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中国城乡居民生活满意度代际差异研究(孙玉环等)

来源: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发布时间:2015-08-25 14:40

中国城乡居民生活满意度代际差异研究

 

孙玉环 王 琛 王法朋

 

  内容摘要:本文基于2010年中国家庭动态跟踪调查(CFPS)数据,探讨居民生活满意度的影响因素,并利用Logistic回归模型测算中国居民生活满意度的代际差异。结果表明:城市居民生活满意度影响因素存有明显的代际差异,而农村居民的代际差异并不明显;相比城市老年人口,收入水平对农村老年人的生活满意度影响更显著;农村普遍偏低的受教育水平,一定程度阻碍了居民生活质量的提升;高学历人才的期望会弱化受教育程度对生活满意度的正向效应。

 

  关键词:生活满意度;代际差异;Logistic回归

 

  中图分类号:F22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7794201508-0009-06

 

  DOI10.13778/j.cnki.11-3705/c.2015.08.002

 

  一、引言

 

  1958年,美国制度经济学派的Galbraith首次提出“生活质量”的概念,认为它是人们对生活水平的综合评价。随着人类发展研究的不断深化,这一概念迅速在政治、经济、社会等多个领域得到广泛应用。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但高速增长的GDP并不能等同于高质量的人民生活,因此生活满意度作为一个表征人民生活质量的关键词逐步进入人们的视野。

 

  生活满意度是衡量人们生活状况的重要指标,指个体基于自身设定的标准对生活质量做出的主观评价,即人们在多大程度上认可自己目前的生活状况。随着我国构建和谐社会政策的推行,学术界越来越重视有关居民生活质量的研究,因此找出影响居民生活满意度的因素,进而制定相应的引导政策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二、文献综述

 

  目前国内关于居民满意度的研究成果丰富,研究方向主要包括生活满意度的测度与影响因素分析。

 

  在生活满意度测度方面,根据数据范围的不同可分为国家层面与省级层面。赵彦云等综合比较42个国家的居民生活质量,发现中国有21项评价指标排在倒数10名内[1]。范柏乃运用隶属度分析、相关性分析和鉴别力分析等方法对中国31个省会城市居民生活质量进行测度,发现东部地区城市生活质量较好,中部和西部地区城市生活质量属于不足型[2]。罗栋从城乡统筹视角分析中国城镇和农村居民的生活质量,发现城乡居民生活质量存在巨大差距,需进一步促进城乡协调发展[3]。王哲野等通过测度东北地区34个地级城市的民生质量指数,发现其民生质量呈等级特征,且“两极分化”明显[4]

 

  在生活满意度影响因素方面,可分为单一影响因素分析和多影响因素分析两个方面。(1)单一影响因素分析主要包括收入、失业、社会公平、时间等对居民生活满意度的影响。Pouwels认为在分析收入对居民幸福感的影响时,应该同时考虑收入和成本,仅仅考虑收入而不考虑工作成本会低估收入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5]Alesina et al等研究了社会不公平现象与生活满意度的关系,认为社会不公平现象会引致居民生活满意度下降[6]Kasser et al在控制物质生活条件的前提下,分析时间充裕与生活满意度之间的关系,发现时间的富裕对生活满意度有积极影响,且有时影响强度比物质富裕更大[7]。(2)多因素分析是综合考虑多种因素对居民生活满意度的系统影响。陈志霞通过对武汉市568位老年人生活满意度及相关因素的统计分析,认为社区位置和年龄对老年人生活满意度有显著影响,而性别和婚姻状况影响不明显[8]。郭文斌运用多种统计方法研究了不同年龄、性别和教育水平老年人的生活满意度状况,发现老年人生活满意度在年龄上存在显著差异,在受教育程度和性别上无显著差异[9]。张杰等通过问卷调查研究大学生的生活满意度状况及其影响因素,认为高校学生的校园生活满意度有待提高,自尊、压抑及社会支持等心理健康状况对学生校园生活满意度影响较强[10]

 

