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北京科技成果转化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构建(吴翌琳等)

来源: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发布时间:2015-09-21 14:22

北京科技成果转化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构建*

——不同渠道创新资本的影响差异与关联研究

 

吴翌琳 刘

 

  内容摘要:本文利用海淀区科技园2005年至2009年的企业数据,分析了来自金融支持、政府支持等不同渠道的创新资本对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的影响,发现金融支持、政府支持均对企业科技成果转化有促进作用,并且创新产出强度高的企业获得的金融支持、政府支持在其创新资本中占比重较大,且金融服务体系更倾向于支持处于成熟期的企业,政府更倾向于支持幼稚期的企业。从北京市海淀区科技园企业创新融资情况看,构建科技成果转化多层次金融体系十分必要。

 

  关键词:科技成果转化;金融服务体系;研究方法

 

  中图分类号:F06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7794201509-0041-07

 

  DOI10.13778/j.cnki.11-3705/c.2015.09.011

 

  一、引言

 

  我国1996515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中指出,科技成果转化是指为提高生产力水平而对科学研究与技术开发所产生的具有实用价值的科技成果所进行后续试验、开发、应用、推广直至形成新产品、新工艺、新材料、发展新产业等活动。换言之,科技成果转化也就是将科技成果应用于生产领域、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并产生出倍增放大经济效益的过程[1]

 

  我国正处在重要战略机遇期,科技创新与技术进步不仅是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方式的中心环节,更是提升国家综合国力和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所在。促进企业创新、加快企业科技成果转化是提高企业生产力、扩大经济效益的关键,也是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内容。企业进行科技成果转化不仅是科技行为,也是经济行为;不仅需要企业自身人力物力的投入,还需要外部资本的支持。科技成果转化过程所具有的高风险、高收益等特点决定了仅凭企业一己之力并不是成功进行科技成果转化的最佳途径,建立健全有效的企业创新融资机制、为企业获取来自外部的资金支持开通高效便捷的通道已成为促进企业成功实现科技成果转化的必然要求。那么,来自不同的渠道创新资本对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的影响是否有差异?多层次的科技经费来源结构是否进一步促进了企业科技成果转化?本文从不同渠道创新资本的影响差异以及其相互之间关联效应的角度论述北京市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的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构建。

 

  二、国内外相关研究综述

 

  科技成果转化概念最早是由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J.A.Schumpeter)1912年提出的。他在《经济发展理论》一书中提到:现代经济发展源于创新。创新的内涵是“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实现生产要素从未有过的“新组合”,把有创意的科技成果转化为可获利的商品及其产业。熊彼特认为,“创新”是个经济范畴而非技术范畴,不仅指科学技术上的发明创造,更指把已发明的科学技术引入企业之中,形成一种新的生产能力,即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科技成果转化最大的动力就在于它对经济增长效应的重大作用[2]。叶耀明等[3]指出,广义的技术创新包括两方面的含义,一方面是知识、技术、工艺、服务等方面的创造与变革,另一方面是这些创造与变革的市场化、进而转化为实际生产力的过程,而狭义的技术创新只包括第一方面。在关于外部创新资本对企业创新的作用的既有研究中,所提到的“创新”往往指广义上的技术创新,明确提出研究对象为广义技术创新的后一方面,即科技成果转化过程的研究相对较少。

 

