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中国农村老年人养老责任认知的影响因素分析(安瑞霞)

来源: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发布时间:2018-09-05 14:36

中国农村老年人养老责任认知的影响因素分析

 

安瑞霞

 

  内容摘要:把握当前农村老年人对养老责任主体的认知,对农村养老服务体系的进一步发展和科学规划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本文基于2014年中国老年社会追踪调查(CLASS)数据,利用无序多分类Logistic模型分析了农村老年人的个体特征、子女数和养老保险对农村老年人养老责任认知的影响。结果显示,年龄、性别、文化程度、婚姻状况、教育程度、经济收入、子女数、养老保险对农村老年人养老责任认知有显著影响。研究发现,农村老年人对子女养老的期望降低,养老责任认知向依靠自我养老和社会养老转变;不同特征的农村老年人对养老责任认知存在明显差异;传统“养儿防老”的观念弱化;养老保险对农村老年人养老责任认知的影响有限。

 

  关键词:农村老年人;养老责任认知;中国老年社会追踪调查;无序多分类Logistic回归

 

  中图分类号:C91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7794201809-0003-06

 

  DOI: 10.13778/j.cnki.11-3705/c.2018.09.001

 

  一、引言

 

  养老服务社会化是未来农村养老服务体系发展的大趋势,养老服务的发展首先要厘清养老责任的主体问题,而老年人对养老责任主体的认知对养老事业的发展至关重要。当前中国农村人口老龄化程度高于城市,人口老龄化呈现城乡倒置的特征[1]。农村社会养老事业发展处于起步阶段,政府责任主体相对薄弱、社会养老资源匮乏、支持能力不足。在人口老龄化进一步加深,家庭结构小型化,养老服务社会化发展的大背景下,农村养老责任主体也逐渐向多元化发展,政府、社会、家庭以及个人多方参与,共同推进农村养老服务发展。

 

  养老主体的多元化发展不仅要从农村社会经济发展实际出发,更要考虑农村老年人对养老责任分担的态度,因为老年人对养老责任分担的态度决定着能否最大化的发挥社会政策积极效应[2]。因此,探讨农村老年人对养老责任的分担态度以及受哪些因素的影响,有助于了解农村老年人对未来养老方式的选择倾向,认识农村老年人的养老预期,把握未来农村养老努力的方向,从而进一步优化和完善农村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实现城乡养老服务均等化发展。

 

  二、文献综述

 

  在国内,有不少学者对养老责任问题进行了研究。现有研究对养老责任的探讨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从服务供给的角度出发分析了养老资源供给中政府、家庭以及社会力量应承担的责任。如张世青等(2015)认为农村养老要在政府首先尽责的基础上,再强调家庭和社会力量的积极作用[3];一类是从服务需求的角度出发讨论了农村老年人养老观念的转变。李国梁(2017)认为,尽管农村老年人认可养老责任主体的多元化,但是对老年人而言最理想的养老主体仍是子女[4]

 

  关于养老责任主体认知的影响因素,学界相关研究相对有限,探讨尚不多见。既有研究中,孟洁(2016)基于子女结构和社会保障视角讨论了农民对养老责任主体认知的影响因素,研究发现老年人对于养老责任分担的态度会根据自己现有养老资源进行评判,子女数越多、对社会保障的满意度越高,老年人更倾向于选择自己养老[5]。罗忠勇等(2013)以被征地农民为研究对象,基于对湖南省部分地区的调查发现,被征地农民对养老责任的认知存在地区差异、性别差异及年龄差异[6]。徐俊等(2012)以失独家庭为研究对象,认为老年人对养老责任主体的态度与养老对象的个体特征、老年人现有养老资源及养老方式有密切的关系[7]。张航空(2013)研究了流动人口养老责任认知影响因素,发现年龄、性别、受教育程度、外出年数、养老保险以及子女数均对流动人口的养老观念有显著影响[8]

 

  综上所述,可以发现已有关于养老责任主体及影响因素的研究大多是针对被征地农民、失独家庭、流动人口等特殊群体,覆盖面小,代表性不强,难以刻画当前农村老年人对养老责任的认知和影响因素。因此,本文基于2014年中国老年社会追踪调查(CLASS)数据,以农村老年人为对象,考察农村老年人对养老责任的认知及其影响因素,以期对现有研究做进一步补充。

 

  三、数据来源与分析方法

 

  (一)数据来源

 

