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我国城乡收入差距与居民消费需求研究(丛雅静)

来源: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发布时间:2015-07-03 08:58

我国城乡收入差距与居民消费需求研究[*]

——基于ECM模型

 

丛雅静

 

  内容摘要:本文通过误差修正模型(ECM)对我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和居民消费需求的影响进行了深入分析。结果发现,短期来看,每当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拉大1%,城镇和农村居民的消费支出分别会减少0.028%0.192%,收入差距的拉大不同程度地抑制了城乡居民的消费需求。因此,本文提出了旨在缩小收入差距,提高居民消费需求的总体建议,如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建立城乡居民增收的长效机制等。

 

  关键词:城乡收入差距;居民消费需求;误差修正模型;ECM

 

  中图分类号:F01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7794201506-0011-06

 

  DOI10.13778/j.cnki.11-3705/c.2015.06.002

 

  一、引言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飞速发展,城乡居民收入水平大幅提高,生活质量明显改善,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总体呈现不断扩大趋势,而且近几年有逐步加快的迹象。改革开放之初到20世纪90年代,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在2.0左右波动。其后,城镇居民收入呈现快速上涨趋势,而同期农村居民收入则增长缓慢,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的绝对差额越来越大。除去世纪之交的几年,城乡收入比始终维持在较高水平,2002年至今,城乡收入比保持在3.0以上。根据许多学者的研究,城乡居民收入比2.0以下为城乡收入差距可以接受的范围[1],而目前我国的城乡居民收入比已远高于这一水平。

 

  作为宏观经济学中的一个核心问题,消费水平受到很多因素制约。根据凯恩斯的消费理论,消费主要取决于收入水平,居民收入增长速度直接关系着消费的增长速度。但我国居民收入增长速度明显低于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居民收入水平偏低是拉低我国居民消费率的主要原因(马倩,2003[2]。随着对消费问题研究的深入,收入分配问题对于消费的影响越来越受到重视。胡少维(1999[3]的研究发现,1994年,城镇居民储蓄增加额和当年居民消费水平之和明显大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公布数据,也就是说,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水平被低估了。而这种低估往往表现为高收入群体的收入低估,社会财富正在向消费率偏低的高收入群体集中,这会进一步拉低社会总体的消费倾向和总消费水平。李晓西等(2004[4]认为收入差距扩大是导致消费需求和总需求不足的根本原因。类似,段晓强(2004[5]认为在收入水平总体偏低的情况下,收入差距不断扩大降低了决定着积极财政乘数效应的边际消费倾向。臧旭恒等(2005[6]发现,收入差距和总消费在我国是显著负相关的,收入差距的扩大对消费需求有明显制约作用。如果按照收入水平将居民进行分组,会发现城镇居民内部收入差距会抑制消费需求的提升,且最高组和最低组的制约强度更大,而这恰恰是造成我国消费需求严重不足的重要因素(杨天宇,2007[7]。李津燕(2005)认为收入差距会导致消费需求不足,而且收入差距会影响消费结构,消费断层致使社会无法形成相互衔接的消费梯度,无法实现国内需求的有序扩展和升级,继而不利于经济增长[8]。类似的研究还有很多,大都表明收入差距的扩大使财富过度集中到高收入群体手中,受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规律的影响,居民消费率整体偏低,从而抑制了我国居民消费需求的提高。一般而言,收入差距不断扩大不仅不利于提高消费,而且削弱了政府为刺激消费需求所做出的努力。基于此,本文利用误差修正模型(ECM)测算了我国城乡收入差距对居民消费需求的实际影响,并据此给出相关的政策建议。

 

    二、理论基础与模型设定 

 

    (一)理论基础 

 

    凯恩斯的消费理论在宏观经济学中占有重要地位,也被认为是收入差距影响消费需求的理论基础。在凯恩斯的消费理论中,收入对消费有决定意义,消费会随着收入的增加而增加。凯恩斯消费函数的表达式为。其中,C为总体消费水平,α为自主消费(α>0),β为边际消费倾向(0<β<1),Y为可支配收入。边际消费倾向(MPC)递减规律是凯恩斯宏观经济学三大规律之一,其含义是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MPC会逐渐减小。进一步的,凯恩斯认为平均消费倾向(APC)尽管也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而降低,但由于自主消费不可能为负值或者零,所以APC始终高于MPC。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将富人的收入分给穷人,就会提高社会整体的平均消费倾向,从而提高社会整体的居民消费需求,这被认为是收入再分配可以刺激居民消费的理论基础[9]  