  现有研究在金融体系对企业技术创新的促进作用方面相对集中。英国经济学家希克斯[4]在经济史理论一书中认为金融体系增加了长期投资的流动性,促进了对高回报的创新技术项目的投资,使科技成果能够更好地转化为生产力,因此金融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产业革命。OECD在对美国新经济的研究报告中,突出了金融对技术创新的推动作用,明确指出,技术创新以及某些新兴产业的兴起,同金融系统的有效性密切相关。孙伍琴[5]从金融功能出发,分析了不同金融结构——以金融市场为主的金融结构与银行中介为主的金融结构对技术创新的影响,并认为金融市场有利于投资者通过资产组合分散风险,且能提供表达不同投资者不同意见的机制,使其更能支持技术创新。叶耀明[3]指出以证券市场为代表的金融市场体系和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中介体系都通过提供资金支持、信息与风险管理、完善公司治理等各种渠道促进了技术创新,并将注意力集中在后者,认为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中介体系在信息处理、创新企业家控制权保护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对技术创新有重大推动作用,并通过对长三角金融中介发展与技术创新专利的面板数据实证分析支持了这一观点。汤清等[6]通过对广东省20022007年的样本数据进行实证分析,进一步证实金融中介的发展对各项技术创新成果有不同程度的促进作用。关于如何完善我国企业技术创新金融支持体系,郑艳[7]通过分析美国、德国和日本中小企业金融支持体系各自的特点,提出对我国的启示:应健全中小企业融资法律体系和政策指导来保证中小企业融资;应成立专门的中小企业金融机构;完备中小企业信用担保体系;建立适合中小企业特点的直接融资市场。谭加劲[8]对美日两国中小企业金融支持体系进行分析比较,提出若要缓解我国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应该拓宽中小企业直接融资的渠道、完善中小企业融资担保体系、建立为中小企业服务的金融机构和建立中小企业信用中介服务机构。蒋玉洁等[9]提出应当从完善相关制度和优化金融生态体系两个角度构建有利于我国自主创新型企业的金融支持体系。

 

  政府支持是企业技术创新资本的另一重要来源。根据Rosenberg[10]的研究,政府行为可以从很多方面影响企业创新选择,例如政府的专利制度、补贴倾向、金融制度等。李强[11]认为,创新机会是转瞬即逝的,而且创新成本相对较高,一些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自有资金有限,很难独立支付过高的创新成本。政府补贴会使企业创新成本下降,增加企业创新的预期收益和企业创新的积极性,因此政府补贴对企业创新选择具有正向的效果。Tonks[12]通过对航空运输业研究发现,政府的金融支持不但能够促进企业创新,还能增加潜在的企业创新需求。除发放补贴、税务减免外,政府支持企业技术创新的另一有效方式是建立政策性金融机构。蒋玉洁等[9]提出为了避免我国企业在自主创新过程中出现中小企业融资的“麦克米伦缺口”现象,可以借鉴美国的硅谷银行模式和以色列、澳大利亚的创业投资母基金模式以及印度的小企业银行模式设立创业金融机构,考虑成立专门为自主创新型企业融资服务的政策性银行。

 

  既有研究对不同渠道创新资本的关联影响关注较少。马雪彬等[13]基于新增长理论,运用动态面板数据,对我国政府投入、金融支持对我国总体以及东、中、西部地区高技术企业创新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实证分析,其研究结果显示,在以全国为样本的研究中,政府投入和金融支持都有效的促进了高技术企业的技术创新;而在分省区的研究中,不同区域、不同投资方式对企业创新的影响具有较大的差异。

 

  已有的研究多注重金融体系对企业技术创新的影响,对其他渠道创新资本及不同渠道创新资本的影响差异、关联效应研究较少。并且既有研究多笼统针对技术创新展开,较少将着眼点放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本文将以北京市海淀区科技园企业的科技成果转化为研究对象,从不同渠道获得的创新资本的影响差异与关联的角度展开论述。

 

  三、实证结果与解释

 

  (一)数据选用

 

  本文以北京市海淀区科技园20052009年共18039家企业为研究对象,数据包含海淀区科技园企业的主要特征变量,包括企业代码、产业分类、隶属关系、开业时间等企业基本情况指标、科技活动经费筹集、支出等科技指标,及新产品产值、专利数等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的主要经济指标。

 

  (二)指标选取

 

