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专题集粹 > 专题分析 > 分析报告

川浙民营经济发展历程、现状的比较分析

来源:中国统计信息网发布时间:2004-04-07 08:45

  四川省提出要加快民间资金向民间资本转变,努力促进以民营经济为主的非公有制经济快速发展,实现“追赶型、跨越式”发展战略。浙江民营经济的发展是全国的典范,他们的发展经验,可以为四川省提供借鉴。本文拟通过对浙江民营经济发展历程、现状的分析研究,探寻其快速发展的原因。

 

  一、浙江民营经济的发展历程

 

  改革开放之初,我国基本上是公有制经济一统天下,民营经济濒临灭亡,浙江也不例外,因而,浙江民营经济的发展也是从改革开放开始的。这之后,浙江的民营经济发展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改革开放至上世纪90年代初,民营经济发展以“集体”经济为主。

 

  随着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个体经济开始出现,随着改革的推进,上世纪80年代,私营经济开始出现,但一直到90年代初,国家对私营企业还持观望态度,实行“三不”原则,不提倡、不宣传、不抵制。个体私营经济实现了“0”的突破,但一直发展缓慢。到1990年,个体私营经济占GDP的比重仅为15.7%。而与此同时,不少私营企业主出于对自己合法生存地位的疑虑,或者为了少惹麻烦,迫不得已戴上了集体所有制的“红帽子”。因此,集体经济虽在形式上属于公有制经济,但在这一阶段却成为浙江民营经济发展的主要载体。

 

  这一阶段,浙江以城镇和乡村集体工业为主的集体经济获得了长足的发展。1978年,全省集体工业增加值仅17亿元,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为36.2%,到1990年,集体工业增加值已达223亿元,比重达到61.3%12年时间集体工业所占比重上升了25.1个百分点。在1990年的国民经济中(GDP),集体经济比重高达53.1%

 

  第二阶段:1992年至1997年,民营经济发展以个体私营经济为主“集体”经济开始萎缩。

 

  这一阶段,国家开始承认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将个体私营经济为代表的非公有制经济视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1992年邓小平同志的南巡讲话更增强了浙江发展民营经济的信心,极大地推动了民营经济的发展。1991年到1997年,浙江经工商登记注册的个体工商户和私营企业分别由100.3万户和1.1万家增至153.2万户和9.2万家,从业人员由155.816.9万人增至256.4135.5万人,注册资金由407.3亿元增至219.9470.6亿元。在工业领域,个体私营经济已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个体私营工业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比重由1990年的5.5%升至1997年的40.6%。经过这一时期的发展,全省个体私营经济增加值由1990年的141亿元增至1997年的1564亿元,占全省GDP的比重由15.7%上升到33.7%

 

  与此同时,由于改制、“红帽子”被取等原因影响,集体经济开始萎缩,占GDP的比重由1990年的53.1%下降到1997年的36.7%

 

  第三阶段:1997年至今,个体、私营、外资,以及产权多元化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全面发展。

 

  一方面,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浙江个体私营有了较好的积累,为整个民营经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另一方面,党的“十五大”、“十六大”的召开,以及其后的宪法修正案,进一步确立了民营经济的政治合法性,及其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重要地位,浙江民营经济在一个更加宽松的政治、政策和社会舆论环境下,更加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开始了新一轮的蓬勃发展。这一阶段,浙江个体、私营、外资,以及产权多元化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开始全面发展。到2002年,浙江个体私营经济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47.1%,比1997年上升了13.4个百分点。同时,这一阶段民营经济的产权形式更多的表现为产权多元化的混合所有制形式。以规模以上私营工业企业为例,1998年私营独资企业为952家,私营有限责任公司为937家,分别占私营企业单位总数的42.3%41.6%。到2002年,私营有限责任公司达7467家,占私营企业单位总数的72.5%,比1998年上升了30.9个百分点,私营独资企业2252家,所占比重下降为21.9%