 

    如果将绝对收入理论运用到城乡居民消费和城乡居民收入领域,假定城乡居民消费是相互独立的,则可以将城乡居民消费的公式表示为: 

                                                 1 

                                                 2 

    其中,分别代表城镇和农村居民总消费,分别代表城镇和农村居民的自主消费水平,分别代表城镇和农村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分别代表城镇和农村居民的可支配收入,通常情况下,小于 

 

    根据式(1)和式(2)可知,城镇居民消费与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自主消费水平以及城镇居民边际消费倾向有关;而农村居民消费与农村居民的纯收入、自主消费水平以及农村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有关。又由于居民总消费等于城镇居民消费和农村居民消费之和,即有: 

 

                           3 

 

   根据式(3)容易看到,由于自主消费不受收入等因素的影响,全体居民的自主消费水平等于城乡居民自主消费之和(即)。因此,居民总消费受城乡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以及城乡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影响。考虑到时间因素,则居民消费需求的变动可表示为: 

 

                                    4 

 

    可见,居民消费需求的变动不仅受到城镇居民边际消费倾向和农村居民边际消费倾向的影响,而且与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变动幅度密切相关。总收入的变动等于城镇居民收入变动与农村居民收入变动之和,所以进一步整理式(4)可得: 

 

                                             (5) 

 

   通过式(5)可以发现,收入水平的变动对居民消费的影响除与城乡居民边际消费倾向有关外,还与引起收入变动的农村居民收入变动的幅度有关。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城乡居民间的收入差距过大,那么农村居民收入的提高幅度就会很小,其在总收入变动中的比例也就越小,在城乡居民边际消费倾向不变的情况下,收入变动引起的消费变动就越小①。 

 

   绝对收入理论认为现期消费只与现期收入相关,这被而后的许多学者称为短视的、非理性的消费,认为这种消费理论并不符合经济人的假设。弗里德曼(Friedman)认为消费者消费的目的是获得效用,而且消费者会以实现一生的效用最大化作为目标来均衡各个阶段的收入和消费,这被称为持久收入理论。此理论认为消费者的消费支出并不仅仅取决于现期收入的大小,而是由持久收入决定,短期内收入的提高并不会带来消费的明显变化。但是,理性的消费者会根据时间价值折算出持久收入,进而将一生的收入平滑分配。另外,消费者除了持久收入外,还会有无法预期的偶然性收入。所以,消费者一生的收入就等于持久收入与暂时性收入之和,类似,消费支出就等于持久性消费与暂时性消费之和。而且,持久收入理论假定持久性消费与持久收入有关,而与暂时性收入不相关;暂时性消费与暂时性收入有关,而与持久性收入不相关。 

 

   与持久收入理论类似,莫迪利安尼(Modigliani)提出了生命周期理论,同样假定消费者是理性的经济人,为达到效用最大化,消费者会用一生的收入来平滑各个期间的消费。但由于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收入在各个时期是不同的,所以生命周期理论认为消费者会根据所处的阶段来分配收入中用于消费和储蓄的比例。 

 

    在弗里德曼持久性收入理论和莫迪利安尼生命周期理论的基础上,阿兰·布兰德(Alan S. Blinder)于1975年提出了一种检验收入分配与总消费关系的函数表达式,并进行了检验。根据检验结果,布兰德认为如果将现实因素尽可能考虑进去的话,收入再分配是可以提高消费水平的[10] 

 

   在绝对收入理论、持久收入理论和生命周期理论之后,又出现了很多有关消费的理论假说,对消费理论进行了扩展和创新,他们大都摒弃了凯恩斯的绝对收入理论,如随机游走假说、预防性储蓄假说等。具体到收入差距与消费的关系上,这其中有些理论虽然指出两者存在关系,但是在具体的计量分析上,还存在很多困难。 

 

   学者对我国的消费函数也进行了有意义的研究,产生了很多有价值的成果。臧旭恒(1994)较早的探讨了我国的消费函数,提出在1978年以后,现代消费理论更能解释消费的前瞻性行为;余永定等(2000)提出我国的居民消费支出具有显著的阶段性,消费不仅与实际工资收入有关,而且与初始期的储蓄总额、利率、价格预期、储蓄总额目标以及利润中的居民分配比例都有关联[11]。秦朵(2002)用动态建模方法分析了城乡居民消费的函数关系,并在函数中引入了反映城乡收入差异和收入不确定性的指标。模型显示城镇居民的短期消费对真实利率变动比较敏感,而农村居民只对名义利率变动敏感。收入增长速度的快慢只对农村居民的短期消费有影响[12]  