  被解释变量方面,专利申请作为企业科技创新成果可测度的指标,直接反映了企业的创新水平。而科技成果转化水平的衡量目前尚无统一计算口径。新产品产值体现了科技创新成果转化为商业开发产品的过程,客观上能够反映科技成果的市场价值,考虑到企业规模、行业等的不同,因此本文以企业新产品产值占总产值的比重作为科技成果贡献率,衡量科技创新成果对企业经济效益的实际贡献。新产品销售收入反映了企业的创新产出水平,同样,考虑到不同企业规模、行业等不同,以新产品销售收入占产品销售收入的比重衡量企业创新产出强度。

 

  解释变量方面,企业科技活动经费筹集的渠道主要有企业资金、金融支持、政府支持及其他来源。本文细分了企业创新所获得的金融支持与政府支持,研究其对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的影响。具体指标选择见表1

 

  表1  指标选取

 

 

变量名称

定义

被解释变量

专利申请数

指在报告年度内向专利行政部门提出专利申请并被受理的件数

科技成果贡献率

年度本企业生产的新产品的产值占本年工业总产值的比重,衡量技术创新成果通过转化为商业开发产品对企业经济效益的贡献率

创新产出强度

年度本企业新产品销售收入占本年产品销售收入的比重

控制变量

企业规模

依据国家统计局《统计上大中小微型企业划分办法》将企业规模划分为大型、中型、小型、微型四类

企业生命周期阶段

依据企业生命周期理论,根据企业成立时间将企业所处的生命周期阶段划分为幼稚期、发展期、成熟期、衰退期

解释

变量

金融支持

金融机构贷款

企业从各类金融机构获得的用于科技活动的贷款

本年获得风险投资额

报告期内企业从风险投资融资途径获得的投资总额

本年新增债券融资额

报告期内企业以发行债券的融资方式筹集资金的金额

本年新增股权融资额

报告期内企业以发行股票的融资方式筹集资金的金额

政府支持

政府资金

从各级政府部门获得的计划用于科技活动的经费,包括科学事业费、科技三项费、科研基建费、科学基金、教育等部门事业费中计划用于科技活动的经费以及政府部门预算外资金中计划用于科技活动的经费等

事业单位资金

企业在报告年度从事业单位获得的计划用于科技活动的经费

减免税总额

指高新技术企业根据国家或地方政府有关鼓励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优惠政策,在统计年度内实际减免的税额

本年获得创新基金额

报告期内企业从政府设立的创新基金获得的资助金额

企业自有资金

企业资金

指报告年度本企业从自有资金中提取或接受在国内注册的其他企业委托获得的计划用于科技活动的经费

 

  (三)实证分析

 

  1.不同渠道创新资本对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的影响。

 

  通过金融市场体系和金融中介体系进行融资是解决企业自主创新筹资难的关键之一,不充分的金融支持往往成为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创新瓶颈。海淀区科技园企业获得金融支持的情况如表2所示。从总体上看,在海淀区科技园的企业(指金融支持类指标无缺失的所有企业)中,仅有约1/4的企业在20052009年曾获得金融支持(金融机构贷款、风险投资、债券融资和股权融资指标为正值)。

 

  从表2可以看出,拥有金融支持作为创新资本的企业在科技成果贡献率和专利申请数两方面均超过未曾获得金融支持的企业:科技成果贡献率方面前者是后者的1.33倍,专利申请方面前者是后者的2.20倍。这一结果表明金融支持对企业科技成果转化具有正向作用。

 

  表2  金融支持

 

是否有金融支持

企业数()

占比(%

科技成果贡献率(新产品产值占工业总产值比重)平均值(%

专利申请数平均值()

4297

24.4

76

1.56

13317

75.6

57

0.71

 

