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经济发展质量指标体系构建和综合评价(张云云等)

来源:国家统计局科学研究所发布时间:2019-05-06 08:48

 张云云 张新华 李雪辉

 

  内容摘要:本文将主客观法相结合,依据经济发展质量的内涵从理论上构建一个指标体系框架,结合结构方程和20142016年全国31个省(区、市)的相关数据,对理论模型指标体系进行拟合修正,从经济效益、创新发展、人民生活、可持续发展4个维度17个指标来构建相对合理的衡量经济发展质量水平的指标体系。在此基础上,利用物元模型对2016年全国31个省(区、市)经济发展质量水平进行综合评价,并借助GIS技术将评价结果进行了空间可视化处理。结果表明:我国省域经济发展质量整体处于中低水平,且区域之间经济发展质量水平不均衡,发展水平整体呈现“东部—中部—西部”逐渐递减趋势。

 

  关键词:经济发展质量指标体系;结构方程;SEM;物元模型;GIS技术

  中图分类号:F01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7794201904-0011-08

  DOI: 10.13778/j.cnki.11-3705/c.2019.04.002

 

  一、引言和文献综述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从国家层面确定发展思路来看,在新常态下将高质量发展作为经济发展的根本要求,意在淡化对经济增长的数量要求,或者说速度要求,中国经济已进入从“量”到“质”提升的发展新阶段,应该特别关注经济发展的质量。高质量发展不仅仅是经济的数量增长,也是经济和社会的全面进步,既有量的要求,又有质的规定,是数量和质量、速度与效益的统一。但是,如何将高质量发展这一抽象概念定量化是当前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

 

  对于经济高质量发展水平指标体系的研究属于起步阶段,不同学者对于高质量发展有不同的看法,多数学者基本都是从理论出发主观上构建指标体系。比如,任保平等(2015)从经济增长的基本面和社会成果两个维度6个方面构建了经济高质量发展体系指标[1],杨新洪(2017)基于五大发展理念以深圳为例构建了区域经济发展的指标体系[2],殷醒民(2018)从全要素生产率、科技创新能力、人力资源质量、金融体系效率、市场配置资源机制5个维度构建高质量的指标体系[3]。研究者对经济发展质量的理解不同,导致构建的指标体系在体系框架和权重分配上会有所偏颇[1-4]。本文在构建指标时将主客观法相结合,先依据理论构建指标体系,然后借助结构方程模型[5-7]对理论模型进行验证性路径分析,对理论模型进行修正和优化。

 

  常用的评价方法有相对指数法、主成分分析法、神经网络等,这些研究方法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量化评价结果,但仍有不足,主要无法判断单个指标相对其系统内其他指标的评价等级。在衡量现有研究方法优劣的基础上,本文选取物元可拓模型[8-10]对经济发展质量水平进行综合评价。相比其他方法,物元分析可将多目标评价转化为单目标决策,并能从定性和定量角度给出评价结果,有较好优越性。

 

  二、构建经济发展质量的指标体系

 

  (一)经济发展质量的理论框架

 

  在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的发展不仅包涵经济增长,也涵盖了经济、社会、政治、文化和生态环境等各方面。

 

  从投入与产出看,高质量发展是质量第一、效益优先的发展。经济效益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基础,经济效益的提高意味着低投入和高产出,意味着投资效益和资源利用率的提高,用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GDPGDP/固定资产投资、最终消费率、第三产业/GDP、产品优等品率、全员劳动生产率指标解释。

 

  从经济发展的动力看,经济发展以科技创新为主力,经济的稳定增长和高质量发展离不开科技创新的强力支持。创新发展既包括创新投入又包括创新产出(创新产品),将创新与经济社会生产、生活相结合,能够反映创新能力,考虑用R&D经费/GDP、技术市场成交额/GDPR&D人员全时当量、科技支出/财政支出、国内发明专利申请授权量等指标衡量创新的产出。

 