 

    前面简要介绍了几种消费理论及其计量模型,对比后发现,在建立有关城乡收入差距与居民消费需求的计量模型时,凯恩斯的消费理论和弗里德曼的持久收入理论仍然适用于我国。这就意味着模型建立的前提有两个:一是收入水平(名义收入或实际收入)仍是影响居民消费的最主要因素;二是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规律仍然发挥作用,其政策含义是收入差距的拉大会降低居民总体的消费倾向。这么选择的原因:一是按照库兹涅兹消费之谜①的论述,长期来看,平均消费倾向趋向于一个常数,但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乡居民的平均消费倾向均呈现逐渐下降趋势,所以并不属于库兹涅兹消费之谜中所论述的情况,平均消费倾向下降的事实符合凯恩斯消费理论的有关论述;二是制度变革的不确定性使人们难以预期未来的收入,改革开放30多年来,经济生活中的各项体制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都或多或少的对居民收入和消费以至于整个社会的收入分配产生了影响。但往往这种制度变革是不可预期的,而且也不会停止,所以尽管城乡居民都增强了预防性储蓄偏好,但是居民消费仍然受到当期收入水平的影响较大,受远期收入的影响较小。 

  

   (二)模型设定 

 

    1.样本期选择。 

 

为满足经济计量分析中数据连续性和可比性要求,减少因统计方法调整带来的数据自身波动对模型的影响,本研究中计量模型所用数据区间选为19792012年。本文所有数据均来自国家统计局正式出版的出版物或是根据里面的相关数据计算整理而得。在历史数据的使用上,本研究遵循以最新出版物为准的原则。 

 

    2.变量的选择。 

 

模型选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反映城乡居民消费情况,分别用CpuCpr表示;选用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人均纯收入反映城乡居民的收入情况,分别用YpuYpr来表示;城乡收入差距用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Yprate代替。在具体计算时,由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是当年价格数据,所以对城镇居民数据用城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缩减;农村居民数据用农村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缩减,缩减后的指标用其对应的小写字母表示。 

 

    3.函数关系式的确定。 

 

    建立计量模型的目的:一是分析全国范围内的城镇居民消费和城镇居民收入之间的关系;二是明确全国范围内农村居民消费与农村居民收入的关系;三是在上面两个函数的基础上,分析城乡收入差距变动对居民消费需求的影响。因此,城乡居民消费函数的计量形式可表示为: 

 

                                    6 

 

   由于式(6)只考虑了收入变化对消费的影响,而其他诸如利率、家庭财富以及收入差距等均未考虑在其中。为避免时间序列的异方差问题,采用自然对数的形式对变量进行调整。若将收入差距(用表示)考虑其中,则调整后的函数关系式如下: 

 

                        7 

 

    其中,为待定参数,为随机扰动项,i=ur 

 

    三、实证检验与分析 

 

  由于消费和收入数据属于非稳定的时间序列数据,所以传统的回归方法容易出现伪回归,为避免这种情况,本文选用误差修正模型(ECM)来分析收入差距与居民消费需求的关系,因为尽管收入和消费的时间序列都不是平稳的,但是两者的关系却可能是很平稳的,是一种长期的动态均衡。建立ECM的步骤主要有三步:一是对变量的平稳性进行单整检验,二是对消费与收入的关系进行协整检验,三是建立居民消费的ECM 

 

    (一)变量的平稳性检验 

 

对各变量的自然对数进行ADF检验后发现,各个变量的原时间序列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均为非平稳序列,但对变量做一阶差分后,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ln(cpu)ln(ypu)ln(cpr)ln(yprate)均平稳,ln(ypr)10%的显著性水平下平稳。因此,通过检验可以判断各变量均为一阶单整I1),满足协整检验前提,可以建立协整关系。 

 

    (二)变量间的协整方程 

 

    运用协整理论和误差修正模型对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人均收入水平以及城乡收入差距进行协整分析,建立如下回归方程: 

 

城镇: 

 

            8 

 

                   

 

农村: 

 

              9 

 

          

 