  进一步考察不同类型的金融支持对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的影响,见表3。从表3可以看出,在获得金融支持的企业中,绝大部分企业(95%)通过风险投资途径获得金融支持,这一结果与风险投资方式对企业创新的适用性有关。风险投资又称创业投资,创业投资的出现弥补了传统金融体系的不足, 在传统融资方式之外,为科技企业的技术创新资金供给提供良好的金融支持。它通过向风险较大的高科技产业投资,并借助技术和金融专家直接持股、参与管理和创业投资整体变现的方式获取较高的投资收益。大量的事实表明,创业投资能够将各投资主体融为一个有机整体,使投资的风险与收益在各主体之间合理配置,保证企业技术创新获得足够的资金,进而持续有力地推动技术创新的发展[14]。而采用金融机构贷款、债券融资、股权融资方式获得金融支持的企业则占比很少。这主要是由于海淀区科技园企业中中小企业占绝大多数(99%),中小企业受自身条件限制往往难以通过公开发行企业债、股票进行直接融资;而商业银行经营强调安全性原则,贷款给信用程度低的中小企业往往造成成本、收益和风险不对称,在这种情况下,科技型中小企业正常信贷资金需求尚难满足,自主创新资金更是难上加难[15]

 

  从表3的结果来看,采用债券融资方式的企业在科技成果贡献率与专利申请数方面均明显突出,但这一结果主要是样本量不足、数据不全导致的,因为在所获得的海淀区科技园企业数据中,仅有9家企业的本年新增债券融资额指标非空且为正值,而在这9家企业中,仅有两家企业的工业总产值非零,其极高的科技成果贡献率严重影响了平均值的计算;专利申请数指标存在同样的问题,即某一家企业的异常值使平均值无法很好地反应整体专利申请数。在其余3种金融支持方式中,金融机构贷款较风险投资、股权融资方式稍有优势。采用金融机构贷款方式的企业中私人控股企业比例最大(49%),尽管银行金融机构在创新项目风险管理上存在一定劣势, 但企业不必担心金融市场体系中的创新项目信息披露问题和股权融资很可能导致的创新企业股权稀释,进而对企业控制力下降等问题。

 

  表3  不同类型金融支持

 

 

金融机构贷款

风险投资额

债券融资额

股权融资额

企业比例(%)

9

95

4

4

科技成果贡献率(%)

80

76

98

56

专利申请数平均值()

2.55

1.34

54.29

1.34

 

  注:本表中的“企业比例*”指获得该种方式金融支持的企业数占所有获得金融支持的企业数(除去该指标为空值的企业)的比例。

 

  政府支持。政府行为是企业所处外部环境中的重要因素,政府通过减税、补贴等手段支持企业自主创新对企业科技成果转化具有重要意义,尤其对于通过金融市场或金融中介体系融资难的中小企业来说,与政府的良性互动是其进行科技活动、推进科技成果转化的关键之一。海淀区科技园企业获得政府支持(包括)的情况见表4。从表4可以看出,在20052009年曾获得政府支持(政府资金、事业单位资金、减免税总额、获得创新基金指标为正值)的企业占将近一半(43%)。

 

  从表4可以看出,拥有政府支持作为创新资本的企业在科技成果贡献率和专利申请数两方面均超过未曾获得政府支持的企业:科技成果贡献率方面前者是后者的1.33倍,专利申请方面前者是后者的5.70倍。

 

  表4  政府支持

 

是否有政府支持

企业数

(家)

占比

%

科技成果贡献率(新产品产值占工业总产值比重)

均值(%

专利申请数

平均值

(个)

7722

42.8

73

1.54

10298

57.2

55

0.27

 

  进一步考察不同类型的政府支持对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的影响,结果见表5。可以看出,在获得政府支持的企业中,绝大部分企业(86%)以税务减免的形式获得创新资本,采取其他3种方式的企业较少,而其中仅有1%的企业通过获得事业单位资金获得政府支持。从政府支持对科技成果转化的影响上看,通过政府资金获得支持的企业在科技成果贡献率和专利申请数方面相比其他3种方式均略有优势。

 

  表5  不同类型政府支持

 

 

政府资金

事业单位资金

减免税

总额

本年获得创新基金

企业比例*(%)

19

1

86

9

科技成果贡献率(%)

77

61

73

65%

专利申请数()

5.86

1.09

1.12

2.61

注:本表中的“企业比例*”指获得该种方式政府支持的企业数占所有获得政府支持的企业数(除去该指标为空值的企业)的比例。

 