 

  二、浙江民营经济发展的现状分析

 

  目前,浙江民营经济,特别是个体私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相当大,领先于全国其它经济发达省市。2002年,浙江个体私营经济创造增加值3667.6亿元,比江苏、山东、上海分别多658亿元、598亿元、3181亿元;其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7.1%,分别比江苏、山东、上海高出18.81838.1个百分点。与广东比,广东2002年非公有制经济增加值(缺乏广东个体私营经济的增加值数据)虽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4.3%,只比浙江低0.5个百分点,但广东非公有制经济中的外商和港澳台投资经济比重远高于浙江,因此,广东的个体私营经济比重也比浙江低得多。当前,浙江的民营经济表现出以下特点:

 

  1.个体私营单位发展快,数量多。浙江省工商局统计显示,2003年浙江新登记私营企业71434家,新设立个体工商户311550户,平均每天有234家私营企业完成注册,每天有1026户完成设立。截止2003年底,浙江的个体私营企业共达189万家(户),私营企业总户数首次超过广东,跃居全国第二,列江苏后。

 

  2.个体私营经济实力强。自2000年来,浙江个体工商户和私营企业的注册资本总量每年以500亿元的幅度递增,到2003年底已达2515.43亿元。全省百强民营企业中,有68家的年销售额或营业收入超过10亿元,排在榜首的万向集团年销售额达到了118亿元,排在最末的恒柏集团也达到了7.19亿元。国家工商联公布的数据表明,2002年,全国民营企业综合实力500强中,浙江占170家,总量居全国第一。

 

  3.以个体私营为主的民营经济的发展促进了浙江经济的快速增长和综合实力的增强。主要表现:一是民营经济推动了浙江国民经济快速发展;二是民营经济成为浙江增加就业的重要渠道;三是民营经济成为浙江税收收入的重要来源;四是民营经济成为浙江外贸出口的重要组成部分;五是民营经济投资成为浙江投资需求较快增长的重要因素;六是民营经济发展是浙江城乡居民收入增加的重要方面。

 

  三、浙江民营经济快速发展的原因探讨

 

  浙江民营经济发展在全国处于领先位置,究其原因,一是浙江民营经济有进入市场创业的动力和环境,二是浙江民营经济经营采取了适当的技术手段。

 

  (一)浙江民营经济进入市场创业的动力和环境

 

  1.穷则思变。在改革开放前的计划经济体制下,一方面浙江是海防前线,在国家的统一规划中,承担着巩固海防的战略重任。从战备考虑,国有企业不宜摆在海防前线,因而国家在浙江的投资相对于内地省份要少,因此浙江整体经济发展水平较低。据统计,改革开放前的1978年,全国工业总产值中,国有工业产值占77.63%,集体工业产值占22.37%;而浙江工业总产值中,国有工业产值只占61.34%,集体工业产值为38.66%,集体工业的比重比全国高16.29个百分点。在浙南一些地方,例如温州,有的县简直就是“国有工业空白县”,唯一的国营企业就是县城中的国有商店和国有银行。另一方面,浙江是一个资源小省,有“七山一水二分田”之称,耕地资源稀缺,人均耕地仅0.62亩,不到全国平均数的一半。在此情况下,当时浙江一些地方的人民生活相当困难。迫于生存的压力,只要政策一有松动,就会有大量的浙江人另找生活出路,或者外出经商,或者创业办厂(有的只是一些小作坊)。这种计划体制的忽视和资源上的劣势反而成了浙江人民迈向市场化的动力,成为浙江民营经济发展的动力。

 

  2.文化背景。著名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认为市场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存在着与市场经济发展相适应的资本主义精神,这种精神“不单是那种随处可见的商业上的精明,而且是一种精神气质”。而浙江民营经济之所以能快速发展,与其有相适应的文化背景分不开。即浙江特有的文化(主要是以沿海一带,如温州、台州、宁波等地的文化为代表)集中体现在浙江人的吃苦耐劳、坚韧不拔、勇于创新、工商并重上。具有传统文化和海洋文化两方面的特征。前两者体现了我国传统文化特点,而后两者则体现了海洋文化的特点。