  本文数据来自2104年中国老年社会追踪调查(CLASS)。该调查是一个全国性的大型调查项目,通过对全国各地数百个社区的一万多户家庭进行抽样(不包括中国香港、中国澳门、中国台湾、海南、新疆、西藏),共获得11511位老年人的数据。由于老年人对养老责任的认知受社会文化的影响,因此本文的研究对象为农村常住老年人口,从而根据调查对象居住地筛选出4746个样本。根据研究需要,剔除重要变量的缺失样本后,最终筛选出4444个样本。

 

  (二)变量取值与研究方法

 

  根据研究需要,因变量选取问卷中“您认为老年人的照料应该主要由谁承担?”这一问题来测量,问卷中答案选项为政府、社区、子女、自我及配偶、三方(政府、子女、自我及配偶)和其他六项。调查显示,无人选择“其他”选项,将政府和社区合并为政府。因此,因变量可以重新编码为4类:政府、子女、自我和配偶、三方负担。

 

  自变量包括老年人的个体特征、子女特征以及养老保险三类,共10个变量。其中个体特征包括年龄、性别、文化程度、婚姻状况、自评健康、经济收入6个变量,其中经济收入为调查对象在调查上一年的个人总收入;子女特征包括儿子数和女儿数两个变量;养老保险包括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无社保老年居民养老金两个变量。具体取值见表1

 

1  变量的取值

 

 

取值

养老责任主体

1=政府;2=子女;3=自我及配偶;
4=
三方负担

年龄

1=60~69岁;2=70~79岁;3=80岁及以上

性别

1=男;2=

文化程度

1=文盲;2=小学;3=初中及以上

婚姻状况

1=已婚有配偶;2=无配偶

自评健康

1=健康;2=一般;3=不健康

经济收入

1=0~1000元;2=1001~3000元;
3=3001~6000
元;4=6000元以上

儿子数

0=0个;1=1个;2=2个;3=3个及以上

女儿数

0=0个;1=1个;2=2个;3=3个及以上

农村社会养老保险

1=有;2=没有

无社保老年居民养老金

1=有;2=没有

 

  本文因变量为四分类变量,且4个分类之间是无序的,因此可以利用无序多分类Logistic回归分析方法研究养老责任主体认知的影响因素。

 

  四、描述分析与实证结果

 

  (一)农村老年人对养老责任认知的基本描述

 

  如表2所示,不同年龄、性别、文化程度、婚姻状况、自评健康、经济收入、子女数、养老保险等因素对农村老年人养老责任认知均有显著影响。而变量无社保居民养老金对因变量的影响不显著,表明该变量与农村老年人养老责任认知的相关性不强,原因可能是有该项养老金的老年人占比较低,比重仅为5.4%,呈偏态分布。

 

  数据显示,7.4%的农村老年人认为养老应该主要由政府负责,65.3%的人认为应该主要由子女养老,11.8%的认为应该主要由自己或配偶承担养老责任,15.5%的人认为应该由三方承担。可见,农村老年人对养老责任认知表现出了明显差异,其中认为养老应该由子女承担的老年人占比最高。这表明在农村老年人已经有社会养老意识,但子女仍然是主要养老责任主体。

 

  从个体特征层面看,在年龄上,选择政府、自我及配偶或三方为养老责任主体的老年人均表现出从低龄到高龄比例一次降低的特征,而认为养老责任应当主要由子女承担的老年人随着年龄的上升其占比也在上升,特别是8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对子女的养老依赖明显增强,认为养老责任应该主要由子女来承担的占比为75%,比70~79岁的老年人高出7.7个百分点;在性别上,男性老年人认为养老责任应由政府、自我及配偶、三方承担的比例高于女性,认为应当主要由子女承担养老责任的比例比女性老年群体低7.7%。可见,男性老年群体比女性老年群体对子女的依赖性较低;在文化程度上,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老年人对子女的养老期待降低,而对政府、自我及配偶和三方的养老期待都在上升。其中,文盲老年人中有70.1%的人认为养老应该主要有子女承担,9.4%的认为应该主要由自己或配偶承担,认为应该由政府和三方承担的比例分别为6.6%13.9%。初中及以上文化程度的老年人中有59.4%的人认为养老主要由子女承担,占比降低了10.7%,认为应该由政府和三方承担养老责任的比例明显提升,分别为8.3%16.9%。这表明随着老年人文化程度的提升,老年人的独立性在提高,且社会养老意识也在增强;在婚姻状况上,整体上农村已婚有配偶的老年人比例要高于无配偶老年人,但也表现出了一定的差异性。如已婚有配偶老年人选择自我或配偶养老的比例远高于无配偶老年人。同时,无配偶老年人对子女的养老期待更高;在健康状况上,健康的老年人选择三方养老的比例高于健康状况差的老年人,而选择政府、子女、自我及配偶的比例均要低于健康差的老年人,说明老年人的健康状况越差对政府和家人的养老期待越高;在经济收入水平方面,经济收入高的老年人更认为养老由子女主要承担的比例明显低于低收入老年人,收入在6000元以上的老年人认为养老应由子女承担的比例为62.0%,比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老年人占比低9.2个百分点。说明收入低的老年人对子女的依赖性较强。同时,高收入的老年人认为养老责任主要应由政府和三方承担的比例的要明显高于低收入者,这表明收入高的老年人社会养老意识更强。

