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马建堂等就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结果答记者问
国务院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 2009-12-29 14:02:35
 

  1225日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结果新闻发布会,邀请国务院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领导小组副组长、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简要通报了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的主要任务、过程和特点,发布了普查成果,回答了中外记者提问。国务院经济普查办公室主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徐一帆,国家统计局核算司司长彭志龙一同出席了发布会,并回答了有关问题。发布会由国新办新闻局局长郭卫民主持。

 

 

  中央电视台记者:我想请问马局长,和第一次经济普查相比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有哪些特点?比如大家比较关注的产业结构有没有新的变化?

 

 

  马建堂:这个问题请我的同事徐一帆先生来回答。

 

  徐一帆:我来回答刚才记者提的这个问题。我们知道经济普查的对象是我国境内从事第二、三产业的全部法人单位、产业活动单位和个体经营户。主要对象涉及除农业以外的19个国民经济门类,90个行业大类,378个行业中类和875个行业小类,普查对象大约有800万个单位和近3000万个有照的个体经营户。

 

  仅在普查表填报的阶段,全国就需要选聘普查指导员和普查员近300万人,动员了包括各类单位的财务和统计人员在内的近千万人之多,普查全过程需要近3年时间。

 

  刚才记者同志说,这次普查有什么主要特点。我们知道以2004年为时期年我们曾经实施了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这次是以2008年为时期年的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主要有以下三个特点:

 

  一是根据实际需要扩大了能源和水资源消耗的调查范围。由规模以上工业扩大到全部的第二、三产业单位,增加了高耗能行业通用设备情况的调查;二是制定了全国统一的单位清查方案,并加大了有关部门配合单位清查的力度,对全部第二、三产业单位进行了“地毯式”的清查,这样做可以确保普查对象不重、不漏。三是制定了统一的个体经营户的普查方案,确保户数和从业人数的数据质量。应该说,通过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我们进一步摸清了我国第二、三产业的规模、布局和结构。

 

  刚才马建堂局长在发布的数字中公布了主要的总量指标,以及主要经济结构指标的有关数据,就表明我们对总量的情况和经济结构的情况摸得更加清楚了。

 

  此外,还初步查实了我国能源和水资源消耗情况,重新核实了我国2008GDP的总量、速度和结构数据。

 

  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所取得的成果对于编制“十二五”规划,推动我国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促进经济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通过这次普查,我们进一步完善了基本单位名录库以及统计地理信息系统,这是统计工作和国家管理的一项基础性的工作。这对于提高统计能力、提高统计数据质量以及提高国家管理水平具有重要作用。谢谢!

 

 

  道琼斯通讯社记者:我的问题是,根据修正以后的这些指标,有没有对2008年的经济增长率做出修正,这有没有可能影响到2009年的经济增长率,对2008年的原先提供的消费者价格指数有没有修正?

 

  马建堂: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这个问题请彭志龙先生来回答。

 

  彭志龙:关于2008年数据调整以后对2009年的速度是不是有影响,确实很多人都很关心这个问题。刚才马局长也公告了我们这次数据调整以后大数增加了1.34万亿。我们也对2008年的速度做了一个初步的测算,这个结果是9.6%,比原来的速度提高了0.6个百分点。接下来自然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就是2008年这个基数上升了,对2009年的速度会不会带来直接的影响。按照国际上通行的做法,2008年的数据作为新的数据出来以后,我们在核算2009GDP的时候就不是用原来那个初步核算数作为基数,而是用现在公布的314045亿元这样一个新的数据作为基数来核算2009年的GDP

 

  现在可能大家最关心的就是增加的这1.34万亿在2009年核算GDP的时候怎么考虑,按照我们的计算方法,实际上也是国际上通行的办法,就要把增加的这1.34万亿按照他们所在行业,再根据2009年的速度外推,把它加到2009年的GDP中。

 

