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中国失独妇女及其家庭状况研究

来源: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发布时间:2015-05-28 16:21

中国失独妇女及其家庭状况研究

 

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课题组[]

 

  内容摘要:本文通过对失独妇女和失独家庭的统计范围和概念进行界定,利用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对全国失独妇女的状况、失独家庭的总量及结构特点进行分析,与独生子女家庭结构特点进行对比,对失独家庭形成的因素和存在的困难进行分析。研究结果显示:我国30~64岁失独妇女约为67万人,其中城镇失独妇女比例为58.09%,乡村为41.91%;失独家庭面临着经济困难、无人养老、心理脆弱等难题,尤其是乡村失独家庭的困难更为突出。因此,本文提出了相关对策建议:一是要完善再生育服务和收养政策,做好失独家庭的心理疏导;二是进一步完善医疗保障体系,减轻家庭医疗负担;三是加强养老保障工作,提高扶助标准。

 

  关键词:失独妇女;失独家庭;独生子女

 

  中图分类号:C913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004-7794201505-0003-06

 

  DOI10.13778/j.cnki.11-3705/c.2015.05.001

 

  一、对失独妇女和失独家庭的界定

 

  失独家庭通常意义上是指因各种原因失去独生子女后,不再生育或不愿意收养子女的家庭。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调查了妇女的生育和存活子女情况,在此基础上,本课题组对失独妇女和失独家庭等概念进行了界定。

 

  (一)失独妇女的界定

 

  本课题组将只生育过一个孩子并且孩子未存活到普查时点的妇女定义为失独妇女。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长表中询问了1564周岁妇女曾经的生育情况和目前子女的存活情况,据此可汇总出1564岁失独妇女人数。从汇总结果看,1530岁的失独妇女占全部失独妇女人数的比重较低,且不满30岁的失独妇女正处于生育旺盛期,再次生育的可能性较大,因此本研究将失独妇女的年龄界定为3064岁。

 

  (二)失独家庭和独生家庭的界定

 

  本研究中只把失独妇女所在的家庭界定为失独家庭,而不考虑某个家庭未来是否生育或收养子女。为确保比较时数据来源和指标口径统一,结合人口普查数据所能提供的信息,对独生子女家庭做如下界定:即3064岁只生育过一个孩子,并存活一个孩子的妇女定义为独生子女母亲,将独生子女母亲所在的家庭定义为独生子女家庭。

 

  二、失独妇女的总量及结构特点

 

  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我国3064岁妇女中的失独妇女为67万人,占全国同龄妇女的0.21%,占只生育一胎妇女的0.53%。其中,城镇失独妇女38.92万人,占全部失独妇女的58.09%;乡村28.08万人,占全部失独妇女的41.91%

 

  (一)已经或即将退出生育年龄的失独妇女超过30万人

 

  我国失独妇女中,3044岁的为36.52万人,占54.51%4559岁的为25.65万人,占38.28%6064岁的为4.83万人,占7.21%45岁以后,妇女将陆续退出生育年龄,大多数基本上无法再生育。我国4564岁的失独妇女30.48万人,占45.49%

 

  (二)1/3以上的失独妇女分布在东部地区

 

  研究结果显示,各地失独妇女总量与各地的人口总量有关。失独妇女总量排在前4位的省份分别为四川、山东、江苏和广东,分别达到6万人、5万人、4.7万人和4.5万人。失独妇女占生育一孩妇女比重较高的有西藏、江西和新疆,分别占1.84%0.88%0.8%,西藏的失独妇女绝对量虽只有0.26万人,但失独妇女占生育一孩妇女的比重却最高。

 

  在我国东、中、西部和东北地区中,东部失独妇女总量最多,为24.77万人;东北最少,为7.91万人;中部为15.57万人,西部为18.75万人。在东、中、西部和东北地区的失独妇女中,城镇人口所占比重分别为64.9%53.6%52.7%58.1%

 

  (三)失独妇女的平均年龄为44.3

 