  其中,系数下面括号中的数字为估计标准差。对式(8)的残差序列进行单位根检验,其ADF检验的统计值为-2.945,小于显著性水平10%时的临界值-2.616,因此可以认为估计残差序列为平稳序列,表明ln(cpu)ln(ypu)ln(yprate)之间的协整关系存在。这也就意味着,从长期来看,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每增加1%,人均消费就随之增加0.946%;而当城乡人均收入比每提高1%,城镇居民的人均消费就会减少0.078%

 

    同样,对农村消费模型的残差序列进行单位根检验,其ADF检验值为-2.082,小于显著性水平5%时的临界值-1.951,因此估计残差序列为平稳序列,表明ln(cpr)ln(ypr)ln(yprate)之间的协整关系成立。即从长期来看,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每增加1%,人均消费就随之增加0.95%;城乡人均收入比每提高1%,农村居民的人均消费就会减少0.077% 

 

   (三)误差修正模型(ECM 

 

    对于自回归分布滞后模型,一般有: 

 

 

 

    移项整理后即可得ECM 

 

 

 

    其中,为误差修正项,记为ecm 

 

    ECM模型表明变动要同时取决于自变量短期波动的影响和ecm。若变量之间存在长期稳定的关系,则有:

 

                               

 

    ecm反映了变量短期波动偏离长期均衡关系的程度,称为均衡误差,ECM模型可简单表示为: 

 

                                    10 

 

    根据上述原理建立的城镇居民消费和农村居民消费的误差修正模型分别为: 

 

城镇: 

 

 

    

                

农村: 

 

 

       

 

  根据城镇居民消费误差修正模型的估计结果,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与人均可支配收入的短期弹性系数为0.890,即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每提高1%,消费就增加0.890%,低于长期的增长率;城镇人均消费支出与城乡收入比之间的短期弹性系数为-0.028,即城乡收入比每提高1%,消费就会减少0.028%,比长期的变动率小。 

 

  根据农村居民消费误差修正模型的估计结果,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与人均纯收入的短期弹性系数为1.057,即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每提高1%,相应的消费就会提高1.057%,高于长期的增长率;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与城乡收入比之间的短期弹性系数为-0.192,也就是说,城乡收入比每提高1%,就会导致农村居民消费降低0.192%,大于长期的影响。

 

   对于误差修正项(ecm)的系数,负值反映了城乡居民消费的短期波动性和短期对长期均衡的偏离程度,城乡调整系数分别为0.5030.288,表明城镇居民的短期波动更大。消费者储蓄偏好增强、利率调整频繁,加上社保体系不完善等原因的存在,消费者的未来收入更不可预期,消费的短期波动较大。张平(2000)认为与农村居民相比,城镇居民的收入和消费受制度变动的影响较大,农村居民由于收入中实物的比例较高而受经济波动的影响较小[14]。尽管居民消费的短期波动性很大,但长期来看仍存在稳定的比例关系。 

 

   在不对城乡收入比以外因素进行考虑的情况下,城乡居民对收入变动和城乡收入比变动的敏感程度是不同的。对于城镇居民而言,收入提高刺激消费的效果较为平稳,但长期来看更有效一点,也就是说收入对消费的刺激存在累计和滞后效应;在收入差距对消费的影响上,城镇居民会因为城乡收入差距拉大而减少消费,长期减少的更多。对于农村居民而言,收入变动对消费的刺激作用短期更明显;同时,模型还表明城乡收入比扩大抑制了农村居民消费的增加,且短期更为明显。 

 

  四、主要结论与建议

 

  (一)主要结论

 

  从估计结果看,19792012年我国城乡居民边际消费倾向都较高,但农村略高于城镇;农村居民的消费支出对收入变动更为敏感;城乡收入差距对城乡居民消费的影响差异很大。

 

  第一,城乡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都很高,农村略高于城镇。19792012年,城乡居民的平均消费倾向分别为0.8150.800,根据误差修正模型收入自然对数的估计系数,可知城乡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分别为0.7250.846①,农村略高于城镇。对于农村居民来说,边际消费倾向高的主要原因是收入水平低。农村居民收入增长缓慢,加上大学扩招、医疗费用上升等原因导致农村居民家庭的教育、医疗成本明显上升,因教育致贫、因病致贫的农村家庭很多,从而提高了农村居民的平均消费倾向。

 