  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我们在这次经济普查的时候,对某一个行业进行普查以后,发现原来统计的少了100个亿,这次我们要把它补上。假设增加的这100个亿所在的行业,2009年的增长速度是10%。我们在核算2009GDP的时候加进去的就不是100,而是“100×1.1”,把10%的增长也要考虑进去,我们要把110加进去。所以总的来说,2008年的数据上调以后影响最大的部分是2009GDP的总量,对他的速度影响非常小。因为有很多人也问过我这个问题,所以我们来之前也做了一个初步的模拟,模拟的结果也是对2009年的速度影响非常小。

 

  我也看了一下2005年,当时是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新闻发布会,也是在这个地方举行,当时也有记者提这个问题,2004年因为经济普查以后GDP加了比较多,加了16.8%,当时大家问是不是会对2005年的速度有直接影响,但是我们现在回过头来从实际情况来看,实际上是没有太大的影响。谢谢!

 

  马建堂:因为这个题目大家很关心,我作为一个非统计专家来补充几句。2008年是普查年度,我们对所有第二、三产的法人单位和个体经营户进行“地毯式”清查,比过去我在这里发布过的300670亿通过常规的办法查的多了13375亿。但是2009年、2010年,一直到下一个普查年度都不搞普查,用过去的非普查年的办法来统计,这样就出现了统计方法的不一致和口径不一致的问题。

 

  2008年普查年度和2009年非普查年度统计方法的可比和统计口径的可比,我们就需要采取一个专业的方法,叫趋势外推法,对2009年的数据也要进行修正和调整。怎么调整呢?我也画了一个图,底下这条线从这段到这段是2008年初步核算的GDP300670亿,这边用虚线表示的是普查需要调整修正的13375亿,2009年不是普查年度,我用常规年度常规的方法来核算GDP,这是2009年,只能算实线这段,但是这样一来就不可比了,在统计上我就要假定2008年普查出多的这13000多亿,2009年、2010年,2011年,一直到下一个普查年度,这一块不仅都存在,而且还要按照相同行业的增长速度把它加上去,加上去以后就是这块。结论,如果不加上这块它就有影响了,通过趋势外推加上这一块就基本没有影响了。

 

  这次普查没有对价格进行调查,应该说CPI不会有影响。

 

  凤凰卫视记者:第一个问题,马局长刚才提醒我们关注这几个数据,给我的感觉基本就是一种“国退民进”的现象,我不知道您觉得这些数据反映出未来会有怎么样的一些趋势?第二个问题,来自于我昨天在网上的一个博客里看到一个博主说目前人们关注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的问题,国家统计局应该负有一定的责任,他的观点是,国家统计局统计的平均收入、平均工资,这些数据里面经常存在一些问题,比如那些最富有人的收入都算在平均收入里面,导致平均收入年年上涨,但是实际上反映不出贫富差距这就导致决策层根据统计局所做出的决策,有时候可能也出现问题,这样就不利于缩小贫富差距。当然这也不代表我个人观点也不代表本台的立场。请问您对此怎么评价,是不是认为统计局也应该对贫富差距也负有一定的责任,您觉得统计局在缩小贫富差距方面能做些什么?

 

  马建堂:谢谢你的问题。第一个问题,你帮我挑明了一个问题,就是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我得到的一些数据和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的数据相比,至少在企业单位数量上、企业资本的结构上,2004年、2008年这两个普查年度,国有企业的比重是下降的,非国有企业的比重或者说私营企业的比重是上升的,所以普查数据从总体上不支持存在什么“国进民退”现象,这意味着在这四年,在我们促进民营经济健康发展的政策的基础上,民营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

 

  我前一段时间在人民大学的一个会上也讲了,2005年、2006年、2007年、2008年四年的年报数据在企业的个数、资产比重、资产、资本、销售收入指标上,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变化的一些比例,确实无论是我上次讲的还是这次讲的都还没有包含2009年的数据,因为2009年数据我现在还没有拿到,一个月以后我会在这里讲2009年的数据,如果有的话我愿意和同志们分享。我上次说的数据和这次普查数据,显示了这几年我国私营企业或者说非国有企业是在进一步发展壮大的,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增加就业岗位、吸纳劳动力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我还想补充两点,我希望媒体要平衡的报道我的观点。

