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的国际比较

来源:国家统计局发布时间:2001-03-29 13:56
——“九五”时期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系列分析报告之二十二


    “九五”期间,我们克服亚洲金融危机给我国带来的消极影响,在实现经济“软着陆”之后,又基本解决了内需不足的问题,使国民经济稳步发展,经济实力增强,经济总量与世界排名前六位国家的差距缩小,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提高。尤其是在1997年金融危机中,承诺和坚持人民币不贬值,为维护国际金融秩序的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国经济发展迅速,经济规模进一步扩大。2000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8.9万亿元,首次突破1万亿美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1995年增长41%。“九五”期间经济年均增长率达到8.3%。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相关资料,1999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居世界第七位,与第六位意大利的差距已大大缩小。按照2000年的发展变化情况,2000年末,两国GDP的水平已大体一致。按世界银行计算和划分标准,1999年我国人均GNP达到780美元,在世界206个国家中列第140位,从“八五”时期的世界低收入国家进入下中收入国家行列。


    主要工农业产品产量仍稳居世界前列。1999年农产品中谷物、棉花、油菜籽、水果、蔬菜、肉类、蛋类、鱼类等产量排名世界第一,羊毛、茶叶等产量排名世界第二,麻类居世界第三位,大豆从1995年的第三位退居世界第四位;1998年工业产品中煤、水泥、化肥、电视机等产量保持世界第一、钢产量从1995年的第二位超过美国上升为第一位;发电量、棉布等产量居第二位;糖产量从1995年的第4位上升到第3位。按2000年各国发展的情况,我国主要工农业产品产量的排位仍可保持1999年的格局。


    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基本形成,对外经济贸易发展迅速。“九五” 期间,我国进出口总额达到17740亿美元,比“八五”时期增长60%以上。1999年,我国进出口贸易额从徘徊八年之久的位居世界第十一位超过中国香港和比列时-卢森堡而跃居第九位,预计2000年又将超过荷兰而上升至第八位。服务贸易也有了长足发展,出口额从1995年的第十六位上升到1999年的第十四位,进口额从第十二位跃居世界第十位。进出口商品结构进一步改善,工业制成品占出口商品的比重从1995年的85.6%上升到1999年的89.8%;利用外资规模不断扩大,“九五”期间累计利用外资2800多亿美元,是“八五”期间利用外资总额的2倍多,利用外资质量也不断提高;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国家外汇储备继续增加,为维护国家经济安全提供了重要保障;到1999年,中国经济的对外贸易依存度已接近40%;加入WTO谈判取得突破,入世在即,标志着中国的对外开放将进入新阶段和达到更高的水平。


    经济结构调整取得很大进展,但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产业结构还较落后。集中表现在第一产业基础薄弱,第三产业发展不足。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国民经济信息化成为趋势的二十一世纪,全球性产业结构调整步伐加快,国际竞争将更加激烈的大背景下,加快我国产业结构调整,争取在国际分工中取得优势地位的任务非常紧迫。


    “九五”期间科教和各项社会事业得到全面发展和进步,人民生活整体上最终实现了由温饱向小康的伟大跨越。


    由于人口基数庞大,我国人均经济总量仍处于世界中下水平。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测算,2000年,我国人均GDP将达到848美元。但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在30倍以上,与美国的29240美元和日本的32350美元相比,差距就更大了。


    “十五”期间,我国整体经济仍将保持快速健康发展。相信到“十五”末,我国综合国力将提高到一个新水平,跃上更高的台阶。


    一、经济实力快速增长,国际地位进一步提高


    “九五”期间,我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从1995年的57495亿元增加到2000年的89404 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年均增长率为8.3%,大大高于3.8%的世界平均增长率。(见附表1)


    “九五”期间,世界经济进入新的增长周期,年平均增长率达到3.8%,比“八五”时期的2.6%上升了1.2个百分点。原因是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和欧洲,在这五年中,经济快速发展。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受1997年末开始的金融危机的影响,经济增长大幅后退,年均增长率只有5%,比九十年代前5年的6.1%降低了1.1个百分点。


    亚洲金融危机对我国的冲击是十分巨大的。首先我国出口的65%和外资来源的85%在亚洲。其次周边受危机影响的国家和地区与我国出口结构相当,他们的货币贬值对我国出口形成强劲的竞争,造成人民币贬值的巨大压力。“九五”期间,中国的经济发展与世界总体经济发展大体一致。虽然我国的经济增长率低于超高速增长的“八五”时期,但仍处于世界各国经济增长的前列,而且经济增长更加稳定。