  综观上述已有研究成果可以发现,我国关于居民生活满意度研究的现状是:研究对象大部分仅针对某一年龄群体,欠缺研究群体代际差异比较研究;大部分研究所用数据覆盖面较窄,不足以对总体做出准确推断。本文将基于全国范围的CFPS2010微观调查数据库,运用Logistic回归模型从代际差异的视角探讨居民生活满意度差异的影响因素,为相关政府部门制定民生政策提供一定的理论依据。

 

  三、数据来源、指标体系构建与方法选择

 

  (一)数据来源

 

  本文数据来源于中国家庭动态跟踪调查(CFPS)。中国家庭动态跟踪调查由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实施,通过跟踪收集个体、家庭、社区3个层次的数据,反映中国社会、经济、人口、教育和健康的变迁,为学术研究和公共政策分析提供数据基础。CFPS2010调查数据库覆盖全国25个省、市、自治区,最终完成14960户家庭、33600名成人、8990名少儿的访问①。

 

  (二)指标体系构建

 

  在参考国内外相关研究成果基础上,遵循指标体系设计的科学性、系统性、全面性、可比性等原则,综合考虑影响居民生活满意度的各个因素,并结合CFPS2010数据集中的变量内容,本文选取的指标体系见表1

 

  需要说明的是,一是由于后续实证分析中需按照年龄划分数据并构建模型,以测算居民生活满意度的代际差异,因此指标体系中未涉及观测指标年龄;二是基于当下中国国情考虑,农村居民与城市居民相比基本不存在住房困难问题,农村居民生活满意度指标体系排除了人均住房面积和是否存在住房困难两个观测指标。

 

  表 1  居民生活满意度评价指标体系

 

评价层面

观测指标

人口统计特征

性别、教育程度、婚姻状况、民族、健康状况

物质生活状况

收入、是否有汽车、是否政府补助对象、人均住房面积*、是否存在住房困难*、是否经营产业

精神生活质量

人缘关系、平均每日休闲时间、是否上网、是否有无话不说的人

社会环境评价

对政府工作的评价

 

  

 

 

 

 

 

 

 

 

 

 

 

(三)样本描述

 

  经过清理和整理后,最终得到有效观测值17252条。其中,农村人口69.01%,城市人口30.99%,与我国目前城乡人口比例相近;男性49.86%,女性50.14%,男女比例相当。城市样本和农村样本各年龄人数比例相差不大,青年人最多,在城市居民样本和农村居民样本中分别占40%48%;中年人次之,在两样本中分别占33%32%;老年人最少,在两样本中分别占27%20%

 

  受教育程度方面,农村居民相对较低,城市样本中,初中学历所占比例最多,为30.69%,其次为高中学历,占到23.68%,文盲、小学、大专学历所占比例相当,均约12%,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占9.52%;而农村样本中,初中及以下学历占绝大部分,达90.99%,高中学历占7.38%,大专及以上学历的仅占1.63%

 

  (三)方法选择

 

Logistic模型是处理被解释变量为定性变量的常用模型之一[8]。设为某件事情发生或者某个结果出现的概率,则表示某种结果出现的概率与不出现的概率之比,通常称为比值或者优势比。由此,可以建立以为被解释变量的Logistic回归模型,具体模型形式为:

       其中,为解释变量,β为待估计系数。

 

 

    四、实证分析

 

  参考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对年龄段的最新界定,本文将44岁及以下界定为青年人、4559岁界定为中年人、60岁及以上界定为老年人。采用二项Logistic回归模型,分别测算城市和农村居民的生活满意度影响因素的代际差异。模型中,对于多分类自变量,需要分别设置哑变量及其参照的标准水平,具体见表2

 

  表2 多分类自变量的取值及参照标准

 