  从经济发展的目的看,发展的最终目的是改善民生,提高人民生活质量。十九大报告更是提出,要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让改革发展成果和红利惠及全体人民。考虑数据的可获得性,用城镇化率来衡量,城镇登记失业率、城乡收入比、居民可支配收入来反映。

 

  从高质量发展和高速经济增长的主要差异看,高质量发展必然是可持续的发展。可持续发展要求转变“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的传统生产方式,积极倡导清洁生产和适度消费,以减少对环境的破坏。低投入、高产出才能体现可持续发展的高水平。用建成区绿化覆盖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单位GDP粉尘排放量、单位GDP电耗、单位GDP二氧化硫排放量来反映。

 

  基于经济发展质量的内涵,考虑到数据可获取性和评价体系层次性,本文从经济效益、创新发展、人民生活、可持续发展4个子系统21个具体观测指标来构建经济发展质量的理论指标体系。

 

  (二)结构方程(SEM)原理

 

  SEM包含测量模型与结构模型两个基本模型,模型图中以正方形或长方形表示观测变量,圆形或椭圆形表示潜在变量,潜在变量无法直接被观察测量,而是借由各观测变量来反映。

 

  测量模型:

 

         

 

  X为外生显变量组成的矩阵,Y为内生显变量组成的矩阵,为外生潜变量组成的矩阵,为内生潜变量组成的矩阵,外生显变量与潜变量的关系阵,因子负荷矩阵内生显变量与潜变量的关系阵,为残差项。

 

  结构模型:

 

     2)       

 

  B为内生潜变量之间的影响效应系数为外生潜变量对内生潜变量的影响程度,为残差项。

 

  模型假定测量方程误差项的均值为0;结构方程残差项的均值为0;误差项与因子之间不相关,不相关;残差项不相关。

 

  (三)理论指标体系的拟合修正

 

  1.数据来源及处理。

 

  本文以全国31个省(区、市)为研究对象,数据来源于20142016年《中国统计年鉴》。为消除数据之间的差异,本文采用极差标准化法将数据进行无量纲化处理。

 

  对于正指标:

 

     3

       

  对于逆指标:

 

      4

       

  Zij是指标正向化标准值,xij某一指标属性值,max{xij}min{xij}分别是某一指标的最大值和最小值。

 

  2.SEM模型的实证分析。

 

  依据经济发展质量的理论框架建立初始的指标体系,即SME模型图M0

 

  (1)模型的信度检验。为保证结果的可靠性,本文以Cronbachʹs 系数为评判标准,利用SPSS软件对数据内部一致性进行信度检验。检验结果表明各潜变量内部Cronbach's 系数均大于0.65,量表整体系数大于0.8,通过检验。

 

张云云 图1

                          1 初始的SEM模型M0

 

  (2)模型M0的拟合结果。利用AMOS软件将处理后的数据带入模型后,采用AMOS里的CR检验对初始模型参数进行显著性检验,检验结果中仅城镇登记失业率指标的P值大于0.05,该指标未通过显著性检验;且最终消费率指标的系数路径为负值,与假设条件不符。

 

  (3)模型的第一次修正。将最终消费率、城镇登记失业率剔除后再次拟合,如图2所示。分析修正指数(Modification Indices)发现,国内发明专利申请授权量与技术市场成交额GDPR&D经费支出/GDPR&D人员全时当量这两对指标的MI值排名在前二,且MI值较大,分别为4436,反映出这两对指标之间存在较大的相关性,且从内容上来看,两两或三者之间的确存在一定的共线性,故选择将R&D人员全时当量和国内发明专利申请授权量两个指标剔除掉。

 

  (4)模型的第二次修正。将M1R&D人员全时当量和国内发明专利申请授权量剔除掉后进行拟合,图3是模型M2系数经标准化后的路径图。

 

    1模型修正拟合结果表明,经过两次修正,模型适配度越来越接近适配标准值,模型M2整体达到适配标准。从理论层面来看,经过修正筛选后的指标体系也符合经济学意义,可见模型M2是相对较好的评价指标体系,可以为评价经济发展质量水平提供可靠、客观的依据,同时为各指标权重的确定奠定基础。

 