    总体上看,我国“九五”经济发展成果之所以显得特别重大,不仅是经济发展成果本身,还因为我们首先成功地遏制了“八五”末期超过20%的通货膨胀率;其次是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对我国的严峻考验之后取得的,因而显得尤其珍贵。(见附图)


    “九五”期间,我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量也明显加大。我国国内生产总值从1995年占世界的2.1%增加到2000年的2.4%。我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影响力有所增强。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相关资料,1999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居世界第七位,与1995年世界排名相同,但与前六位国家的差距大幅度缩小。1995年比第六位的意大利少36%,而1999年则仅比它少14%。与前六位相比,除与美国、日本差距在4倍以上外,分别相当于德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的47%、69%、73%和86%。按照2000年的发展变化情况,到2000年末,中国和意大利的GDP水平已大体一致。


    “九五”期间,我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逐年上升。据IMF测算,我国人均GNP从1995年的 580美元上升到2000年的848美元。按照世界银行划分标准和统计数据,1999年我国人均GNP达到780美元,在世界206个国家中列第140位,从“八五”时期的世界低收入国家进入下中收入国家行列,实现了质的飞跃。


    二、主要工农业产品产量居世界前列


    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到1999年底人口已达12.59亿,尽管占世界人口的比重从1995年的21.7%降到1999年的21.3%,但仍超过世界的五分之一。物质财富的创造和积累是保证我们这样一个大国丰衣足食的基础。


    “九五”期间,我国工农业生产继续保持稳定增长的态势,社会供给量持续增加,主要工农业产品产量仍居世界领先地位。1999年农产品中谷物、棉花、油菜籽、水果、蔬菜、肉类、蛋类、鱼类等产量排名世界第一;羊毛、茶叶等产量排名世界第二;麻类居世界第三位;大豆从1995年的第三位退居世界第四位;甘蔗产量,仅次于巴西和印度,居世界第三位。1998年工业产品中煤、水泥、化肥、电视机等产量保持世界第一;钢产量从1995年的第二位超过美国上升为第一位;发电量、棉布等产量居第二位;糖产量从1995年的第4位超过美国,上升到居巴西和印度之后的第三位;原油产量预计仍居世界第五位。(见附表2)

    

    中国大多数人均农产品产量,基本与世界平均产量持平,略高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还很大。不过,我国奶类1999年人均产量只有6公斤,世界平均水平为95公斤,发达国家为262公斤,发展中国家也达到48公斤,而奶类是人类改善营养、增强体质的高蛋白食品,摄入不足会影响人的身体素质提高。人均工业产品产量与世界平均水平还有较大差距,显示我国工业化任务还远未完成。


    目前,我国主要工农业产品人均产量仅相当于或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说明我国在国内市场的供求还属于低水平平衡,居民消费水平还远未达到富裕程度。预计在今后相当长时期内,中国的人口总量还将保持增长,所以保证农业生产稳步增长、保持一定的工业增长速度,仍是一项长期的、根本性的任务。


    三、产业结构调整步伐加快,与国外同类国家差距缩小


    “九五”期间,为适应经济发展的阶段性变化和日趋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环境,我国经济结构调整的进程明显加快,使国民经济在总量大幅度增加的同时,整体素质有一定提高。就业结构也因此趋于优化,为二十一世纪经济的发展打下了基础。尽管我国产业结构还远非合理,但“九五”期间我国经济结构调整迈出重要步伐,与国外同类国家产业结构差距缩小。(见附表3)


    从国内生产总值的结构看,第一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1995 年的20.5%降到1999年的17.7%;第二产业由 1995年的48.8%上升到1999年的49.3%;第三产业由1995年的30.7%上升到1999年的33%。

 

    1997年世界平均为第一产业占4.3%,第二产业占31.6%,第三产业占61.9%。1998年中等收入国家第一产业占8.8%,第二产业占33%,第三产业占58%。与之相比中国有较大差距。即使与印度等一些发展程度相当的大国相比,中国的差距也是十分明显的。中国产业结构存在的主要问题是第一产业基础薄弱和第三产业发展不足。由于物质生产部门的创造是建立在大量消耗不可再生资源的基础上,所以要大力发展第三产业不仅是提高经济增长质量的需要,也是解决可持续发展和加强发展后劲的需要。


    经济发展和结构的优化,带动了就业结构的优化。1999年,我国就业人数为70586万人,比1995年增加8198万人。第一产业就业人数的比重由1995年的52.2%下降到1999年的50.1%,4年下降了2.1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就业人数的比重由1995年的24.8%,上升到1999年的26.9%,4年上升了2.1个百分点。