变量

取值

参照标准

健康状况

1=健康;2=一般;3=不健康

不健康

人均住房面积状况

1=拥挤;2=一般;3=宽裕

拥挤

人际关系状况

1=不好;2=一般;3=

不好

婚姻状况

1=未婚;2=在婚;3=离婚或丧偶

离婚或丧偶

个人年收入档次

1=低收入组;2=中等收入组;3=高收入组

低收入组

教育程度

1=未上学;2=小学;3=初中;4=高中;5=大专及以上

未上学

 

  (一)城市居民生活满意度代际差异测算及分析

 

  分别构建城市居民老年、中年和青年3个不同代际的生活满意度Logistic回归模型,模型的拟合结果见表3

 

  表3 不同代际的城市居民生活满意度Logistic回归结果

 

变量

老年

中年

青年

参数估计

优势比

参数估计

优势比

参数估计

优势比

常数项

-0.4372***

0.646

-1.5588***

0.210

-3.3994***

0.033

-0.4925**

0.611

-0.5299***

0.589

小学

0.3094

1.363

-0.1914

0.826

初中

-0.5519**

0.576

0.0786

1.082

高中

0.1142

1.121

0.3560

1.428

大专及以上

-0.3128

0.731

0.4810

1.618

未婚

-0.3013

0.740

1.5902***

4.905

在婚

0.8488***

2.337

2.0251***

7.577

汉族

健康

1.2400***

3.455

1.2190***

3.384

1.4660***

4.332

一般(健康状况)

1.0230***

2.782

0.4938**

1.638

0.7673***

2.154

中等收入组

0.3880***

1.474

0.3361***

1.399

高收入组

1.6700***

5.312

1.3174***

3.734

有汽车

0.8612***

2.366

0.7531***

2.124

政府补助对象

-0.6587**

0.518

住房一般

0.5503***

1.734

住房宽裕

0.4177*

1.518

有住房困难

-0.4438**

0.642

-0.6311***

0.532

-0.6404***

0.527

经营产业

2.1154**

8.293

人际关系一般

0.6465***

1.909

0.7878***

2.199

0.7553***

2.128

人际关系好

1.2063***

3.341

1.2521***

3.498

1.0941***

2.987

休闲时间少

-0.3742**

0.688

上网

-0.9231**

0.397

有无话不说的人

0.5280***

1.696

对政府工作评级积极

0.8597***

2.363

0.5783***

1.783

0.7044***

2.023

C统计量

0.768

0.767

0.787

似然比卡方P

0.0001

<0.0001

<0.0001

HL统计量P

0.7665

0.7263

0.1638

 

  表 4 不同代际的农村居民生活满意度Logistic回归结果

 

变量

老年

中年

青年

参数估计

优势比

参数估计

优势比

参数估计

优势比

常数项

-0.2629

0.769

-1.0282***

0.358

-1.8258***

0.161

性别(参照组:女)

 

 

 

 

 

 

-0.2007**

0.818

-0.6620***

0.516

教育程度(参照组:未上学)

 

 

 

 

 

 

小学

初中

高中

大专及以上

婚姻状况(参照组:离婚或)

 

 

 

 

 

 

未婚

-1.0073***

0.365

0.1554

1.168

0.8850***

2.423

在婚

0.1751

1.191

0.8199***

2.270

1.2029***

3.330

汉族

0.3873**

1.473

健康

1.2429***

3.466

0.9820***

2.670

1.4890***

4.433

一般(健康状况)

0.5890**

1.802

0.5427***

1.721

0.7401***

2.096

中等收入组

0.4228**

1.526

-0.1385

0.871

0.0410

1.042

高收入组

0.4633

1.589

0.3901**

1.477

0.3469***

1.415

有汽车

0.8541***

2.349

0.3983***

1.489

0.4409***

1.554

政府补助对象

-0.3979***

0.672

-0.3576***

0.699

-0.2807***

0.755

经营产业

人际关系一般

0.8010***

2.228

0.8819***

2.415

0.8189***

2.268

人际关系好

1.1849***

3.270

1.0833***

2.954

1.0113***

2.749

休闲时间少

-0.3869***

0.679

上网

有无话不说的人

0.2357**

1.266

对政府工作评级积极

0.5185***

1.679

0.5226***

1.686

0.5416***

1.719

C统计量

0.7490

0.7110

0.7270

似然比卡方P

<0.0001

<0.0001

<0.0001

HL统计量P

0.6481

0.5214

0.6216

 