  2.不同创新产出强度企业的创新融资差异。

 

  根据海淀区科技园企业创新产出强度(新产品销售收入占产品销售收入的比重)的分布情况,本文将创新产出强度分为四级:弱、较弱、中、强。

 

  不同创新产出强度等级的企业在规模上具有一定特征,见表6。可以看出,对于各等级创新产出强度的企业,企业自有资金均是其创新资本的主要来源;但对于创新产出强度等级为“强”的企业,政府支持(30%)和金融支持(10%)在其创新资本中所占比重均高于其他等级创新强度的企业,尤其是在获得金融支持方面的优势十分明显。而对于创新产出强度等级为“弱”的企业,其创新资本中企业自有资金所占比重(78%)高于其他创新产出强度更强的企业。这一结果表明了外部环境对于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的影响,政府支持和金融支持对企业加强创新产出具有促进作用。同时,创新产出强度大的企业具有的高金融支持水平也体现了企业技术创新与金融服务体系融资的良性循环:金融服务体系的资本支持有助于解决企业技术创新资金缺乏的困境,促进企业创新产出;而企业较高的创新产出强度又为其争取银行贷款、风险投资等金融支持带来了竞争优势,有助于企业通过金融服务体系获得更充分的创新资本支持。

 

  表6  不同创新产出强度的企业的创新融资情况

 

创新产出强度

企业比例(%

企业自有资金比重平均值(%)

政府支持比重平均值(%)

金融支持比重平均值(%)

[0, 0.01]

33

78

18

4

较弱 (0.01, 0.5]

8

66

29

5

(0.5, 0.9]

13

73

24

3

(0.9, 1]

46

61

30

10

 

  3.不同渠道创新资本对处于不同生命周期阶段的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的影响。

 

  金融服务体系通过贷款、投资等方式进行资本支持与政府通过减免、补贴等政策手段鼓励企业创新是企业从外部获得创新资本的两种主要渠道,而二者资本提供主体的不同决定其对于处于不同生命周期阶段的企业偏好不同。从表7可见,相对于政府支持,金融支持更倾向于发展期、成熟期的企业,这与金融市场体系和金融中介体系控制风险的经营原则相符;而相对于金融支持,政府支持更倾向于幼稚期企业,这与我国鼓励创业,积极支持企业自主创新等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相关政策有关。

 

  表7  获得金融支持、政府支持的企业的生命周期阶段分布

 

企业生命周期阶段

幼稚期

发展期

成熟期

衰退期

企业比例(%)

56.5

35.2

8.2

0.1

获得金融支持的企业中各生命周期阶段的企业所占比例(%)

47

40

13

0.2

获得政府支持的企业中各生命周期阶段的企业所占比例(%)

58

35

7

0.2

注:本文根据成立时间划分企业生命周期阶段。幼稚期企业:07年;发展期企业:7~13年;成熟期企业:1331年;衰退期企业:4364年。

 

  本文选择就幼稚期、发展期企业获得不同渠道金融支持后的科技成果转化表现进行进一步展开。这一选择主要出于两点考虑:第一,从企业数量上看,在海淀区科技园企业中,幼稚期企业与发展期企业占绝大部分(93%),而成熟期与衰退期企业则数量极少;第二,从研究意义上看,幼稚期、发展期企业处于起步阶段,其创新资本尤其缺乏,相对于成熟期企业来说更需要金融支持辅助其顺利进行技术创新、科技成果转化,从而实现企业的进一步发展,相对于衰退期企业来说则具有更好的发展前景,金融服务体系的创新投入有更大机会获得高收益。

 

  幼稚期企业获得金融支持情况及其科技成果转化表现见表8。由于幼稚期企业自身条件限制,债券融资方式仅有3家企业采取,数量过少,不具有代表性,因此本部分主要关注其他3种金融融资方式。从表8可以看出,大部分(80%)幼稚期企业未曾获得金融支持,其科技成果贡献率平均值与专利申请平均值均低于曾获得金融机构贷款或风险投资的企业,但科技成果贡献率平均值却高于进行股权融资的企业。这说明对幼稚期企业来说,金融机构贷款、风险投资是更适合的金融融资方式,对科技成果转化具有促进作用;而股权融资则并不适合刚刚成立、经营管理尚不完善的幼稚期企业。