    四、对外经济发展迅速,进入全球八大贸易国行列


    “九五”期间,我国累计进出口总额为17740亿美元,比“八五”时期增长60%以上。2000年,我国货物进出口贸易总额为4743亿美元,比1995年的2809亿美元上升了69%。占世界总量的比重也从1995年的2.5%上升到1999年的4%左右。1999年我国货物进出口总额居世界的位次由1995年的第十一位跃升至第九位,预计2000年将超过荷兰上升至居美国、德国、日本、英国、法国、加拿大、意大利之后的第八位。


    1999年我国货物贸易出口额为1949亿美元,占世界总量的 3.5%,居第九位,而1995年为1488亿美元,占3%,居第十位;1999年进口额为1657亿美元,占世界总量的2.8%,居第十位,而1995年为1321亿美元,占2.6%,居第十一位。近年来,世界各国重视服务贸易的发展,中国服务贸易量占总贸易量的比重增长很快,1999年服务贸易出口额从1999年世界第十位上升至第十一位;进口额为307亿美元,占世界的2.3%,从第十二位上升至第十位。


    “九五”期间,对外贸易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外贸出口已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20%左右。


    进出口商品结构进一步改善。从以初级产品为主过渡到以制成品为主,从以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逐步过渡到有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的出口产品。


    利用外资规模不断扩大,“九五”期间累计实际利用外资2800多亿美元,是“八五”期间利用外资总额的2倍多,利用外资质量也不断提高。自1993年以来,中国直接利用外资总额一直在美国之后的世界第二位和发展中国家首位。外资企业在国民经济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以1999年为例,外资企业工业增加值占全国比重达到20.7%,缴纳工商税占16%,出口产品占50.8%,提供就业岗位2000万个。可见引进外资对国家整体经济增长、就业、财政收入、国际收支平衡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九五”期间,国家外汇储备由1995年的736亿美元增加到2000年底的1656亿美元左右,增长了一倍以上,居日本之后的世界第二位。在亚洲金融风暴中,人民币币值保持稳定,为稳定国际经济秩序作出了贡献。


    “九五”期间中国加入WTO谈判取得突破性进展,为2001年入世打下坚实基础。加入WTO意味着我们将进一步溶入世界经济。开放的程度会加深,范围会进一步扩大,由原来的货物开放,延伸到服务开放,进而延伸到生产要素本身的交流。


    五、科技和教育有长足发展,但总体发展水平较低


    “九五”前四年我国从事科技开发和研究的经费呈稳步增长态势,按现价计算,“九五”时期我国科研经费支出额年均增长速度为10.9%,高于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 


    研究与发展(R&D)活动是科技活动的核心部分。“九五”时期我国的R&D经费支出额呈逐年递增的趋势。按可比价格计算,1996年到1999年年均增长率为13.8%。而同一时期,美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的R&D经费平均增长率不超过2%。从总量上看,我国R&D经费支出额占GDP的比重从1995年的0.6%上升到1999年的0.8%,与发达国家平均的2%以上相差仍较大,与发展中国家基本一致。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1995年每百万人口从事研究与开发活动的科技人员数,我国为547人,高于发展中国家,如巴西为227人,印度为257人,但远低于发达国家,如美国为3732人,日本为6309人。


    据世界银行统计数据,1995-1997年,我国获批准的专利申请量年均增长20.5%,1997年达到6.1万余件,比1995年的4.2万件增长1.9万件;目前我国发明专利申请量要高于发展中国家,如巴西1997年为3.2万件,印度1997年为1.1万件,但与各工业发达国家,如日本1997年为41.7万件,美国为23.7万件相比,我国也有较大差距。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1996年我国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为2.3%,不仅低于印度的3.2%,更低于日本的3.6%和美国的5.4%。


    我国初等和中等教育继续保持较高发展水平,而高等教育在“九五”期间更有出色发展。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1997年我国小学入学率为123%,中学入学率为70%,分别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101.8%和60.1%。1999年我国每十万人口拥有大学生数从1995年的240人上升到1999年的328人,增长了36.7%,但仍大大低于世界平均1515人的水平。


    六、信息产业发展迅速,已成为我国国民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行业


    “九五”期间,电信业已成为国民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行业。电信业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贡献率显著提高。1998年,电信业新增增加值占新增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从1995的3.8%上升到4.9%。信息产业的快速发展,为扩大国内需求,提高人民生活质量,推进国民经济和社会信息化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到2000年年底,全国固定电话用户已经达到1.4亿户,移动电话用户突破9000万户。固定通信网与移动通信网的规模双双位居世界第二位。全国电话普及率达到20.1%。


