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会长张塞在中国国民经济核算研究会成立会上的讲话


国家统计局 1995-12-29 10:47:09


名誉会长张塞在中国国民经济核算研究会成立会上的讲话

 

19951228(根据录音整理)

 

  首先,我对中国国民经济核算研究会的成立表示热烈的祝贺!

 

  国民经济核算体系问世差不多半个世纪了,它的科学价值、理论意义是相当大的,当然我们不好与微观世界发现基本粒子、夸克这一类的东西相比,也不好与宏观宇宙发现什么星座、星系相比,但在人类社会特别在经济领域,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发明,我们把它叫做统计技术上的一次革命,这并不是什么夸大之词,不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证明了这一点。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最初的发明者不管意识形态如何,正如列宁所说的,科学家的活动不要求它精通马克思著作,但可以通过自己的实践活动来逐步理解马克思主义。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最初发明人可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大家可以进一步研究它的理论基础,我觉得这个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经济学的许多原理运用得淋漓尽致,如历史唯物主义中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如辩证唯物主义中的对立统一规律,到处都可见。我们现在也是利用这些规律,给中央领导、国务院领导决策提供咨询建议。比如总供给与总需求,这就是对立统一的一对矛盾,在供给方面,有国内供给,有国外供给,又是一对;在需求方面,有国内需求,国外需求,又是一对;在国内需求方面,有投资需求,消费需求,又是一对;简直比比皆是。所以,我认为对它的理论基础的研究应该更广泛些,包括哲学、经济学、统计学、会计学、以及当代的科学成就,如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电子计算技术等等。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联合国组织一次次的研究,一次次的修订版本,一次比一次完善。因此,我们不能老是用传统的理论给它扣上一个什么东西,说它是三要素的理论,几十年以前我们对西方经济学就是这样批判的。我觉得这样认识太狭窄了,刚才龙华同志讲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博大精深,确实是如此,它涉及到哲学、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在社会科学中又涉及到经济学、统计学、会计学。多年来由于工作关系我经常同钱学森同志接触,我就向他介绍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他说,这是一个渗透的科学,是多学科的大渗透,也可以说是边缘学科。所以,我们要去很好地研究它,这一点是特别重要的。刚才钱伯海教授讲得很好,但我觉得对它的理论基础的研究范围还可以再大一些,劳动价值理论可以研究,前面讲到的历史唯物主义也可以研究。我们过去常常被这个束缚的不得了,如上层建筑、经济基础,如物质生产、非物质生产,这都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命题,特别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命题,我们可以越过这些范畴,把它加以扩展以适应新的情况。这样,我们研究会才能真正搞好对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研究,不仅用实践证明它是正确的,是可取的,而且在理论上又能够自圆其说,这样我国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就能牢固地建立起来。这是研究会成立的一项很大的任务。

 