  

 

 

 

 

 

 

 

 

 

 

 

 

 

 

 

 

 

 

 

 

 

 

 

 

 

 

 

 

 

 

 

 

 

 

 

 

 

 

 

 

 

 

 

 

 

 

 

 

 

 

 

 

 

 

 

 

 

 

 

 

 

 

 

 

 

 

 

 

 

 

 

 

    1.模型检验。

 

  由表3中的Logistic回归结果可知,3个模型的C统计量均较大,说明模型判断和预测能力较强;似然比卡方检验P值均远远小于0.0001,说明模型整体通过检验,即从整体上看,解释变量对因变量有较强的解释作用;HL统计量的P值也均较大,说明3个模型的预测值和观测值无显著差异,即模型拟合效果较好。由此可以认为最终模型是可以接受的。

 

  2.城市居民生活满意度影响因素分析。

 

  由表3中的回归结果可知,影响不同年龄城市居民生活满意度的因素也不同。对城市老年人而言,健康状况、人均住房面积、是否经营非农产业、人际关系状况、是否有无话不说的人以及对政府工作的评价对其生活满意度产生正向影响,教育程度也有一定的正向作用,而政府补助对象、存在住房困难、休闲时间短、上网则对城市老年人的生活满意度产生负作用,其他几个因素未通过模型的显著性检验,说明其对城市老年人生活满意度的影响不具有统计意义上的显著性。

 

  对于城市中年人来说,性别、婚姻状况、健康状况、收入、是否有汽车、是否存在住房困难、人际关系状况以及对政府工作的评价这些因素的参数估计值在显著性水平0.01下均显著。具体来看,女性、在婚、健康状况越好、收入水平越高、有汽车、无住房困难、人际关系越好、对政府工作评价越积极的城市中年人,倾向于对生活越满意。

 

  对于城市青年人来说,影响城市中年人生活满意度的各种因素,会相同方向但不同程度地影响着城市青年人的生活满意度。除此之外,教育程度也对城市青年人的生活满意度有一定的解释力度,具体表现为教育程度越高,倾向于对生活越满意。

 

  3.城市居民生活满意度代际对比分析。

 

  相比中年人和青年人而言,城市老年人的生活满意度受休闲时间、是否有无话不说的人等因素影响显著,而对收入、有无汽车等显著影响城市中青年人的因素反应不敏感。这表明,对城市老、中、青三代而言,老年人更加关注精神生活质量的改善,而中年人和青年人则更加注重物质生活的提升。至于性别因素之所以对城市中、青年人有负影响而对城市老年人影响不显著,可能的解释是中青年人仍处在工作或为生计奔波之中,而男性通常承担更大的养家责任,生活压力相对女性也更大一些,因此城市中、青年人中男性生活满意度较女性更低一些。

 

  值得关注的是,在所有因素中,健康状况、是否有住房困难、人际关系以及对政府工作的评价这几个变量,对城市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的生活满意度均表现出显著影响,由此可见健康、住房、人际交往、政府工作的开展,在城市居民感知生活满意度时具有决定性作用,无论年龄大小,人们均对这些因素倍加关注,因此政府在制定民生政策时应着重考虑医疗、住房以及政府执政能力的落实等方面。

 

  (二)农村居民生活满意度代际差异测算及分析

 

  分别构建农村居民的老年、中年和青年三个不同代际的Logistic回归模型,模型的拟合结果见表4

 

  1.模型检验。

 

  由表4可知,3个模型的C统计量均较大,说明模型判断和预测能力较强;似然比卡方检验P值均远小于0.0001,说明模型整体通过检验,即从整体上看,解释变量对因变量有较强的解释作用;HL统计量的P值均都较大,说明3个模型的预测值和观测值无显著差异,即模型拟合效果较好。由此可以认为最终模型是可以接受的。