  我国失独妇女的平均年龄为44.3岁,比独生子女母亲高1.9岁。其中,城镇失独妇女平均年龄44.3岁,比独生子女母亲高1.6岁;乡村失独妇女平均年龄44.4岁,比独生子女母亲高2.7岁。其中,上海、北京、辽宁、天津、重庆、江苏和四川的失独妇女平均年龄都超过45岁,特别是在上海、北京和辽宁,6成的失独妇女年龄都在45岁以上。

 

  (四)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失独妇女比例比独生子女母亲高12个百分点

 

  失独妇女中,受教育程度为初中的比例最高,为44.3%;其次是小学,为25.6%;高中列第三,为15.9%;大学专科和大学本科及以上的比例分别为6.0%3.1%;未上过学的比例也有5.1%。与独生子女母亲相比,失独妇女的受教育程度更低,失独妇女中未上过学或仅上过小学的达30.7%,比独生子女母亲高12个百分点。年龄越大,失独妇女的受教育程度越低,与独生子女母亲的差距越大。45岁以上的失独妇女未上过学或仅上过小学的高达43.0%,比独生子女母亲的26.1%16.9个百分点。

 

1 失独家庭和独生子女家庭户规模比较    

单位:%

地区

失独家庭

独生子女家庭

合计

城镇

乡村

合计

城镇

乡村

全国

3.29

3.08

3.58

3.34

3.19

3.69

东部

3.23

3.08

3.50

3.33

3.23

3.61

中部

3.55

3.30

3.84

3.47

3.28

3.89

西部

3.28

3.03

3.55

3.35

3.17

3.70

东北

3.00

2.77

3.32

3.18

3.01

3.59

 

  三、失独家庭的总量及结构特点

 

  (一)我国大约有66万户失独家庭

 

  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表明,我国曾生一孩的家庭户为12004万户,其中独生子女户占99.46%,失独家庭户占0.54%。失独家庭户总量为66万户,占所有家庭户的0.16%,其中城镇38.2万户,占全部失独家庭的58.0%;乡村27.6万户,占全部失独家庭的42.0%

 

  计划生育政策实施30多年来,人们的生育观念发生了巨大变化,育龄妇女生育水平不断下降并长期稳定在较低水平,尽管2014年起我国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但育龄妇女生育水平没有出现大幅提高。多数省份在20143月之后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截至2014年底,全国有106.9万对单独夫妇提出再生育申请,101.2万对通过审批,各地单独二孩申请量低于预期。

 

  (二)失独家庭的平均户规模为3.29

 

  全国失独家庭平均户规模为3.29人,其中城镇为3.08人,乡村为3.58人,城镇比乡村少0.50人。失独家庭平均户规模比全部家庭约高0.19人,这主要由于失独家庭只涉及3064岁失独妇女所在的家庭,未包括两人户如未生育年轻夫妇、一人户如独居老人等的小规模家庭。分地区看,中部地区失独家庭平均户规模为3.55人,大于全国和其他地区;东北地区最小,为3.00人;西部和东部地区分别为3.28人和3.23人。全国失独家庭平均户规模前三位的地区是河南、海南和江西,分别为3.85人、3.73人和3.73人,户规模少于3人的地区为辽宁、天津、上海和北京,分别为2.89人、2.85人、2.79人和2.72人。

 

  总体看,失独家庭平均户规模普遍小于独生子女家庭,比独生子女家庭的3.34人少0.05人,其中城镇少0.12人,乡村少0.11人。除中部地区外,东北、东部、西部地区失独家庭平均户规模也小于独生子女家庭,分别少0.18人、0.10人、0.08人。由于河南、江西等中部省份失独家庭户规模较大,因而中部地区失独家庭平均户规模比独生子女家庭多0.08人。

 