  第二,收入是影响城乡居民消费的最主要因素。收入水平提高,消费就会相应增加,尤其对于农村居民而言更是如此。在ECM模型中没有考虑除收入(差距)以外的其他因素,可能会导致边际消费倾向被高估,但至少模型反映了城乡居民收入变动与消费的关系。城乡居民消费支出变化对收入变动的敏感程度不同。短期来看,收入提高对农村居民的刺激作用更显著,而城镇居民对收入提高的反应存在滞后效应,长期影响要大于短期影响。这也就意味着,当下提高农村居民消费需求的最有效手段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提高农村居民的收入水平。

 

  第三,城乡收入差距拉大对城乡居民消费均有抑制作用。模型估计结果显示,城乡收入比提高,城乡居民消费会不同程度的减少,尽管比例不是很高,但不利于经济的平稳发展。城乡收入差距拉大,城乡居民的消费支出就会有所减少,居民总消费需求就会减少,这对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显然是不利的,同时也不利于增强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

 

  (二)建议

 

  1.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提高居民消费能力。

 

  城乡居民边际消费倾向的差异表明收入再分配政策在促进消费方面是有效果的。税收是调节收入再分配的有效手段之一。要进一步规范个人所得税申报制度,建立所得税申报的约束机制,降低工薪收入在个人所得税中的比重,完善个人所得税累进制度。另外,个人所得税要与消费税、房产税等项目积极配合,同时积极推进遗产税、遗赠税等新税种的建立,最大程度地发挥个人所得税在缩小居民收入差距方面的积极作用。

 

  2.建立农民增收的长效机制,切实提高农民收入。

 

  要稳定农产品价格,保证农民的基本收入。要给予农民适当的农业生产资料价格补贴,减轻农民的农机成本,避免成本上升抵消农民人均纯收入的提高速度。同时,要大力发展非农产业,提高非农业收入比重。近年来,农民收入增长呈现出对非农就业,对第二、第三产业依赖程度增强的趋势[15]

 

  3.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减少居民消费的后顾之忧。

 

  社会保障体系不完善被认为是造成我国收入差距拉大的重要原因之一。要缩小城乡收入差距,就必须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一方面要完善农村教育制度,将义务教育扩大到高中范围,减少农村居民因教育致贫的可能。另一方面要建立健全覆盖城乡全部居民的医疗保障体系,减少居民养老防病的储蓄动机。

 

  参考文献

 

  [1]吴光炳.改革以来城乡收入差距变化的经济学分析[J].财经政法资讯,20034):3-12.

 

  [2]马倩.论我国的居民消费率[J].财经界,2003(3):146.

 

  [3]胡少维.关于消费问题的几点看法[J].经济纵横,1999(7)31-35.

 

  [4]李晓西,金三林.对我国收入分配研究的若干思考——兼评陈宗胜<再论改革与发展中的收入分配>[J].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04(2)33-38.

 

  [5]段晓强.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我国城乡居民消费的实证分析[J].当代经济研究,2004(8)68-72.

 

  [6]臧旭恒,张继海.收入分配对中国城镇居民消费需求影响的实证分析[J].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05(6)5-10.

 

  [7]杨天宇.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学者的消费理论研究述评[J].经济学研究,2007(9)48-52.

 

  [8]李津燕.收入差距扩大对我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分析[J].理论月刊,20056):148-150.

 

  [9]杨天宇.中国的收入分配与总消费[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0915.

 

  [10]Blinder Alan SDistribution Effects and the Aggregate Consumption Function[J].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97583 447-475.

 

  [11]余永定,李军.中国居民消费函数的理论与验证[J].中国社会科学,20001):123-133.

 

  [12]秦朵.居民储蓄——准货币之主源[J].经济学季刊,2002(2)339-355.

 

  [13]易丹辉.数据分析与EViews应用[M].中国统计出版社,2008150-155.

 

  [14]张平.收入差异、利率和消费[J].财贸经济,20008):16-22.

 

  [15]杨丽莎.农产品价格变动对农民收入的影响研究[J].改革与战略,20119):96-98106.

 

  [16]丛雅静.城镇居民收入差距与消费需求的关系研究——基于ECM模型[J].调研世界,20146):12-17.

 

  作者简介:

 

  丛雅静,女,1986年生,内蒙古宁城人,2012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助理研究员,现就职于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研究方向为政府统计、宏观经济理论与实践、区域经济等。

相关附件
相关文章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中国统计资料馆
  • 数据咨询电话:
  • 010-68576320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57号(100826)
京ICP备05034670号   网站标识码bm3600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