 

  2.农村居民生活满意度影响因素分析。

 

  对农村老年人来说,汉族、健康状况越好、收入水平越高、有汽车、人际关系状况越好、对政府工作评价积极的农村老年人,对生活满意度评价较高;未婚、是政府补助对象、休闲时间少的老年人生活满意度较低;剩余因素未通过显著性检验,说明这些因素对农村老年人生活满意度的影响不具有统计意义上的显著性。

 

  对农村青年人来说,性别、婚姻状况、健康状况、收入水平、有无汽车、是政府补助对象、人际关系状况及对政府工作的评价等因素,其参数估计值在显著性水平0.05下均显著。具体来看,男性和是政府补助对象对农村青年人的生活满意度有负效应;婚姻状况、健康状况、收入水平、有无汽车、人际关系状况以及对政府工作的评价这些因素,会正向影响农村青年人的生活满意度;其他几个变量对农村青年人的生活满意度的影响则不具有统计意义上的显著性。

 

  上述影响农村青年人的因素也会相同方向、不同程度地影响农村中年人的生活满意度。除此之外,有没有无话不说的人也会对农村中年人的生活满意度产生正向效应。

 

  3.农村居民生活满意度代际对比分析。

 

  相比农村的中、青年人而言,农村老年人的生活满意度受休闲时间影响显著,这说明农村老年人比中、青年人更加关注精神生活质量;但是与城市模型所得结果不同的是,与中、青年人一样,农村老年人的生活满意度也受到收入水平、有无汽车等物质因素的显著影响,这是由于我国的农村保障制度与城市相比还不够完善,农村老年人养老仍然主要依靠自身劳动收入;性别对农村老年人生活满意度无显著影响,而对农村中、青年人的生活满意度有负效应,造成这一差异的原因与城市相类似。

 

  纵向对比农村老、中、青三代模型的回归结果,发现除了个别因素的差异外,影响农村老、中、青三代人生活满意度的因素基本相同,即农村居民生活满意度的影响因素代际差异并不明显。

 

  综合比较城市、农村模型的拟合结果可以发现,相比城市居民的生活满意度回归模型,农村的3个模型中,教育程度对农村居民生活满意度均无显著影响,即受教育程度的差别并未导致生活满意度的差异,这种差异可能是由于我国农村将知识转化为生产力的条件尚不够充分,高学历农民在农村发展受到一定限制,知识并不能完全转化为财富,这一效应弱化了教育程度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此外,进一步分析农村样本的学历构成可知,学历为大专及以上者仅占总数的1.63%,学历为高中的比例也仅有7.38%,大部分农村居民接受的仅仅是初、中等教育,甚至未接受正规教育,在科技迅猛发展的今天,他们均可能成为文盲、半文盲,仅仅接受初、中等教育都将很难顺应时代的要求。

 

  五、结论与建议

 

  (一)结论

 

  本文在借鉴国内外相关研究的基础上,构建居民生活满意度指标体系,继而基于中国家庭动态跟踪调查(CFPS2010年微观调查数据,测算和分析了居民生活满意度的代际差异,并利用Logistic回归模型探讨居民生活满意度的影响因素。主要结论有:

 

  1.城市居民生活满意度影响因素存有明显的代际差异。

 

  城市中,相比中、青年人,老年人较少关注收入水平、有无汽车等物质因素,而休闲时间长短、有没有无话不说的人等因素则会显著影响其生活满意度,即对城市居民而言,老年人更加关注精神生活质量,中、青年人更加注重物质生活水平的提升。农村居民生活满意度影响因素的代际差异并不明显,影响农村老、中、青三代居民生活满意度的因素基本一致。

 

  2.学历对农村居民生活满意度的影响不显著。

 

  由于农村居民的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大部分集中在未上学、小学学历和初中学历三者之间,而这三种学历并无明显差别,均可视为“半文盲”,以致教育程度未能够进入农村居民生活满意度的回归模型。

 