 

  (1)吃苦耐劳。面对自然资源匮乏、工业基础薄弱的生存压力,浙江人不等不靠,或者外出经商、或者创业办厂。如上世纪80年代初,在全国各地都可看到浙江人背井离乡,肩挑背扛着各种商品走乡串户。其创业史充分体现了他们吃苦耐劳的精神。

 

  (2)坚韧不拔。浙江人在艰苦环境中,磨炼出了承受自然条件和市场竞争摔打的坚韧不拔精神。对此,温州人形象地自比为“野草”,“善于从石缝中长出来”。例如,199417号台风横扫温州,大风、大雨、大潮造成百年未遇的严重灾害,而温州人主要靠自己的力量,重建家园,迅速恢复生产,不久又是一派繁荣。

 

  (3)勇于创新。浙江人敢冒风险,敢为人先,敢于冲破各种陈规陋习和僵化思想的束缚,具有一种钱江大潮汹涌澎湃的气概,具有第一个“吃螃蟹”的精神,具有“争喝头口水”的超前意识。早在50年代末,浙江永嘉人民就尝试过包产到户。全国第一批发放的个体工商执照,第一批闻名全国的农村专业市场,第一座农民城,第一批股份合作制企业等等,这一个个“第一”都诞生在浙江。这充分体现出海洋文化的特点。

 

  (4)工商并重。浙江人自古对“百工之技”极为推崇,能“握微资以自营殖”,认为“利义并存”、“工商皆本”,将工商业推向较高的地位,形成了工商业传统,与传统的儒家文化有所差别。这种工商业传统,充分体现了“实用理性”的思维方式,与“三个有利于”有异曲同工之妙。比如,在“左”的思潮盛行时期,浙江许多地方仍想方设法发展家庭副业,不怕压,不气馁,“资本主义尾巴”割了又长。

 

  3.政府“宽容”。浙江民营经济之所以能敢为天下先,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地政府的“宽容”。改革开放之初,浙江一些地方政府根据当地的发展情况,采取默许,甚至“合谋”的方式支持民营经济的发展。比如,上世纪80年代的温州,其财政收入的85%来自于民营企业,但当时的浙江省委三次调整了温州的领导班子,每一次新上任的“一把手”都曾想按上级意图发展国有或集体经济,但他们很快就明白,在温州,真正有活力是民营经济,于是明里暗里地支持民营经济的发展。当地政府的这种“宽容”,实际上就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在中央和基层之间形成一个缓冲,有利于推进经济制度变迁,体现了一种经济民主。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支持群众的制度选择,使千百万人民群众真正成为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主体,地方政府也由此获得了很好的回报,民营经济的发展推动了当地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浙江省民营经济的发展与政府支持形成了良好的互动。1998年,省政府进一步加大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力度,相继出台了一系列鼓励和引导个体私营经济发展的政策。提出了对民营经济政策要做到“四个不限”、“三个加大”、“三个有”。即不限发展比例、发展速度、经营方式和经营规模,加大政策扶持力度、依法保护力度和环境整治力度,使个私经营者经济上有实惠、社会上有地位、政治上有荣誉。

 

  4.市场需求充足。浙江民营经济发展的初期,我国正处于短缺经济时期,凡是能生产出来的东西,就差不多都能卖掉。因此,浙江民营经济进入市场的风险较小,其生产经营也相对容易,只要生产好,一般都能获得丰厚回报。这一方面给浙江民营经济的创业以极大的激励,吸引更多的民企进入市场;另一方面使得浙江民营经济获得了资本和经验的积累,为以后进一步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二)浙江民营经济的经营特点