 

                            农村老年人养老责任认知的交叉分析              单位:%

 

主要变量

政府

子女

自我及配偶

三方

养老责任认知

 

7.4

65.3

11.8

15.5

年龄****

60~69

8.3

61.1

14.4

16.3

70~79

6.6

67.7

9.6

16.0

80岁及以上

6.2

75.4

6.8

11.5

性别****

7.9

61.4

13.0

17.7

7.0

69.1

10.0

13.3

文化程度****

文盲

6.6

70.1

9.4

13.9

小学

8.1

62.0

13.2

16.7

初中及以上

8.3

59.4

15.3

16.9

是否有配偶****

已婚有配偶

8.1

61.0

14.5

16.4

无配偶

6.4

72.6

7.1

13.8

自评健康*

健康

6.7

65.7

11.8

15.8

一般

8.7

64.3

11.4

15.5

不健康

9.0

66.1

12.3

12.6

经济收入****

0~1000

4.8

71.2

10.1

13.9

1001~3000

8.3

66.0

9.9

15.7

3001~6000

7.3

65.2

12.6

14.9

6000元以上

8.3

62.0

13.4

16.3

儿子数****

0

12.0

56.3

14.0

17.7

1

7.5

63.7

13.3

15.4

2

7.4

65.7

12.4

14.5

3个以上

5.8

70.4

7.7

16.1

女儿数*

0

8.7

64.0

12.2

15.0

1

8.0

63.0

13.3

15.7

2

6.8

67.0

10.6

15.5

3个以上

6.3

68.1

10.3

15.3

农村社会养老保险***

7.0

67.2

11.0

14.8

没有

8.2

61.9

13.1

16.7

无社保老年居民养老金

7.1

63.0

9.7

20.2

没有

7.5

65.5

11.9

15.2

        注:*P<0.1;**p<0.05;***P<0.01;****P<0.001

  从子女特征层面看,子女性别差异上,儿子对老年人责任认知的影响要大于女儿;子女的数量差异上,随着儿子数量的增加,老年人选择选择子女养老的比例也随之上升,而选择政府、自我及配偶和三方养老的比例均在降低。此外,女儿数量的变化与儿子数在老年人养老责任主体选择的关系表现出相似性。其中,没有儿子或女儿的老年人选择政府承担养老责任的比例分别为12.0%8.7%,选择子女养老的比例分别为56.3%64%;如果有1个儿子或女儿时,选择政府承担养老责任的比例分别为7.5%8.0%,选择子女养老的比例分别为63.7%63%,说明有没有子女对农村老年人的养老选择有较大影响。

 

  从养老保险层面看,有农村养老保险的老年人认为养老应该由子女的承担比例比无养老保险的比例高出5.3个百分点,而认为应该由政府或三方承担养老责任的比例要低于无养老保险的老年人。此外,有养老保险的老年人认为养老责任应主要由自我或配偶承担的比例也低于无养老保险的老年人。

 

  (二)农村老年人养老责任认知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

 

  上述单因素分析中,除无社保居民老年养老金对农村老年人养老责任认知没有影响外,其他自变量均对因变量有显著影响,为进一步考察各个因素在综合条件下对因变量的影响,本文使用无序多分类Logistic回归,以农村老年人的养老责任认知为因变量,以老年人社会经济特征为自变量建立回归模型,并在回归分析中剔除在单变量分析中无显著影响的变量“无社保居民老年养老金”,其中以子女养老为参照项。于是,可以得到如下三个Logit方程:

 

 

  表3为无序多分类Logistic 回归结果,模型结果显示,个体特征、子女特征、养老保险三个层面都会对农村老年人养老责任主体认知产生部分显著影响。

 