 

  表8  幼稚期企业

 

企业生命周期阶段

幼稚期

发展期

成熟期

衰退期

企业比例(%)

56.5

35.2

8.2

0.1

获得金融支持的企业中各生命周期阶段的企业所占比例(%)

47

40

13

0.2

获得政府支持的企业中各生命周期阶段的企业所占比例(%)

58

35

7

0.2

 

  发展期企业获得金融支持情况及其科技成果转化表现见表9。类似幼稚期企业,发展企业由于只有极少几家(3家)采取债券融资方式,因此仍主要关注其他3种金融融资方式。从表9可以看出,虽然大部分发展期企业(69.3%)未获得过金融支持,但这一比例明显小于幼稚期企业(80.2%),并且其科技成果贡献率平均值与专利申请平均值均低于曾获得金融机构贷款、风险投资或进行股权融资的企业,这反映了金融支持对发展期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的促进作用,并且随着企业的发展,企业管理制度等进一步完善,进入资本市场进行股权融资同样对企业科技成果转化有积极作用。在3种金融融资方式中,曾获得金融机构贷款的发展期企业在科技成果贡献率平均值与专利申请平均值方面均明显高于另外两种方式,这说明对发展期企业来说,随着其规模、知名度、信誉度的不断提高,在我国风险投资发展缓慢,资本市场尚不健全的背景下,金融机构贷款是其筹集创新资本更为合适的渠道。

 

  表9  发展期企业

 

金融支持种类

未获金融支持

金融机构

贷款

风险

投资

股权

融资

企业比例(%

69.3

3.4

26.8

0.4

科技成果贡献率平均值(%

58

80

77

60

专利申请数平均值(个)

1.15

3.50

1.32

1.88

 

  4.金融支持与政府支持的关联效应。

 

  金融支持与政府支持均可以通过提供创新资本促进企业科技成果转化,那么,同时通过金融体系与政府体系两种渠道进行创新融资是否更有利于企业的科技成果转化?也就是,政府支持的加入是否有可能抑制金融支持对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的积极影响?获得政府支持的企业若同时通过金融服务体系融资是否进一步促进了其科技成果转化?

 

  金融支持与政府支持的关联研究结果见表10。从中可以看出,大多数企业(73.2%)在20052009年间并未获得金融支持或政府支持,只有极少数企业(2.7%)获得两种支持。获得两种支持的企业在科技成果贡献率和专利申请数方面的表现均优于只获得政府支持或金融支持的企业,而获得政府或金融一种支持的企业在这两方面的表现又优于两种支持均未获得的企业。这说明金融支持与政府支持对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的作用是相互促进的,企业在金融服务体系与政府的联合支持下确实可以更好地进行技术创新。

 

  表10  金融支持与政府支持

 

企业生命周期阶段

幼稚期

发展期

成熟期

衰退期

企业比例(%)

56.5

35.2

8.2

0.1

获得金融支持的企业中各生命周期阶段的企业所占比例(%)

47

40

13

0.2

获得政府支持的企业中各生命周期阶段的企业所占比例(%)

58

35

7

0.2

 

  四、建议

 

  本文以20052009年海淀区科技园企业为研究对象,从不同渠道创新资本对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的影响、不同创新产出强度的企业的创新融资差异、不同渠道创新资本对处于不同生命周期阶段的企业科技成果转化的影响、金融支持与政府支持的关联效应4个方面展开研究,发现在通过金融服务体系筹集创新资本的渠道中,采用金融机构贷款方式的企业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表现更良好;在借助政府支持筹集创新资本的渠道中,获得政府资金的企业较获得事业单位资金、税费减免或创新基金的企业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表现更好;对于创新强度高的企业,其创新融资渠道更具多样性,尤其是金融支持在其创新资金中占更大的比重;相对而言,金融服务体系更倾向于支持处于成熟期的企业,政府支持更倾向于支持幼稚期的企业;对幼稚期企业来说,由于自身条件的限制,股权融资并是合适的创新资本筹集方式,而发展期企业则适合通过向金融机构贷款获得金融支持;多层次的金融体系支持与政府支持是相互促进的。