  通过SEM模型对理论模型进行两次拟合修正后,筛选出17个具体指标来衡量经济发展质量水平。对照各子系统的路径系数,影响经济发展质量的因素从大到小依次为人民生活、经济效益、创新发展、可持续发展。

 

张云云 图2

  图2 SEM模型第一次修正拟合结果M1

 

张云云 图3

  图3 模型M2的标准化路径系数

 

1       模型适配度指标

 

统计检验量

绝对适配度指数

增值适配度指数

简约适配度指数

CMIN/DF

GFI

RMR

NFI

IFI

TLI

PNFI

PGFI

标准

˂3(宽松值为5

˃0.65

˂0.05

越接近1越好

˃0.5以上

˃0.5以上

初始模型M0

6.40

0.43

0.007

0.54

0.58

0.52

0.48

0.34

第一次修正模型M1

6.25

0.48

0.007

0.60

0.64

0.58

0.52

0.37

第二次修正模型M2

5.09

0.57

0.006

0.69

0.73

0.68

0.58

0.43

 

  三、经济发展质量的综合评价

 

  (一)物元模型的原理

 

  物元理论是在20世纪80年代由中国的蔡文教授创立,主要研究和处理不相容问题。物元模型以有序三元组R=(N, C, V)作为描述事物的基本单元,称为物元。其中,N表示事物;C表示N的特征;V表示N关于C所取得的量值。

 

  根据物元理论,经济发展质量水平N,描述综合发展水平的各个特征(指标)C,以及C对应的量值V构成省域经济发展质量水平的物元三要素,若省域经济发展质量水平N有多个特征C1C2、…、Cn和相应的量值v1v2、…、vn,则经济发展质量水平物元R可以表示为:

 

R     5

  称Rn维省域综合发展水平物元。用物元模型构建综合评价指标体系分为5个步骤,具体如下:

 

  1.构建经典域。

 

  设综合发展水平Nm个评价等级N1N2、…、Nm,建立相应的物元:

 

   6

 

  其中,Xij为评价等级,Ni关于评价参数Ci的量值域,称为经典域。

 

  2.构建节域。

 

  每个评价等级对应一个经典域,经典域中某个特征Ci的量值范围只是在一个评价等级下的量值范围,是Ci全部量值范围的一部分,构造节域就是取Ci的全部量值范围,建立物,取

 

   7

  

  其中,Xpi=apibpi〉(i=12,…,n)为Np关于Cii=12,…,n)的节域,i=1,2,,mj=1,2,,n)。

 

  3.构建物元矩阵。

 

  对于要评价的对象P,将其监测结果整理为:

 

   8

 

  

  即为待评物元矩阵。

 

  4.计算关联度函数。

 

  (1)距的计算。

 

  9

 

                     10

 

  (2)关联函数。待评物元特征Cj(对应的量值为xj)关于第i等级的关联函数值为:

 

  11

 

关联函数K(x)的数值表示评价单元符合某标准范围的隶属程度,当K(x)1.0时,表示被评对象超过标准对象上限,数值越大,发展程度越高;当0K(x)1.0,表示被评对象在符合评价要求的区间,符合评价要求;当1K(x)0时,表示被评对象不在评价要求的区间,但具备转化为标准对象的条件;当K(x)1.0时,表示被评对象不符合标准对象要求,且不具备转化为标准对象的条件。

 

  (3)关联度计算。综合发展水平关于等级j的综合关联度为:

 

   12

 

  Wi为各特征Cj对应的权重。第f个子系统关于等级j的关联度为:

 

    13

 

  l为第f个子系统包含的指标个数,xfi为第f个子系统对应指标Cfi的量值。

 

  5.等级评定。

 

  综合发展水平等级根据其与不同等级的关联度大小来判定,关联度的大小表示省域发展水平隶属于某一标准级别的程度,其值越大,符合的程度越高。取关联度最高的等级作为其综合发展水平等级,设有m个等级划分,则要评价的对象P最终确定关联度为:

 

 ,(j=12,…,m 14

 