 

  1.产业的选择。浙江民营经济主要集中在以纺织、服装等轻工行业为代表的制造业。2002年规模以上私营工业总产值中制造业所占比重达到99.4%,其中,纺织业、服装及其他纤维制品制造业、普通机械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金属制品业五个行业总产值占全部私营工业总产值的比重分别为21.6%8.1%7.7%7.3%6.1%,五大行业所占比重共计50.8%。从实践来看,浙江在这些行业民营经济发展很成功。分析原因:第一,技术含量不算太高,便于制造或模仿。这对刚刚步入市场经济,步入制造业的民营经济很重要。第二,适合从业人员素质。这些产业一般对从业人员素质要求不高,对于只能从农村获得剩余劳动力,从业人员素质不高的民营经济很适应。第三,启动资金不多且周转较快。民营经济的资金来源而是自己微薄的原始积累和亲朋好友的支持,基本上无其它的融资渠道,从事这些行业也较适合。第四,容易进入市场。这些行业一般没有高额的利润,容易被地方保护主义忽视,从而比较容易进入外地市场,获得较广阔的市场空间。第五,受政策影响较小。这些行业的企业规模一般较小,产品多数是生活资料,政府政策影响小,可自由地生产经营。

 

  2.产业集聚的发展模式。浙江民营经济的企业规模普遍较小,但往往以众多中小民营企业聚集在一起,生产同一种或同一类产品,形成一个个产业集聚区(或者说块状经济),集聚区内分工精密,通过专业市场密切联系,既有适应市场的灵活性,又有聚集起来的规模效应,从而具有很强的竞争力。著名经济学家钟朋荣把它形象地称为“小狗经济”。以台州摩托车行业为例,台州有上千家摩托车零部件生产企业,每个企业规模都不大,一个企业或一个家庭甚至只生产一种螺丝钉,零部件专业化生产水平相当高;而千家万户通过专业化的市场联合起来,整个台州市就俨然成了一个特大型的摩托车生产集团。由于单一的企业或工厂专业化程度很高,生产效率随之提高,而发达的市场体系又极大地降低了不同生产环节间的交易成本,因此,整个台州地区摩托车生产的总成本比内地许多大型摩托车集团要低30%。低成本成了台州摩托一个竞争的利器。产业集聚的发展模式,使浙江有232种工业产品市场占有率居全国第一,而且每一种的年销售收入都在5000万元以上。

 

  3.工商互动发展。浙江民营经济的发展,是工业(准确地讲是以纺织、服装等为代表的轻工制造业)与商业的互动发展,形象地讲是“小商品、大市场”。浙江既是制造业强省,也是市场大省。截至2001年,全省共有各类商品交易市场4278个,商品交易市场中近90%的经营户是个体私营企业;年成交额4652亿元,连续11年位居全国第一。商品交易市场特别是专业市场与区域经济特别是专业加工群体互为依托,滚动发展,是浙江经济的又一大特色。传统工业基础上的产业催发市场,或是专业市场带动产业,联动发展,使浙江个体私营经济区域产业特色十分明显。比如,在义乌,整个城市就像一个大市场,那里有几万家企业设点经营,3000多名外商常驻义乌采购,商品远销120个国家和地区。在全国最大的袜子生产基地诸暨市大唐镇,本地人口只有1.5万,却有8000多个家庭企业从事袜业生产,全镇年产48亿双袜子,产值达90亿元。

 

  综上所述,浙江民营经济快速发展既有客观的条件所激发,又有浓厚的商业文化支持,还有“宽容”的政府的帮助,也有明智的经营战略的选择,其核心在于它们有与市场经济天然的适应性,产生了较高的生产效率,具有极强的竞争力,从而促进了浙江经济的高速发展。

相关附件
相关文章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中国统计资料馆
  • 数据咨询电话:
  • 010-68576320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京ICP备05034670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57号(10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