 

  从海淀区科技园企业的情况来看,科技成果转化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的构建十分必要。北京市多层次金融体系虽已初见雏形,但缺乏深度和广度,整体市场体系并不完备,市场上有融资需求的企业数目远远超出现有金融体系所能承受的力度,使得企业融资依然困难。因此,未来需要进一步优化结构、扩大规模,完善多层次金融体系[16]。本文提出以下几点建议:第一,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企业在发展阶段等特征上的异质性决定了其创新融资需要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第二,大力发展风险投资体系,为大量处于幼稚期的中小企业提供创新资本;第三,构建面向幼稚期、发展期企业的债券市场,使债券融资成为企业创新资本的重要来源;第四,建设多样化银行信贷体系,针对企业自主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提供更加多样化的信贷品种、融资方式、结算服务。

 

  参考文献

 

  [1]胡秋靖.浅述科技成果转化的含义,构成和特点[J].管理观察,200914):177.

 

  [2]Petroni Giorgio Chiara Verbano.The development of a technology transfer strategy in the aerospace industry: the case of the Italian Space Agency[J].Technovation 200020(7):345-351.

 

  [3] 叶耀明, 王胜.金融中介对技术创新促进作用的实证分析——基于长三角城市群的面板数据研究[J].商业研究,2007(8): 106-111.

 

  [4] 约翰•希克斯.经济史理论[M].北京: 商务印书馆,1987.

 

  [5] 孙伍琴.论不同金融结构对技术创新的影响[J].经济地理,2004(2)182-185.

 

  [6] 汤清, 李晓霞.金融中介的发展对技术创新促进作用的实证分析——基于广东省的面板数据[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02710: 12-15.

 

  [7]郑艳.中小企业金融支持体系的国际比较及对我国的启示[J].管理现代化,2001(5): 53-55.

 

  [8] 谭加劲. 美日中小企业金融支持体系比较研究[J].现代日本经济,2002123(3): 36-39.

 

  [9] 蒋玉洁,徐荣贞.自主创新型企业的金融支持体系研究[J].经济问题探索,2008(11):145-149.

 

  [10]Rosenberg.Factors Affecting the Diffusion of TechnologyJ.Explorations in Economic History1972(1):3-33.

 

  [11]李强.企业异质性, 政府行为与创新选择——基于江苏省企业科技创新普查数据的分析[J].西部经济管理论坛,201223(3):14-21.

 

  [12]Tonks Ian. The demand for information and the diffusion of a new product[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19864(4): 397-408.

 

  [13] 马雪彬, 李晓宇. 政府投入, 金融支持与高技术企业创新的实证检验[J].统计与决策,2013(17)95-98.

 

  [14]蔡建明.民间资本参与中国技术创新的金融支持研究[J].财经问题研究,2007(12):78-81.

 

  [15]秦军.科技型中小企业自主创新的金融支持体系研究[J].科研管理,2007(12):79-88.

 

  [16]辜胜阻,曹誉波,杨威.科技型企业发展的多层次金融支持体系构建[J].商业时代,2011(22):77-78.

 

  作者简介:

 

  吴翌琳,1983年生,女,广东潮州人,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院、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副教授,研究方向为经济统计、创新经济学。

 

  刘笑,1994年生,女,河北石家庄人,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院本科生,研究方向为应用统计学。

相关附件
相关文章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中国统计资料馆
  • 数据咨询电话:
  • 010-68576320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57号(100826)
京ICP备05034670号   网站标识码bm3600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