 

第一点,在去年和今年确实也存在一些媒体上或者社会上所称的“国进民退”的现象,我并没有否定这些现象的存在,我是讲的总体上不存在,我不否定存在着一些个别案例、一些现象,大家把它称之为“国进民退”。我希望平衡报道我的观点。

 

  第二点,我希望这段时间大家对于“国进民退”的讨论是有积极意义的,积极意义体现在什么地方?它在警醒我们要进一步推进中国垄断行业的改革,它在警醒我们要进一步推进中国的国有经济战略性的调整和重组,它在警醒我们要进一步推动民营企业、非公有企业的改革发展。我希望媒体朋友们平衡报道,不要光报道我前面的话,也要报道后面的话,后面的话也很重要。

 

  第二个问题,平均工资是反映一个国家或一个经济体工作的总体水平,贫富差距反映的是一个国家或者一个经济体不同人群的收入结构。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随着中国市场化程度的不断提高,随着人们收入来源日益多样化、多元化,中国的老百姓平均总体工资水平或者说工资的平均水平在不断增加,在平均工资增加的同时,不同人群工资增长的幅度是不一样的,有的增长得更快,由于智力资本的掌握,由于其它生产资料掌握的更多,或者由于其它原因增长得更快。另外一部分群体,包括农村居民、其他低收入群的居民收入增长的比较慢,在平均收入不断提高的同时反映了经济的发展,但确实不同经济群体的收入差距也在拉大。

 

  国家统计局的责任或者说中国统计部门的责任一方面要更加准确的反映工资收入总体增长水平的情况,另一方面,要尽可能的反映收入的差距和收入的结构。谢谢你和那位博主。

 

  路透社记者:我还记得当年在发布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数据的时候,不仅仅是修正了2004年的经济增长,而且几乎修正了之前十年的经济增长,2008年经济普查之后,您是不是对在之前20052006年的经济增长也有修正呢?

 

  马建堂:这个问题仍然请我的同事彭志龙来回答。

 

  彭志龙:这项工作正在做。按照国际通行的做法,只要是经济普查,年度的GDP数据调整了,之前的数据都应该相应的调整。这次调整的时间区间就是从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到这次经济普查之间的年份,也就是2005年、2006年、2007年、2008年。我们调整的内容不仅仅是一个GDP的总量,包括各个行业的增加值,包括现价的数据,也包括不变价的数据。

 

  我们调整的方法也是采用国际上比较多的国家使用的“趋势离差法”,这种方法有一个好处,就是不改变原来数据的波动图形。

 

  北京电视台记者:能不能介绍一下这次对于房地产行业的普查结果,并且和上一次普查做一个对比。谢谢!

 

  马建堂:这次普查也对房地产业进行了相应的普查,有关情况请徐一帆副局长介绍一下。

 

 

  徐一帆:刚才马局长说了,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的数据是海量的,我们今天在这里公布的数据只是其中一部分。这次经济普查我们也对房地产业的发展情况做了调查,我这里只就主要几个数据给记者做个介绍,更多的数据可以查阅我们的公报,以及此后的经济普查年鉴。经济普查数据显示,2004年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到2008年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房地产业的规模迅速扩大,到2008年末全国共有房地产业企业214397个,比2004年增加了85354个,年平均增长13.5%

 

  二是房屋供应不断增加,2008年房地产开发企业商品房施工面积是282965.1万平方米,竣工房屋面积66413.6万平方米,商品房销售面积是65869.5万平方米,我这里讲了三个数据,这三个数据分别比2004年增加了17.7%6.0%9.8%,这是年均增速,不是总增速。

 