  理论研究不能老局限于马克思一百多年前讲的话,不敢有所前进、有所突破,这样我们就在老圈子里走不出来,而应当大胆地沿着马克思所指出的方向前进。发展马克思主义大家都有责任,不仅是中央领导可以去发展,在我们这个领域我们就有这个责任去发展马克思主义。改革开放以来,在党中央关于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方针指引下,突破了多少东西,每一个突破,都会使实践有大的发展。如经济学这个领域,改革开放首先接触到生产资料是不是商品的问题,因为按过去的理论生产资料不是商品,只有生活资料是商品,承认生产资料也是商品,这是一个大的突破。第二个突破,计划经济是不是社会主义独有的,市场经济是不是资本主义的特征,长期以来传统观念束缚人们思想。一说计划经济就是社会主义,一说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而计划无所不包,无所不有,管得很死,结果束缚了经济的发展,这点不是很明显吗?大家围绕社会主义可不可以搞市场经济进行研究,争论不已,邓小平同志几次重要讲话,从根本上解除了把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看作属于社会基本制度范畴的思想束缚。这个突破从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到1992年十四大,是一步一步进行的,开始叫“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以后提出“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直到十四大确定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目标,我们大大的解放了思想,这个大突破,把生产力大大解放了,推动了社会前进。我们在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方面的研究也应该这么做,在理论上一个个突破,不要只局限解释马克思主义,而是应该敢于发挥、发展马克思主义。我们在统计工作中,通过工作实践,对过去统计基本理论和传统观念有许多突破,比如过去统计部门叫一级保密单位,统计是社会科学,服务于阶级斗争,不敢开放,统计资料都放在保险柜里,从基层的保险柜,到县统计局的保险柜,地统计局的保险柜,到省统计局的保险柜,一直到国家统计局的保险柜,都在保险柜里运转。适应改革开放形势需要,我们突破了这种封闭式的统计,大办开放式的统计,既为领导机关服务,又为社会公众服务,推动了统计工作的前进,以后又不断有所突破有所前进。建立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也是一个大突破,应该说它经过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八十年代有一次大讨论,物质生产部门与非物质生产部门这条线怎么也跨不过去,扩大社会生产范围争论很久,形不成共识,工作不能前进,所以停了几年。到1985年才又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实践在发展,我们老是局限于物质生产领域,不敢越雷池一步,所以再次组织讨论,但还是没有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当时在这种情况下,我的指导思想是,在理论上大家可以争论,争论一百年都可以,但是实际工作不能等待,非做不可。于是我们在1985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了国民经济统一核算标准领导小组,订出了规划,先打外围战,最后接触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本身,做了许多大的突破。这又涉及到对SNA是什么态度,对过去MPS又是什么态度的问题,我们逐步妥善地处理了这个关系,又有所突破,有所前进。所以我觉得应该认识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科学意义和理论价值,我们应该很好地去研究它,这是我讲的第一点。

 