  在政府养老与子女养老的比较上,农村老年人的婚姻状况、自评健康、经济收入、子女收入以及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等因素有显著影响。已婚有配偶的老年人选择政府为养老责任主体的概率大于无配偶老年人;健康状况好的老年人比健康状况差的老年人选择子女养老的概率更大;经济收入为0~1000元的老年人比经济收入为6000元以上的老年人选择子女养老的概率大,随着经济收入的进一步增加,影响不再显著;没有儿子的老年人认为养老责任应该由政府承担的概率是由子女承担的2.513倍,没有女儿的老年人认为养老责任应该由政府承担的概率是有由子女承担的1.522倍,而当儿子数和女儿数分别增加至1个或2个时,影响不再显著;在是否有农村社会养老保险上,有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老年人认为应由政府养老的概率比子女养老低21.2%

 

  在自我及配偶养老与子女养老的比较上,年龄、文化程度、婚姻状况、儿子数和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等5个因素具有显著影响。具体来看,60~69岁的老年人比80岁以上老年人选择自我或配偶养老的概率更大;而文化程度为文盲的老年人选择自我或配偶养老的概率低于文化程度为初中以上的老年人;已婚有配偶的老年人选择养老责任由自己及配偶承担的概率是由子女承担的1.884倍;没有儿子以及儿子数为1个和2个的老年人选择自我及配偶养老的概率是选择子女养老的1.83倍、1.427倍和1.369倍,可见无论是否有儿子农村老年人都认为应当由自己及配偶承担主要养老责任;有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老年人认为自我及配偶应当承担养老责任的概率比由子女承担养老责任低19.1%

 

  在三方养老与子女养老的比较上,年龄、性别、经济收入和农村社会养老保险4个变量显著。年龄在60~69岁和70~79岁的老年人认为养老责任应该由三方共担的概率高于8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男性老年人认为养老责任应该由三方共担的概率是由子女承担的1.375倍;经济收入在0~1000元的老年人认为养老应由三方共担的概率比收入在6000元以上的老年人低19.2%,说明与高收入老年人相比,低收入的老年人更加依赖于子女养老;有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老年人认为养老责任应由三方共担的概率比子女承担养老责任的低19.1%

 

3  农村老年人对养老责任主体认知的无序多分类Logistic回归结果

 

 

政府/子女

自我及配偶/子女

三方/子女

发生比

标准误

发生比

标准误

发生比

标准误

年龄

80及以上)

60~69

1.038

0.369

1.391*

0.321

1.582***

0.157

70~79

0.993

0.209

1.160

0.190

1.507**

0.149

性别(女)

1.046

0.203

1.015

0.187

1.375***

0.097

文化程度

(初中及以上)

文盲

0.779

0.194

0.708**

0.108

0.929

0.142

小学

0.980

0.177

0.901

0.155

1.044

0.131

婚姻状况

(无配偶)

已婚

有配偶

1.268*

0.141

1.884****

0.140

1.139

0.101

自评健康

(不健康)

健康

0.646**

0.208

0.880

0.124

1.119

0.174

一般

0.917

0.216

0.867

0.179

1.196

0.183

经济收入

6000元以上)

0~1000

0.559***

0.183

0.818

0.191

0.808*

0.120

1001~3000

1.016

0.146

0.828

0.137

0.974

0.111

3001~6000

0.824

0.175

0.904

0.129

0.869

0.129

儿子数

3个及以上)

0

2.513****

0.233

1.830***

0.140

1.119

0.181

1

1.295

0.179

1.427**

0.214

0.853

0.123

2

1.213

0.176

1.369**

0.153

0.824

0.120

女儿数

3个及以上)

0

1.522**

0.204

1.114

0.150

0.932

0.151

1

1.316

0.171

1.149

0.173

0.993

0.121

2

1.062

0.181

0.934

0.139

0.963

0.125

农村社会养老保险

(没有)

0.788**

0.125

0.809**

0.099

0.841*

0.093

-2Log likelihood

6909.252

LR chi2

211.109****

Number of obs

4444

        注:括号内为参照项;*P<0.1;**p<0.05;***P<0.01;****P<0.001

  五、结论与启示

 

  (一)结论

 

  第一,农村老年人的养老责任认知是基于客观养老资源的反映。在农村社会经济文化变迁中,家庭养老资源减少,社会养老服务逐渐开始发展,老年人的养老责任认知也随之发生变化。

 