    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统计,我国网民数量从1997年10月的62万人上升到2000年年底的2250万人。据国际互联网软件联盟统计,截止到2000年1月,中国每万人口平均上网主机0.57台,而世界平均为120台,美国高达940台。个人电脑普及率从1995年的每千人2.3台上升到1998年的8.9台,尽管发展速度很快,但仍属世界上发展水平较低的国家,比如1998年世界平均电脑普及率为每千人71台,2000年美国的上网人数达到1.3亿人,占全美人口总数的一半。我国信息产业高速发展势头及其与发达国家存在巨大差距的事实,说明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信息化的任务十分艰巨,同时也说明信息产业发展存在巨大潜力。


    七、人民生活水平进入小康,居世界中下等水平


    “九五”时期,国内价格保持较低水平,城乡居民生活质量大幅提高,实现了由温饱向小康的跨跃。


    居民收入有较大提高。2000年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达到2253元,比1995年的1578元增加了675元;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280元,比1995年的4283元增加1997元。


    食物消费水平不断增长。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1997年我国居民平均每天摄取食物的热值为2765大卡,超过世界平均水平2702大卡;蛋白质含量73克,已达到世界平均水平(73克);脂肪含量64.4克,超过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58克),但低于世界平均水平(71克)。


    居民居住水平有很大改善。城市人均住房使用面积由1995年的8.1平方米提高到1999年的9.8平方米以上,农村人均住房居住面积由1995年的21平方米增加到1999年的24.2平方米。尽管如此,我国与发达国家的居住水平相比仍有相当大的差距,如美国人均住房居住面积为60平方米,德国为38平方米,日本为31平方米。


    医疗卫生条件得到进一步改善。1998年我国人口平均期望寿命已达到70.8岁,高于世界平均期望寿命67岁;婴儿死亡率下降到33.2‰,低于世界平均54.5‰。医疗保险体制改革和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也迈出了实质性步伐。社会保障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由1995年的0.19%增加到1999年的0.22%,但仍大大低于发达国家,比如日本为11.8%、美国为12.2%、英国为17.3%,也低于印度的0.3%;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进一步深入,各项社会保障工作还要进一步完善。


    消费支出结构进一步改善。以恩格尔系数衡量,城镇居民用于食品方面的支出由1995年的49.9%下降到1999年的41.9%,农村居民则由58.6%下降到52.6%。到2000年底,我国城乡居民的恩格尔系数将降到50%以下。旅游、终生教育、上网等已成为新的消费热点,人民生活水平和生活方式正在发生质的变化。


    八、环保有待加强,商业能源利用效率有待提高


    “九五”期间,我国的环境状况与生态保护有所改善。1999年,我国自然保护区面积由1995年的7172万公顷发展到8815万公顷;占国土总面积比重从7.2%上升为8.8%;森林覆盖率达到16.6%,森林面积已居世界第5位,人工林面积居世界首位;森林蓄积量居世界第7位。但我国面临的环境问题依然严峻,我国的森林覆盖率只相当于世界森林覆盖率(27%)的61.3%;全国人均森林面积和人均森林蓄积量只分别相当于世界人均水平的1/5和1/8。且森林质量不高,林地被改变用途或征占现象依然严重,每年平均有 216万公顷的林业用地逆转为非林业用地,全国沙化面积也呈递增态势。


    能源消费结构与大气污染密切相关。1999年全国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与1995年末相比,减少了15%左右。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中原煤的比重虽然由“八五”时期的75.2%下降到目前的70.7%,但我国燃煤消费量仍居世界首位,约占世界煤炭消费总量的27%。大量使用燃煤并缺乏有效治理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我国排放的二氧化碳85%是燃煤产生的;排放的二氧化硫中90%和排放的烟尘中73%也是由燃煤产生的。我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已排在美国之后居世界第二位,占全世界的13%。1998年我国商业能源消费量为13.6亿吨标准煤,占世界能源消费总量的10.9%,居世界第二位。我国每公斤标准煤能源产生的国内生产总值为0.36美元,世界平均值为1.86美元。我国商业能源的利用效率低下,严重影响到经济可持续发展。由于短时期内无法从根本上改进能源消费结构,要求我们进一步提高低硫煤消费比重,提高商业能源利用效率。


    “十五”时期是新世纪的开始,我国将继续保持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依然为世界上经济增长较快的国家之一。综合国力有望超过意大利和法国进入世界五强;加入WTO后,我国经济将全面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在更大范围内和更深程度上参与国际合作与竞争,对外贸易在质和量上均将有大的改善,贸易位次有望进一步提升,为成为贸易强国打下基础;人民生活水平将进一步提高,社会保障制度也将基本建立;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会得到进一步加强;科技教育加快发展,国民素质进一步提高,精神文明建设和民主法制建设也会取得明显进展。我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将会提升到新的水平。

相关附件
相关文章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中国统计资料馆
  • 数据咨询电话:
  • 010-68576320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京ICP备05034670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57号(10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