  第二点,关于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实践作用、实践意义。多年来,我们运用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这个“矢”为党中央、国务院提供决策咨询几乎是都能中“的”。比如消费与投资的关系,开始通过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发现,在投资中有40%是消费品需求,这对决策非常重要,我们向党中央国务院提出,当决定投资规模时候,特别是在消费品短缺的时候,要考虑投资中有40%要转化为消费品,这样党中央国务院在决定投资规模时,必须同时考虑消费品的生产规模。在八十年代通过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发现的这个数据所反映的经济关系,在决策上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再如,1988年经济增长达到一个高峰,投资规模过大,物价上涨,中央决定压缩投资规模,紧缩财政,1989年出现经济下滑,1990年初下滑得很厉害,一直达到低谷,当时国务院研究经济问题怎么办,物价下来了,只有百分之二点几了,但是,停产半停产的不少,各地都有小的罢工,小的游行示威,要工作,要饭吃,他们拥护共产党,社会也不敢顶。那时我们就提出社会需求不足,这也是根据国民经济核算提出来的,我们通过计算认为需求不足,特别是投资需求不足,投资需求不足多少,通过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计算出来,需要增加400亿的投资。本来1990年计划都已经定下来了,在国务院研究时我们提出这个意见,必须增加400亿的投资需求,才能把整个经济拉动起来。第一次研究,因为各方面意见不一致,总理不好决策,等一等,以后,总理就下去,到江苏、山东地方一走一看,回来觉得统计局的咨询建议还是有道理的。又开会,特别把我们的材料发给大家研究,总理作了决定,要按照统计局的意见来修订1990年的经济计划,决定增加400亿的投资,这是三月份作的决定,向人大作了报告。这个决策一定,到了上半年、九月份还没有起色,总理就问我,采纳了你们的意见,怎么经济还没有起色,我说,三月决策,六月才研究计划,九月计划还没有到位,要有起色也要到第四季度。他就追究,三月决策,为什么半年后还没有到位,有关部门提出,要增加400亿投资,钱从哪里来,财政也不景气,我们又提出意见,从银行来,调整信贷结构,压缩流动资金的贷款,增加固定资产投资贷款,就可以把经济拉动起来。这样做的结果,到第四季度经济开始回升,1991年继续回升。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后促使经济进入了连年高速发展周期。到了1993年的上半年,我们通过研究认为经济已经达到高峰,特别是19946月份,各方面的生产能力,包括过去的短线,象冶金、水泥、钢材、机电产品生产能力利用率达到90%以上,进口也倾尽全力,当时我们判断这个经济周期的高峰已经到来,到7月份以后经济要下滑,宏观调控要考虑这个问题,这个意见也被采纳了。宏观调控要适应这样一个经济周期的变化规律,当然有的是自觉,有的是不自觉,不是所有的同志都认识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但是,作为我们提咨询建议的时候,是利用了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是依据国民经济核算提供的数据、信息。今年研究九五规划,总理提出经济运行中主要数量关系统计局要提出来,其中特别提到了总供求与物价的关系、与货币的关系、与速度的关系等等,一共五个方面的关系,当时我让核算司提出了研究报告,从研究报告看这些关系就很清楚。比如说,当总供求正负差率在5%以内就是正常的,如果超过5%,特别是求大于供超过5%,第二年物价肯定上涨,这是一个规律。再比如投资增长如果超过了,它就造成第二年的物价上涨。通过国民经济核算又发现,现阶段经济增长速度在810%之间是比较合适的,如果超过10%就必然会带来一定程度的通货膨胀,如果低于8%,经济困难甚至会比增长10%以上的年份更大,因为我们在八十年中期以后,形成了庞大的加工能力,许多加工能力利用率很低,象电视机生产能力5600万台,只生产2600万台,我国形成了全世界最大的电视机生产能力,也是全世界最大的电视机产量,其他类似的家电产品,都在八十年代形成了超出我们需要的生产能力,还有纺织业生产能力也供大于求,因此,如果低于8%的速度,经济会更困难。停工停产、半停工半停产的企业增多,就会引起要饭吃、要工作的示威游行,现在许多地方发生了,造成社会的不安定。通过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发现经济增长的最高点和最低点,确定合适的最高速度和最低速度,这样人们就不致于盲目,要不然就盲目地定个速度。有的同志说,统计数据有水份,我认为不能笼统地这样说,因为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对挤数据的水份起了非常大的作用,1994年我们就是通过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发现工业总产值有水份,装配不起来,平衡不了,就挤掉了这部分水份。所以,宏观数据我们还是比较有把握的,这是因为通过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这个工具可以把统计数据搞准,所以,它在实践中的作用很大。我们又提出1996年在这个经济周期可能进入低谷,1996年的宏观调控力度要掌握好,不宜再加大力度。前天向总理汇报时,我们绘制了一张经济运行图,我们说宏观调控运用之妙就在于很好地运用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不要经济过热,因为我们曾两度进入经济过热,总理在图上划了说这是一个经验教训;也不要经济过冷,我们在1990年时经济进入过冷区域,总理也划了说不能进入这个区域,在正常区域或基本正常区域运行就好。实践证明,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在宏观决策、调控中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尽管存在各种争论,反正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检验它是正确的,至于理论解释不了,那就要加强研究,本来理论就来源于实践,现在理论解释不了,说明理论有缺陷,理论落后于实践,就去研究。我们研究会成立了,我看应该在这方面下大功夫,真正地使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能够自圆其说,不仅实践证明它的作用是巨大的,理论再能证明它是科学的,我们任务就算完成得很好,这是我讲的第二点。

 

