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如鹏:经历五次人口普查
2002-08-07 07:28:12
 

    新中国政府统计机构成立以来,共进行过五次人口普查。我有幸经历了这五次普查工作,使我感触最深的是我国统计信息化水平在不断发展和迅速提高;信息技术的应用,使我国统计工作的面貌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第一次人口普查,以1953年6月30日24时为时点,是为准备普选结合选民登记进行的,称作“全国人口调查登记”。登记项目包括姓名、性别、年龄和民族。当时,我是绥远省陕坝专署的统计员,不仅参加了绥远省人口调查登记的试点工作,而且参与了陕坝专区人口调查和汇总的全过程,汇总统计全依靠手工,工具就是算盘。例如,统计男、女人口数,四个人一组,一个人负责宣读每户登记表最后一行的常住人口共计和男、女人数,其余三人分别用算盘各自累加三项数字中的一项。一个村的登记表累加完后,再核对男、女人数相加是否与共计数相等,如不一致,说明计算有错,就得重新计算。少数民族人口是用画“正”字办法计算的,一个人宣读,两个人画“正”字,计算核对两人的数据相等为准。年龄没有全面汇总,只是重点汇总分年龄组的数字。

    第二次人口普查,以1964年6月30日24时为时点,普查项目增加了本人成份、文化程度和职业三项但成份和职业没有汇总。普查时登记了1964年上半年出生、死亡、迁入、迁出的人口,据此计算了人口变动情况,另外还计算了城市人口和集镇人口变动情况,另外还计算了城市人口和集镇人口,都是用手工汇总统计的。当时我任巴彦淖尔盟统计局副局长兼普查办公室副主任。

    第三次人口普查,以1982年7月1日0时为时点,普查项目增加到19项,增加了婚姻和生育状况、行业和职业构成、待业人数等项目,采用电子计算机进行处理。当时我是内蒙古自治区普查办公室副主任,负责数据处理工作。我国第三次人口普查数据处理工作量十分浩大,在当时来说是全世界最大规模的一次计算机人口统计。通过这次人口数据处理工作,为在统计工作中推广应用电子计算机开拓了具体道路,对于整个统计信息化起到了促进作用。正如外国一位经济学家所说,从长远来看,中国在使用新的电子计算机处理大量数据方面取得的经验,可比在这次普查中获得的统计数字具有更为重要的意义。

    第四次人口普查,以1990年7月1日0时为时点,普查项目增加到21项。这次普查的数据处理比第三次普查,有很大进步,而且有所创新。采用微机录入,分散在地(市)、省和国家三级处理的模式。而第三次普查的数据录入是集中在省一级进行,录入时间必然拖长,还需要基层普查人员到录入现场解答录入人员对普查表中一些疑问,加上大量普查表的运送和管理,需要复杂的组织工作。数据处理集中到国家和省级,汇总表向下反馈,录入和出表成为整个数据处理的瓶颈。第四次人口普查分散在地(市)录入,出表用上了激光打印机,不仅缩短了录入和出表的时间,而且减少了运送、管理普查表和反馈汇总表的工作量。所以,只用了一年零七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多达600亿字符的数据处理任务,其工作效率之高,工作质量之好,在世界各国人口普查史上也是一大创举。联合国人口基金驻华代表斯图格斯高度赞扬说:“中国人口普查的圆满成功为其他国家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

    第五次人口普查,以2000年11月1日0时为时点,普查项目增加到49项。数据处理工作中的技术含量进一步提高,采用了光电录入技术和网络技术。光电录入解决了手工录入速度慢和可能出现再生性误差的问题。网络技术的应用则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方便,明显的是加快了数据传送的速度和提供了信息共享的条件。这些都有利于提高人口普查数据的准确性和及时性。

    总之,随着各次普查内容的不断增多,数据处理的工作量和难度也相应加大,统计信息化水平亦在逐步提高,否则是无法完成任务的。我国的统计信息化正是本着“以任务带建设,抓应用促发展”的方针,利用第三、四、五次人口普查创造的物质和技术条件,逐步前进的。

  (国家统计局  岳如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