时有的人家就挺不高兴。但是结果是这个村的数字确实有水分,这你就不能怕人家不满意,就得想办法解决。98年9月吧,我去一个乡里的小冶炼厂调研,他们告诉我上半年产值是300多万。可是看到冶炼的炉子锈迹斑斑,我估计他们早就停产了。当时直接向厂长挑明了我的想法,还让他们把帐目拿出来看。后来他们承认了虚报。我们对这事情进行了处理。还有一次是有一个单位瞒报职工工资,我们就对他们立案查处,那个单位的头头就给我来电话说,咱们是关系单位,互相总有求着的时候,给个面子,算了吧。你说能算了吗?这也算了,那也算了,统计执法还算什么?我这个人不爱对人说“不”,可工作上的事情,有时候,就得脸一黑说“不”。但是心里也是有斗争,这时候谁愿意得罪人,特别是得罪领导或者有实权的单位呀。不过有得就有失,有失也有得,大局上工作上就只能顾一头。

    写东西的过程,就是自己逼着自己去学习,去获取知识更新知识的过程

    这些年搞统计我写了不少东西,到统计局以后,我的感觉是领导对统计分析特别重视和特别关心,要开拓新的局面,就要把统计分析当做重中之重。为领导当好参谋是统计的天职。所以我一方面在局里面采取了一些激励措施,鼓励大家写统计分析,实行目标管理;另一方面自己也带头,晚上、节假日也写了不少的东西,领导也做了不少的批示,报纸和杂志也发表了不少。写东西这件事的确很辛苦,特别是熬夜的时候有时候也想,这么大岁数了何苦呢?但是你的材料被领导采纳以后,真是感到很高兴,感到累和辛苦没白费。特别是前几年对科技进步我连续写了几篇报道,领导看了以后非常重视,采取了“科技推广年”的形式来推动科技进步。这时候人的价值感就有了,就总想着我再写点什么。有的人说当领导了用不着总自己动笔,其实自己动笔的好处很多,且不说带头作用,你自己通过写作能获得很多知识啊。写东西的过程,就是自己逼着自己去学习,去获取知识更新知识的过程。总不写不动笔,人就慢慢变懒了。统计起来每年我大概能写十多万字的东西,有统计分析、课题报告,著作和论文集也出版了几本。我特别欣赏那句话:“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虽然我写的谈不上什么千古事,但是敢说“甘苦寸心知。”

这事在我心里永远是一个解不开的遗憾……

    六十年的时候,我在在车间当记录员,也就是车间的统计员吧,后来当统计局长。这么多年来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统计工作很重要、统计工作很艰难,统计工作也很辛苦,但是也确实是苦中有乐。虽然工作特别忙,晚上加班多,节假日很少休息,不得不牺牲一些个人的爱好,家里很多事情也照顾不到,但是心里充实。当然也是有得有失。我母亲住院三个多月,大多时间是我爱人在医院里照顾。特别是母亲去世的时候,我那天去统计考场,我是总监考,手机不能开,家里到处都找不到我,就我爱人在我母亲身边守着,这事在我心里永远是一个解不开的遗憾……

    家里人还是相当理解我支持我的。家里面全靠他们了。我还要总叮嘱他们,任何人送东西都不要接。我儿媳妇下岗五、六年了,局里曾有过几个招人的名额,我没让孩子沾边,那么多人看着你呢。不是说有多高的境界,就是觉得不应该你当了官,家里人就必须得跟着沾光。我欣慰的就是,家里人没有因为这些事情埋怨我,后院是很清净的。

    原来我是党政一肩挑,现在年龄大了,组织上让我专职当书记。我有轻松感,毕竟业务这一摊子有人接手了。但是总想在新的情况下,应该有新的作为。有的人劝我说,你这也算是功成名就了,歇歇吧,好好养养老。不行,我这个人是个挨累的命,闲着反而累得慌。

    青翠的竹林伴着向曾榆娓娓的湖南湘音,清风拂来人生和事业的得失苦乐……(韩际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