2   各地区失独家庭平均户规模排序    

单位:%

序号

地区

平均户规模

序号

地区

平均户规模

1

河南

3.85

17

江苏

3.28

2

海南

3.73

18

贵州

3.22

3

江西

3.73

19

新疆

3.21

4

甘肃

3.57

20

山东

3.19

5

广西

3.57

21

四川

3.18

6

青海

3.55

22

吉林

3.12

7

西藏

3.49

23

宁夏

3.10

8

安徽

3.45

24

重庆

3.06

9

广东

3.44

25

 内蒙古

3.03

10

云南

3.44

26

 黑龙江

3.03

11

湖南

3.44

27

浙江

3.01

12

陕西

3.43

28

辽宁

2.89

13

福建

3.41

29

天津

2.85

14

河北

3.41

30

上海

2.79

15

山西

3.37

31

北京

2.72

16

湖北

3.33

 

 

 

 

  (三)失独家庭中2人以下户比例比独生子女家庭高13.4个百分点

 

  从户规模看,失独家庭中3人户的比例最高,为36.3%;其次是2人户,为26.6%5人以上户列第3,为18.7%4人户和1人户的比例分别为13.2%5.2%。城镇失独家庭具有相同特点,最高的3人户比例为38.2%,最低的1人户比例为6.7%。乡村失独家庭3人户比例最高,为33.7%;其次是5人以上户,为25.1%2人户列第3,为22.4%。乡村失独家庭5人以上户的比例偏高也是导致乡村失独家庭平均户规模大于城镇的主要原因。

 

  失独家庭2人以下户的比例为31.8%,比独生子女家庭的18.4%13.4个百分点。独生子女家庭以三口之家为主,3人户的比例超过半数,为52.6%,其他类型除1人户比例较低外,都在10%20%之间。相比之下,失独家庭2人以下户的比例明显偏高,其中失独家庭中1人户的比例是独生子女家庭的2倍,2人户比例比独生子女家庭高10.8个百分点。

 

3  不同户规模的失独家庭和独生子女家庭户所占比例  

单位:%

指标

1人户

2人户

3人户

4人户

5人以上户

失独家庭

5.2

26.6

36.3

13.2

18.7

城镇

6.7

29.7

38.2

11.4

14.1

乡村

3.2

22.4

33.7

15.6

25.1

独生子女家庭

2.6

15.8

52.6

12.4

16.7

城镇

3.1

18.2

54.7

11.0

13.0

乡村

1.3

10.0

47.7

15.8

25.2

 

  分地区看,失独家庭2人以下户比例超过50%的省份是贵州和北京,分别为52.2%52.0%;在40%50%之间的有5个地区,分别是上海、辽宁、西藏、天津和重庆;在30%40%之间的有浙江等11个地区;在20%30%之间的有山东等12个地区;只有河南省失独家庭中2人以下户的比例低于20%,为17.7%

 

4  各地区按失独家庭2人以下户比例排序

单位:%

序号

地区

 2人以下户比例

序号

地区

2人以下

户比例

1

贵州

52.2

17

云南

31.1

2

北京

52.0

18

内蒙古

30.6

3

上海

49.3

19

山东

29.1

4

辽宁

45.5

20

湖北

29.0

5

西藏

45.4

21

湖南

27.8

6

天津

42.1

22

河北

26.3

7

重庆

40.0

23

甘肃

26.2

8

浙江

39.1

24

陕西

25.1

9

黑龙江

37.7

25

安徽

24.7

10

四川

36.5

26

海南

24.5

11

吉林

36.1

27

福建

24.4

12

新疆

35.4

28

山西

23.8

13

宁夏

32.5

29

广西

23.7

14

江苏

32.2

30

江西

21.3

15

青海

31.6

31

河南

17.7

16

广东

31.6

 

 

 

 

  (四)失独家庭中一代户比例比独生子女家庭高14.4个百分点

 

  从户结构看,失独家庭中二代户的比例最高,为44.3%;其次是一代户,为34.2%;三代户约占20.8%;四代以上户仅占0.7%。城镇和乡村失独家庭也具有同样特点,二代户比例最高,分别为45.7%42.5%;其次是一代户,分别为37.3%29.8%。相比之下,城镇失独家庭中一代户的比例明显高于乡村,比乡村高7.5个百分点。

 