  使Kj0达到最大值所对应的等级j即为评价对象P的评价等级。

 

  (二)物元模型的实证分析

 

本文对2016年全国各省(区、市)的经济发展质量水平进行等级测度。在确定分级层次时,本文将各省份经济发展质量水平分为低层次、中低层次、中高层次、高层次4个层级,将刻画发展水平的各个指标取值也按低、中低、中高、高划分为4个量值范围。采用自然断点法对各指标分等级的量值进行范围划分,见表2。表2中各指标权重是SEM模型图3中的路径系数进行归一化处理的结果,计算公式为:

 

   15

 

2       经济发展质量水平评价指标的权重及等级范围量值

 

准则层

指标层

在准则层中的权重

综合权重

等级量值范围

低水平

中低水平

中高水平

高水平

 

下限

上限

下限

上限

下限

上限

下限

上限

 

经济
效益

人均地区生产总值

0.2362

0.0683

27090

44347

44347

58502

58502

84916

84916

120562

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GDP

0.1255

0.0363

0.0731

0.0989

0.0989

0.1256

0.1256

0.1573

0.1573

0.2318

 

产品质量优等品率

0.0641

0.0185

51.0580

57.1000

57.1000

63.4000

63.4000

68.8000

68.8000

79.1520

 

GDP/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

0.1805

0.0522

0.7070

0.9393

0.9393

1.2757

1.2757

2.4278

2.4278

4.2544

 

第三产业/GDP

0.1567

0.0453

0.3877

0.4390

0.4390

0.4810

0.4810

0.5640

0.5640

0.8180

 

全员劳动生产率

0.2369

0.0685

44362

64476

64476

89913

89913

128766

128766

214593

 

创新
发展

R&D经费支出/GDP

0.3356

0.0862

0.0003

0.0050

0.0050

0.0078

0.0078

0.0152

0.0152

0.0218

技术市场成交额

0.2277

0.0585

0.0004

0.0058

0.0058

0.0145

0.0145

0.0414

0.0414

0.1566

 

科技支出/财政支出

0.4367

0.1122

0.0030

0.0093

0.0093

0.0163

0.0163

0.0296

0.0296

0.0564

 

人民
生活

城镇化率

0.3859

0.1215

28.9700

45.0300

45.0300

58.1000

58.1000

69.2000

69.2000

89.6600

居民可支配收入

0.3900

0.1227

13366

17302

17302

26040

26040

38529

38529

55391

 

城乡收入比

0.2240

0.0705

2.8400

3.5190

2.4900

2.8400

2.1900

2.4900

1.8120

2.1900

 

可持续
发展

建成区绿化覆盖率

0.1306

0.0182

30.4800

32.6000

32.6000

38.6000

38.6000

41.7000

41.7000

49.3700

单位GDP电耗

0.2436

0.0339

1479.3000

2855.1000

1054.4000

1479.3000

639.2000

1054.4000

389.5000

639.2000

 

单位GDP粉尘排放量

0.2574

0.0358

39.1900

64.7600

18.0000

39.1900

8.4400

18.0000

1.3200

8.4400

 

单位GDP二氧化硫排放量

0.2663

0.0371

37.7700

76.2500

16.6800

37.7700

8.7400

16.6800

1.2700

8.7400

 

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

0.1021

0.0142

71.3400

83.3000

83.3000

91.2000

91.2000

96.3000

96.3000

102.0000

 

 

    4个等级对应的各指标取值范围作为经典域R1~R4,根据各指标的总的取值范围确定节域Rp。将31个省(区、市)的17个指标及其量值作为每个待评物元矩阵的元素,根据公式(9~12)计算出各省(区、市)综合发展水平分别与4个等级的关联度,根据式(14)确定各省的发展水平等级,如表3所示(由于篇幅所限,子系统的评价结果省略)。

 

  (三)实证结果分析

 

  通过GIS技术将全国各省(区、市)经济发展质量水平的综合评价结果和4个子系统评价结果进行空间可视化。

 

3  各省(区、市)经济发展质量水平在4个等级下的综合关联度及评价结果

 