  第二,不同特征的农村老年人对养老责任认知存在明显差异。具体来说,年龄越低的老年人更倾向于认为由三方共担养老责任;男性老年人比女性老年人更支持由三方承担养老责任;受教育程度低的老年人比受教育程度高的老年人对子女养老的依赖性强;已婚有配偶老年人比未婚老年人更倾向于支持由政府、自我及配偶承担养老责任;自评健康较好老年人比自评健康差的老年人更倾向于认为养老责任应当由子女承担。

 

  第三,“养儿防老”观念弱化。本文研究结果显示,子女并不是农村老年人养老责任主体的首选。没有儿子的老年人更加支持养老责任由自己承担或政府承担,但儿子数增多时,老年人的养老责任认知态度并没有发生变化;没有女儿的老年人认为养老责任应当由政府承担,而女儿数量的变化对老年人养老责任主体认知影响甚微。

 

  第四,养老保险对农村老年人的养老责任认知的影响有限。本文研究结果显示,无论是与政府、自我及配偶还是三方共担,有养老保险农村老年人口都认为养老责任应由子女承担。尽管我国农村养老保障制度建设取得了很大成就,但是支付水平有限,因此农村养老保险对农村养老的经济支持作用有限。

 

  (二)启示

 

  第一,尽快建立以政府为主导的多元化农村养老责任分担机制。一方面应以政府为主导厘清各养老主体的职责和功能,根据农村老年人的养老需要、养老条件和养老观念等现实基础协调各责任主体,实现养老资源供给和养老需求之间的最优匹配;另一方面要协调各养老主体之间功能补充和合作,明确养老主体相应的责任和义务,促进多元责任主体之间的平衡发展。

 

  第二,根据养老责任认知差异和养老需求,实现精准养老。在多元化的农村养老体系构建的基础上,需要全面考虑农村养老的客观现实条件和老年人的主观养老需求,有针对性地提供养老服务,实现精准化养老。

 

  第三,强化子女的养老责任意识,提倡尊老孝老的养老观念。老年人养老责任的认知更多是建立对子女的考虑和包容的基础上,而反过来说,子女对父母养老缺乏责任意识,孝道观念淡化。因此,在农村家庭养老建设中要强化子女的家庭养老责任意识,积极倡导尊老孝老文化,重建家庭养老责任伦理。

 

  第四,完善农村养老保障制度,提升家庭养老能力,构建梯次合理的农村养老服务体系。首先,需要积极推进我国农村新型养老保险制度建设,提高养老保险水平,扩大养老保险覆盖面,提升农民养老保险参保率;把对家庭照料者的支持纳入其中,建立家庭养老扶持计划,提升农村家庭养老能力;最后,明确农村老年人的养老需求层次,建立分类、分级,梯次合理的农村养老服务网络,为老年人提供具有可及性及可得性的养老服务。

 

  参考文献

 

  [1]  杜鹏, 王武林. 论人口老龄化的城乡差异转变[J]. 人口研究, 2010 342: 3-9.

 

  [2]  闫金山, 乌静. 自利与政治信任对养老责任分担态度的影响——基于2010CGSS数据分析[J]. 探索, 20152: 119-124.

 

  [3]  张世清, 王文娟, 陈岱云. 农村养老服务供给中的政府责任再探[J]. 山东社会科学, 20153: 93-98.

 

  [4]  李国梁. 城乡居民养老观念比较[J]. 四川理工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7 323: 16-36.

 

  [5]  孟洁. 农民对养老责任主体认知的影响因素分析——基于子女结构和社会保障视角[J]. 湖南农业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6 173: 053-058.

 

  [6]  罗忠勇, 漆雨烟. 被征地农民的养老责任认知及其影响因素分析——基于湖南8县市被征地农民的调查[J]. 经济地理, 2013 338: 134-141.

 

  [7]  徐俊, 风笑天. 独生子女家庭养老责任与风险研究[J]. 人口与发展, 2012 185: 2-10.

 

  [8]  张航空. 流动人口养老观念与养老意愿影响因素分析[J]. 调研世界, 20131: 18-21.

 

  [9]  乐章, 肖蓉蓉. 养儿防老、多子多福与乡村老人养老倾向[J]. 重庆社会科学, 20163: 59-67.

 

  [10]       田北海, 雷华, 钟涨宝. 生活境遇与养老意愿——农村老年人家庭养老偏好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J]. 中国农村观察, 20122: 74-85.

 

  作者简介:

 

  安瑞霞,女,1991年生,甘肃人,现为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人口老龄化与养老服务。

 

 

相关附件
相关文章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中国统计资料馆
  • 数据咨询电话:
  • 010-68576320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57号(100826)
京ICP备05034670号   网站标识码bm3600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