  失独家庭和独生子女家庭中的二代户比例均最高,相比之下,失独家庭比独生子女家庭低13.8个百分点。虽然都是二代户,但两者的家庭结构存在较大差异。独生子女家庭二代户中由父母和孩子组成的一家三口占81.2%,有60岁以上老人的家庭仅占8.7%。而失独家庭中由失独父母和长辈组成三口之家的占71.3%,有60岁以上老人的家庭占20.1%,老人户的比例比独生子女家庭高11.4个百分点。

 

  与独生子女家庭相比,失独家庭的一代户比例高14.4个百分点,其中城镇高16.2个百分点,乡村高13.0个百分点。一代户的失独家庭主要由1人户和2人户组成。其中,失独妇女独自生活的1人户家庭占15.2%,由失独夫妇组成的2人户家庭占68.3%,两者相加为83.5%。城镇这一比例高达86.7%,乡村也达到77.9%。这些家庭特别是失独妇女独自生活的家庭,承受着失去唯一孩子后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对往事不堪回首,对未来充满恐惧,导致他们的生活每况愈下,多数家庭处于病痛和贫困之中。

 

5 不同类型失独家庭和独生子女家庭户比例   

单位:%

指标

一代户

二代户

三代户

四代以上户

失独家庭

34.2

44.3

20.8

0.7

城镇

37.3

45.7

16.6

0.4

乡村

29.8

42.5

26.5

1.1

独生子女家庭

19.8

58.1

21.4

0.7

城镇

21.1

61.2

17.3

0.4

乡村

16.8

51.0

30.9

1.3

 

  分地区看,失独家庭一代户比例超过50%的省份是贵州、北京和上海,分别为57.0%53.3%52.7%;在40%50%之间的有5个地区,分别是辽宁、重庆、浙江、西藏和天津;在30%40%之间的有四川等12个地区;在20%30%之间的有安徽等10个地区;只有河南省失独家庭中一代户的比例低于20%,为19.9%

 

6  各地区按失独家庭一代户比例排序    

单位:%

序号

地区

一代户

比例

序号

地区

一代户

比例

1

贵州

57.0

17

广东

32.9

2

北京

53.3

18

山东

32.6

3

上海

52.7

19

云南

32.1

4

辽宁

48.0

20

湖北

32.1

5

重庆

44.6

21

安徽

29.5

6

浙江

43.1

22

湖南

28.9

7

西藏

42.9

23

福建

28.4

8

天津

42.7

24

河北

27.3

9

四川

39.2

25

甘肃

27.3

10

黑龙江

39.1

26

陕西

26.8

11

吉林

36.8

27

广西

26.7

12

新疆

35.4

28

山西

25.4

13

江苏

35.0

29

海南

24.5

14

内蒙古

34.9

30

江西

21.3

15

青海

34.0

31

河南

19.9

16

宁夏

33.5

 

 

 

 

  (五)失独家庭中有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家庭户比例比独生子女家庭高6.8个百分点

 

  失独家庭中有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家庭户比例为29.7%,其中城镇为25.3%,乡村为35.7%,乡村比城镇高出10.4个百分点,他们的养老和医疗保障问题更值得关注。

 

  与独生子女家庭相比,失独家庭中有老年人口的家庭户比例高6.8个百分点,其中城镇高5.7个百分点,乡村高5.4个百分点。这些家庭不仅承受着失去孩子的痛苦,还要肩负赡养老人的责任。分户规模看,有老年人口的失独家庭中独身1人老年户比例为11.9%,比独生子女家庭高7.3个百分点,这些家庭即为老年失独妇女独居户;2人户中有老年人口的比例为18.8%,比独生子女家庭高7.5个百分点;3人户中有老年人口的比例为14.2%,比独生子女家庭高8.0个百分点。

 