定水平

低水平

中低水平

中高水平

高水平

北京

–0.797

–0.722

–0.652

0.089

天津

–0.684

–0.573

–0.326

0.066

河北

–0.181

0.049

–0.275

–0.569

中低

山西

–0.077

–0.007

–0.344

–0.590

中低

蒙古

–0.190

–0.059

–0.174

–0.488

中低

–0.373

0.011

–0.013

–0.365

中低

吉林

–0.290

0.071

–0.228

–0.508

中低

黑龙江

–0.251

0.016

–0.278

–0.524

中低

上海

–0.844

–0.791

–0.621

0.120

江苏

–0.575

–0.399

–0.105

–0.054

浙江

–0.544

–0.432

–0.149

–0.012

安徽

–0.282

–0.142

–0.313

–0.413

中低

福建

–0.366

–0.280

0.047

–0.344

中高

江西

–0.233

–0.014

–0.193

–0.524

中低

山东

–0.401

–0.158

–0.041

–0.361

中高

河南

–0.190

–0.098

–0.282

–0.575

中低

湖北

–0.400

–0.085

–0.047

–0.329

中高

湖南

–0.270

0.087

–0.243

–0.489

中低

广东

–0.579

–0.385

–0.164

–0.099

广西

–0.094

–0.094

–0.422

–0.646

中低

海南

–0.270

–0.093

–0.308

–0.477

中低

重庆

–0.398

0.036

–0.056

–0.372

中低

四川

–0.270

0.106

–0.257

–0.537

中低

0.053

–0.265

–0.478

–0.685

云南

0.018

–0.176

–0.492

–0.688

西藏

–0.078

–0.665

–0.674

–0.740

西

–0.250

–0.021

–0.154

–0.474

中低

0.018

–0.346

–0.544

–0.735

青海

0.076

–0.174

–0.517

–0.709

宁夏

–0.171

–0.058

–0.356

–0.603

中低

新疆

–0.034

–0.027

–0.467

–0.677

中低

 

  1.综合评价结果分析。

 

  从图4可以看出:2016年我国31个省(区、市)经济发展质量处于中高水平以上的占比29.0%,处于中低水平的占比高达71%,表明我国经济发展质量整体综合水平相对偏低,大部分省(区、市)的经济发展质量有待进一步提高。在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型期,各省(区、市)需要不断提升新发展理念,注重经济的质量发展。从空间分布来看,我国各区域之间经济发展质量综合水平不均衡程度较为明显,高水平区与低水平区明显集聚,且发展水平等级呈现“东部—中部—西部”逐渐递减走势。由于东部沿海地区具有优越的地理位置、丰富的资源及便利的交通等,经济发展质量综合水平处于全国领先地位,越往内陆(尤其是西北地区),由于自然条件恶劣、产业结构不协调、人力资源匮乏等导致经济发展质量水平不高。

 

  2.类子系统的评价结果分析。

 

  图5-a反映的是经济效益发展水平的空间分布,从图可以看出北京、天津、上海、江苏4个省(市)的经济效益发展处于高水平,大部分省(市、区)处于中低水平,表明我国各省(市、区)经济效益发展还有待进一步提升。我国各省(市、区)整体经济效益发展水平偏低,主要原因是目前各省(市、区)经济效益的增长仍然过度依赖投资驱动。图5-b反映的是创新发展水平的空间分布,高水平区域集中在北上广江浙一带,东北、西北等内陆省(市、区)创新发展水平均处于中低水平,而且创新发展水平的空间分布趋势与图4全国各省经济发展质量综合水平趋势基本吻合。由此可见,创新发展是经济发展质量综合水平的核心竞争力,习近平总书记亦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在经济新常态下各省(市、区)应高度重视创新发展,加强科研投入和高科技人才引进,发挥创新对经济发展的强力支持作用。图5-c反映的是人民生活水平空间分布,多数省(市、区)处于中低水平,高水平区集中在沿海几个省(市、区),表明虽然目前城镇化率持续提高,但城乡发展不平衡情况依旧突出,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依然较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仍需扩大。图5-d反映的是可持续发展空间分布,江浙一带经济发展由粗放发展向集约发展转型较快,在注重经济增长速度的同时兼顾发展的质量和可持续性,所以可持续发展水平高。需要指出的是,西藏的可持续发展处于高水平,主要因为西藏地区的经济发展以农牧业为主,结构单一,工业化程度低,生态环境保护好。通过对比图5-a和图5-d,区域经济效益发展水平趋势和可持续发展水平趋势不一致。例如,内蒙古自治区的经济效益处于中高水平,但可持续发展处于中低水平,这反映出部分省(市、区)在发展经济时并没有将速度与质量同时兼顾。