  三是房地产物业管理和中介服务业发展也非常迅速,2008年物业管理企业在管房屋建筑面积是1254632.2万平方米,中介服务企业房屋代理销售成交合同面积是20029.4万平方米,分别比2004年年均增速为44.4%23.3%,我仅举几个主要的数据就可以看出来这四年间我国的房地产业是持续快速发展,应该说在推动城市的工业化、城市化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所取得的这方面的数据,将为今后房地产业健康持续发展提供重要的基础数据。谢谢!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第一个问题,刚才您说“国进民退”的总体的现象,我们从数据里面也发现尽管国有企业在资产比重上面要高于私营企业,但是在就业的吸纳能力上私营企业比国有企业要强很多,对于这次掌握的结构性数据,不知道您对未来私营企业的发展能不能提一些建议?

 

  第二个问题,目前我们根据掌握的情况已经对全国的GDP进行了修订,对于地区的GDP是不是也会进行修订,大概什么时间,而且这个结果跟原来的结果在测算中会不会有扩大的趋势?

 

  第三个问题,在经济普查数据后期的使用方面,我们看到国家统计局提示,我们要建设全国统计地理信息系统建设规划,并且提出我们已经在两个省进行了试点,能不能详细介绍一下这个规划及目前的试点情况?谢谢!

 

  马建堂:关于第一个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非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或者说中小企业都有了长足的发展。在促进经济发展,增加就业等方面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个人理解,已经成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重要的微观基础。

 

  我们大家都希望,也祝愿中国的民营企业、中小企业、非国有企业今后更好、更健康的发展。我个人感觉应该是在社会层面和企业自身方面都要不断的做工作。在政府层面主要的工作应该是根据我们的法律更多的放开民营经济的市场准入,要给予民营经济公平的发展,更好的发展,创造更好的竞争环境。就民营企业自身来讲,已经涌现出了很多好的民营企业,需要不断提升民营经济自身的竞争能力,以便和其它所有制的竞争过程中不断提高自己、壮大自己,推动整个社会的发展。

 

  关于第二个问题,地区GDP的修订问题。经济普查数据是地方核算GDP的基础数据,国家统计局目前正在制定全国各地利用普查资料进一步修订GDP和其它数据统一的、规范的制度和方法,各个地方将会按照国家统计局制定的统一的、规范的修订GDP和其它指标的办法,对GDP进行修订。

 

  关于第三个问题,中国的统计人都有一个梦,一个什么梦呢?就是我们所从事的所有普查资料,特别是历次普查的普查小区,普查小区里面的建筑物,建筑物里面企业单位的信息能够在电子计算机中能够保留下来,而且还能够不断进行修订和充分利用。这个梦、这个蓝图就是我们要建立中国统计地理信息系统。

 

  在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期间,在四川、北京等十六个地方试点,利用行政区划,普查小区的区划和制图的电子化,通过试点这十六个地方给我们的感觉是非常鼓舞人心的。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已经基本圆满结束,我们马上要准备另外一个规模比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并不小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我们也想在这方面推进一下电子地理信息系统的发展,我们将来想根据行政区划甚至遥感资料、卫星资料下载一些卫星图片划分小区,然后再明确建筑物,明确建筑里到底有多少人,这些人的具体信息,将来这个工作不仅对统计系统是一个基础性的工作,对于所有的,特别是城市社会管理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将来一个地方的市长在电脑上一打开,城市里的人都分布在什么地方,分布在哪个建筑里,这对社会管理是何其重要。

 

  再过几天非常难忘的2009年就结束了,我再次利用这个机会向在在座的和不在座的媒体朋友,这一年来对中国统计事业的支持、对国家统计局的支持,也包括对我个人的支持表示感谢,预祝大家新年愉快、圣诞节快乐!

 

  主持人郭卫民:今天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马局长,谢谢各位记者朋友!


 附件

 相关文档
  • 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第二号)
  • 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第一号)
  • 马建堂接受人民网访谈介绍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情况(图)
  • 马建堂在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视频会议上强调:全力以赴 精心组织 只争朝夕 坚决打赢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攻坚战(图)
  • 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第三号)
  • 中国经济普查网

    国务院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