7  失独家庭和独生子女家庭有60岁以上老年人口的家庭户比例 

单位:%

指标

合计

1人户

2人户

3人户

4人户

5人以上户

失独家庭

29.7

11.9

18.8

14.2

55.7

61.9

城镇

25.3

8.8

17.2

12.3

54.0

62.7

乡村

35.7

21.0

21.6

17.2

57.4

61.4

独生子女家庭

22.9

4.6

11.3

6.2

59.6

61.8

城镇

19.6

4.1

10.8

6.1

56.3

61.7

乡村

30.3

7.4

13.1

6.4

64.7

61.8

 

  分地区看,90%的地区失独家庭中有老年人口的比例在20%40%之间。其中,湖南等15个地区这一比例在30%40%之间;福建等13个地区在20%30%之间;老年人口户比例超过40%的地区是贵州,达到40.3%;在20%以下的只有内蒙古和宁夏两个地区,分别为19.6%16.7%

 

8  失独家庭中有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家庭户比例排序  

单位:%

序号

地区

老人户比例

序号

地区

老人户比例

1

贵州

40.3

17

福建

29.2

2

湖南

35.1

18

北京

28.7

3

四川

34.5

19

广东

28.1

4

广西

34.0

20

青海

28.1

5

陕西

33.7

21

西藏

26.7

6

重庆

33.4

22

山西

26.3

7

河南

33.4

23

辽宁

25.9

8

云南

33.3

24

吉林

24.3

9

甘肃

33.2

25

山东

24.2

10

江西

33.0

26

天津

23.9

11

上海

32.5

27

浙江

23.8

12

湖北

32.3

28

新疆

23.2

13

海南

31.8

29

黑龙江

23.0

14

安徽

31.6

30

内蒙古

19.6

15

江苏

31.4

31

宁夏

16.7

16

河北

30.4

 

 

 

 

  四、失独家庭的生活状况不容忽视

 

  (一)失独妇女丧偶比例是独生子女母亲的2

 

  孩子是家庭的希望,往往被放在家庭的核心位置,独生子女的死亡,对于有些家庭来说意味着家庭精神支柱的垮塌,父职和母职无法继续履行,父母身心受到打击,健康水平下降。北京市西城区失独家庭调查结果显示,26.2%被调查的失独家庭认为独生子女不幸给家庭生活带来的最主要影响是“父母身心受到打击,健康水平严重下降”和“父母精神创伤无法愈合”[2]。健康水平的下降,缩短了一些失独父母的寿命,使失独夫妻的丧偶比例上升。

 

  从丧偶比例看,失独妇女丧偶比例为4.8%,其中乡村5.7%,城镇4.1%,乡村失独妇女的丧偶比例比城镇高1.6个百分点。年龄越大丧偶比例越高,失独妇女丧偶比例从3034岁组的0.7%上升到6064岁组的20.4%。在乡村,失独妇女丧偶的人数是离婚人数的2.28倍。与城镇相比,乡村各年龄组的丧偶比例都更高。

 

  与独生子女母亲相比,失独妇女的丧偶比例比独生子女母亲高2.4个百分点,是独生子女母亲的2倍,其中乡村高2.9个百分点,城镇高1.9个百分点。各年龄组的失独妇女丧偶比例都高于独生子女母亲。另外,失独妇女与独生子女母亲丧偶比例的差异也随着年龄增长在加大。其中,6064岁组失独妇女的丧偶比例比独生子女母亲高5.1个百分点。

 

  (二)失独妇女离婚比例比独生子女母亲高1个百分点

 

  独生子女离世,使父母精神遭受巨大打击,当父母情绪极度压抑无法得到排解时,夫妻双方的矛盾就容易凸显出来,家庭瓦解的风险增加。北京市西城区失独家庭调查结果显示,独生子女去世导致超过20%家庭的父母因此而陷入感情危机,甚至因感情破裂而离异[2]

 