  3.相比城市老年人,农村老年人在评估自己的生活质量时更加看重收入水平。

 

  这一方面是因为农村老年人收入水平低,边际效应大;另一方面是因为城市的社会保障体系较农村更为完善,城市老年人可以依托更加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尤其是养老保障体系,农村老年人则主要依靠自身及子女来养老,收入水平的高低显然直接关系农村老年人的生活质量。

 

  4.其他。

 

  健康状况、人际关系和对政府工作的评价直接影响居民生活满意度,收入因素在居民评价自身生活质量时依然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而住房问题的解决仍然是改善城市居民生活状况的重要途径。

 

  (二)建议

 

  1.丰富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

 

  良好的精神文化生活是老年人生活质量的重要保证,老年人在评估自身生活满意度时更加注重精神生活质量,且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老年人的精神文化需求会日益增加,应该进一步完善老年文化设施,建立文娱组织并鼓励人们经常参加活动,尤其是有针对性的关注、解决农村匮乏的文化基础设施问题,这些措施必将丰富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同时有助于拓宽老年人的人际交往,进而改善老年人的生活质量,提高生活满意度。

 

  2.加强农村居民的教育观念。

 

  针对农村地区教育程度仍普遍偏低的现象,应加大对农村的教育投资,在现阶段农村义务教育免费的情况下,进一步探寻鼓励农村居民接受高等教育的途径,以教育拉动农村居民收入,进而提升农村居民的生活满意度。

 

  3.加大资金投入和政策扶持力度,进一步完善农村社会保障体系。

 

  相比城市老年人,农村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对收入状况更为敏感,这主要归因于农村的医疗、养老等保障制度的不完善。目前的新农合与新农保为农村居民医疗、养老两大核心问题提供了一定的安全保障,但是保障力度仍然有待加强。政府应适度增加财政对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转移支付力度,合理增加医疗报销比例,简化办事程序及手续,同时改善农村卫生服务条件,提升农村卫生服务质量,并在实践中逐步摸索降低保险金、提升保险待遇水平的途径,逐步缩小城乡养老差距。

 

  参考文献

 

  [1]赵彦云,李静萍.中国生活质量评价、分析和预测[J].管理世界,20003:32-40.

 

  [2]范柏乃.我国城市居民生活质量评价体系的构建与实际测度[J].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64:122-131.

 

  [3]罗栋.城乡统筹视角下的中国居民生活质量研究[J].经济问题探索,20112:115-120.

 

  [4]王哲野,程叶青,马靖. 东北地区城市民生质量测度与空间分析[J]. 地理科学,20152):190-196.

 

  [5]Pouwels B J. Work family and happiness: essays on interdependencies within families life events and time allocation decisions[M]. Utrecht University 2011.

 

  [6]Alesina A Di Tella R MacCulloch R. Inequality and happiness: are Europeans and Americans different?[J]. 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 2004 88(9): 2009-2042.

 

  [7]Kasser T Sheldon K M. Time affluence as a path toward personal happiness and ethical business practice: Empirical evidence from four studies[J].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2009 84(2): 243-255.

 

  [8]陈志霞.城市老年人的生活满意度及其影响因素研究——对武汉市568位老年人的调查分析[J]. 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15(4):63-66.

 

  [9]郭文斌.老年人生活满意度及其影响因素——以温州为例[J].社会科学家,20082:66-68.

 

  [10]张杰,谭剑丹.大学生校园生活满意度及其影响因素[J].高等教育研究(成都)201330(1):9-22.

 

  作者简介:

 

  孙玉环,女,1970年生,博士,现为东北财经大学统计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宏观经济统计分析、社会调查方法。

 

  王琛,女,1990年生,现为东北财经大学统计学院2014级硕士研究生。

 

  王法朋,男,1989年生,现为东北财经大学统计学院2011级硕士研究生。

相关附件
相关文章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中国统计资料馆
  • 数据咨询电话:
  • 010-68576320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57号(100826)
京ICP备05034670号   网站标识码bm3600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