 

张云云 图4

 

4 全国31个省(区、市)经济发展质量综合水平的空间分布

 

张云云 图5

5 全国31个省(、市)经济发展量子系统水平的空间分布

 

  四、结论

 

  利用结构方程模型对经济发展质量水平理论指标体系进行拟合修正后,本文从经济效益、创新发展、人民生活、可持续发展4个维度17个指标构建出相对合理有效的反映经济发展水平的指标体系。运用物元模型对2016年全国31个省(区、市)经济发展质量水平进行评价,评价结果与实际情况基本吻合,表明选用物元模型作为经济发展质量水平的测度是科学有效的。研究结果表明:从整体来看,我国经济发展质量总体处于中低水平,且各区域之间经济发展质量水平明显不均衡,发展水平整体呈现“东部—中部—西部”逐渐递减趋势。从经济发展质量层面看,人民生活水平整体偏低;创新发展处于中高水平的地区,经济效益、人民生活、可持续发展也基本处于中高水平,体现了创新是经济发展的核心动力。

 

  参考文献

  任保平, 韩璐, 崔浩萌. 进入新常态后中国各省区经济增长质量指数的测度研究[J]. 统计与信息论坛, 20158: 3-8.

  杨新洪. “五大发展理念”统计评价指标体系构建——以深圳市为例[J]. 调研世界, 20177: 3-7.

 殷醒民. 高质量发展指标体系的五个维度[EB/OL]. [2018-02-06]. http://ex.cssn.cn/glx/glx_xzlt/201802/t20 180206_3841995.shtml.

  任保平, 文丰安. 新时代中国高质量发展的判断标准、决定因素与实现途径[J]. 改革, 20184: 5-16.

  吴明隆. 结构方程模型——AMOS的操作与应用[M]. 重庆: 重庆大学出版社, 2009.

  李硕豪, 富阳丽. “双一流”背景下研究型大学本科课堂教学评价指标体系研究——基于专家经验与结构方程模型的分析[J]. 西北工业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81: 27-39.

  刘燕妮, 安立仁, 金田林. 经济结构失衡背景下的中国经济增长质量[J]. 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 20142: 20-35.

  蔡文. 物元模型及其应用[M]. 北京: 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 1994.

  姚云霞, 管卫华, 王馨, 等. 基于物元模型的江苏省县域综合发展水平评价与区域差异研究[J]. 南京师大学报: 自然科学版, 2017 401: 104-111119.

  李统华, 于少康. 基于物元模型的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城市综合承载力评价研究[J]. 江西科学, 2015 332: 215-219.

 

  作者简介:

  张云云,女,1990年生,宁夏隆德人,2016年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获应用数学专业硕士学位,现就职于国家统计局固原调查队,研究方向为经济统计。

  张新华,男,1990年生,2012年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获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学士学位,现就职于国家统计局西吉调查队,研究方向为经济统计。

  李雪辉,女,1986年生,宁夏盐池人,2010年毕业于宁夏大学,获概率论与数理统计专业硕士学位,现就职于国家统计局银川调查队农村住户科,研究方向为经济统计。

 

  (责任编辑: 刘雅欣)

 

相关附件
相关文章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微观数据申请
  • wgsjsys@stats.gov.cn
  • 中国统计资料馆
  • 数据咨询电话:
  • 010-68576320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57号(100826)
京ICP备05034670号   网站标识码bm3600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