  第三点,研究会成立后,我觉得一条重要的意见,就是刚才龙华同志讲的,要做一些普及国民经济核算知识的工作,特别是宏观决策的领导者,宏观调控的调控者,怎么能更好的运用它,这一点现在还没有普及得很好,还很不够。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就是这样的一门学科,它把过去许多经济学原理、哲学原理,由抽象变成具体,由理论的东西变成可操作的,变成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本来经济运行是非常复杂的,当科学技术落后的时候简直是不可琢磨的,对微观世界一步一步的研究还能够发现基本粒子,对宏观世界整个宇宙运用天体望远镜发展还可以发现许多星系,但是经济关系由于人们参与了,因为人的作用很大,有时受人的主观作用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复杂,加上科学技术的发展,许多新门类产生了,使部门之间、经济领域之间,关系更加错综复杂。同样,科学技术的发展,也为我们认识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提供了重要的工具,这其中就包括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我们的责任,不要只看到经济关系的复杂性,同时我们也要看到能够通过科学技术来认识这种复杂的关系,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发明,就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工具,我们研究会要在这方面多做一些普及、宣传的工作,让大家更好地了解它、运用它。理论一旦被群众掌握就会变成巨大的物质力量,不仅让领导都掌握,如果让群众也掌握,大家都知道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是怎么回事,这个物质力量就大了。我们宏观决策的一个失误,宏观调控的一个操作失灵,造成的损失是非常巨大的,是贪污盗窃不廉政无法与之相比的。假如我们在宏观经济管理中真正把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用起来,把宏观决策摆正,把操作变灵,那么整个国民经济的节约就是最大的节约。现在,大家一谈起经济问题就说微观管理落后,企业管理落后,其实宏观管理也是很落后的。人们重视硬科学,改革开放以来引进了许多东西,光阿里斯顿电冰箱就有14条生产线,都从意大利一个厂引进来的,能不多出来?刚才讲的5600万台的电视机生产能力,许多都是引进来的,这就是宏观管理的问题了。其实我们可以只引进一条线,然后大家仿制,或者把专利买过来。但没有这样做,而是大家都引进,造成巨大损失。现在大家都感到我们体制不顺,资源配置调整不动,一、二、三产业明显的比例不顺,第一、三产业落后,调整一下产业结构,把第二产业的资源配置到一产或三产去,还配置不了,存量配置不了,增量配置通过基本建设应该调整得好,但也不行,也调整不动,这就是宏观管理问题。当然这里有体制改革问题,改革是一场革命,是利益和权力的再分配,宏观管理落后的根源就在这里。要调整资源,我们国民经济核算体系都可以提供依据。还有物价的问题,一会是棉花价格低了,农民不愿种棉,棉花少了就提棉花的价格;棉花价格上来了,粮价又低了,农民又不愿种粮了,又再提粮食价格;粮食上来了,价格便宜了,农民又转而养猪;猪肉上来了,又出现卖猪难的问题,猪价低下来,农民又不愿养猪,猪肉又不够了。这样水多加面,面多加水,本来通过国民经济核算都可以发现这些问题。比如说多年前我们就曾提出,最近我又向总理提出平均利润问题,马克思提出的平均利润率的规律和原则,按平均利润调整物价这在国民经济核算技术上并不难,比如说都按15%的利润作出一个价格调整规划,使基础产业不吃亏,加工业不得便宜,“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有什么优势就干什么,各得其所。过去一段时期由于价格不合理,一些产品就会集中了超额利润,电视机生产能力为什么那么大,就是八十年代中期那几年超额利润集中在这个领域,大家拚命上电视机,造成资源的浪费。我国的汽车价格大大高于国际市场价格,所以,现在有400多个汽车厂,其中装配厂就有一百多个,规模很小,大都形不成规模经营,成本也降不下来,但是它能赚钱,因为这里有超额利润,一旦资源大调整,又造成很大的浪费。这些我们都可以通过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来发现,来及时提出咨询建议。所以,研究会成立后,除了研究理论以外,对于实践的一些成就,大家要提到理论的高度去概括,去认识它,去宣传它。希望大家在国民经济核算研究中,不仅要象钱伯海教授说的要当一名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卫士,而且要主动打进攻战,要当斗士,那么,我们这个研究会的任务就能完成得更好。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经济核算研究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57号(100826)  电话:63375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