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先华:乐在数间
2002-08-09 08:09:24
 

    这一生,算是与统计数字有缘。儿时读书就开始爱上了数学。高中毕业下放农村不久,生产队的考勤、称肥、公分等计数的差事,很快落在当时全队唯一的知青———我的头上。那数据表格做得清清楚楚、一目了然,终不负社员们的信任和希望。只是那生产队会计账目还未接手,即被一张录取通知挑进了学习会计的学校。毕业分配本应做一名“一把算盘一支笔”的会计,却被分到计委成了一名“物价员”。计委工作就数统计最忙。帮了几次忙,就被新成立的县统计局调进,先是10年投资统计,接着综合平衡,这一干就是20多年。

    初感数字的乐趣是1985年,有幸遇上全国“盛世修志”的机遇,作为统计局抽调的干部,当然是“志在数中”。从明代到当今,跨越几百年的人口、土地、税赋、工农业产品、商品交易,都离不开数据的表述。那数据越是久远,越是珍贵,越是具体,越是希奇。每一个数据,仔细研究起来,都是有意义、有学问更是有趣,真有些痴迷。当翻开那精装的《县志》,看到自己亲自绘制的人口“金字塔”、人口发展曲线图和统计表格时,那心情和感觉只有做统计工作的人们才能理解,当然是统计人的自豪和荣耀。

    心中有数,是资源、是财富,更是解惑答疑的最好谜底。身为综合统计机构工作人员“常用大数一口报,详细资料能查到。”已成为自己最基本的业务技能。特别是我那精心做成的《数据仓库》,是我珍贵的家底。

    县里工作汇报、计划的制订以及重大会议的工作报告的起草,总是让我们把关。每当重大的历史纪念日来临,为宣传、总结本地重要历史时期各项发展成就,总是请我写上几篇。当署着统计局和自己姓名的文章见于报端、听到播音员一字不漏地播送自己的文章时,我的感觉是做统计工作的自豪和荣幸。

    农村费改税改革在安徽试行时,在一次由农民代表参加的座谈会上,一些农民对征税计价不理解、难接受。当我用一串串实际、详细的统计数字向他们说明时,使他们不仅点头称是,脸上还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样的事例常遇常见,谁能强过统计数字的说服力?

    几次“好单位”来商调自己,都因为业务沉得太深,“一个萝卜抵一个坑”未能走得。虽然惋惜,但不后悔。谁让我与统计结缘,陷得太深?

  (安徽省繁昌县统计局  伍先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