  从离婚情况看,失独妇女的离婚比例比独生子女母亲更高。失独妇女中离婚的占4.2%,比独生子女母亲的3.2%1个百分点。失独妇女和独生子女母亲年龄别的离婚比例有相同的特点,离婚比例曲线呈倒V型,并在4549岁组达到峰值。相比之下,不论是低龄组还是高龄组,失独妇女的离婚比例都要高于同龄的独生子女母亲。其中,4549岁组失独妇女的离婚比例为5.7%,比同龄独生子女母亲高1.4个百分点,在各年龄组中差异最大。50岁以后,失独妇女和独生子女母亲离婚比例的差异减小,其中6064岁组失独妇女的离婚比例为2.1%,仅比独生子女母亲高0.2个百分点。45岁以后,妇女的生育能力开始丧失,其配偶一般还拥有生育能力,还有可能与更年轻的女性组成新的家庭,培育新的生命,不能断后的传统观念可能会加速婚姻瓦解。

 

  分城乡看,城镇和乡村地区失独妇女的离婚比例呈现出不同的特点。在城镇,失独妇女的离婚比例较高,为5.3%,是农村2.5%2.12倍。城镇失独妇女的离婚比例比丧偶比例高1.2个百分点。与全部失独妇女一样,城镇失独妇女年龄别的离婚比例曲线呈倒V型,并在4549岁年龄段达到7.8%的峰值。在乡村,失独妇女的离婚比例随着年龄增大逐渐下降,离婚比例从3034岁组的3.7%下降到6064岁组的0.9%

 

  (三)失独妇女的就业比例高于独生子女母亲

 

  从就业比例来看,各年龄别失独妇女的就业比例都高于独生子女母亲。50岁以前,两者的就业比例都处于较高水平,都在70%以上,失独妇女的就业比例略高;50岁以后,失独妇女的就业比例远远高于独生子女母亲,两者的差距扩大。其中,失独妇女5054岁、5559岁、6064岁组的就业人口比为49.3%41.8%34.3%,比同龄组的独生子女母亲分别高7.7个、12.2个、9.9个百分点。

 

  另外,疾病是造成家庭失独的主要原因。四川省计生部门和统计部门的一项调查显示,独生子女因疾病死亡的比重最高,未成年独生子女因病死亡的占57.1%,成年独生子女因病死亡的占47.6%

 

  与从未工作的原因来看,失独妇女因丧失劳动能力未工作的比例比独生子女母亲更高,因离退休未工作的比例比独生子女母亲更低。未工作的失独妇女中,料理家务占45.3%,离退休占33.0%,丧失劳动能力占7.5%,其他占14.2%。其中,因丧失劳动能力未工作的失独妇女比独生子女母亲高5.1个百分点;因离退休未工作的失独妇女比独生子女母亲低2.5个百分点。50岁以后,与独生子女母亲相比,未工作的失独妇女中,离退休的更少,丧失工作能力的更多。在城镇,5064岁未工作的失独妇女中离退休的占68.7%,比独生子女母亲低9.3个百分点;在乡村,5064岁未工作的失独妇女中丧失工作能力的占26.2%,比独生子女母亲高10.8个百分点。

 

  与城镇失独妇女相比,农村失独妇女面临的经济风险更大。农村失独妇女因丧失工作能力未工作的比例更高。乡村未工作的失独妇女中,丧失劳动能力的占19.8%,比城镇失独妇女高16个百分点;离退休的占6.0%,比城镇失独妇女低35.1个百分点。

 

9  未工作原因构成      

单位:%

指 标

合计

料理家务

离退休

丧失工作

能力

其他

失独妇女

 

 

 

 

 

全国

100.0

45.3

33.0

7.5

14.2

城镇

100.0

39.9

41.1

3.8

15.2

乡村

100.0

63.0

6.0

19.8

11.2

独生子女母亲

 

 

 

 

 

全国

100.0

47.1

35.5

2.4

15.0

城镇

100.0

42.8

40.1

1.5

15.6

乡村

100.0

74.5

5.8

8.8

10.9

 

  (四)失独家庭的养老问题值得关注

 

  从生活来源看,我国失独妇女日常生活主要依靠劳动收入的占67.5%,依靠家庭其他成员供养的占16.7%,依靠离退休金养老金的占10.5%,依靠最低生活保障金占2.2%,依靠其他来源的占3.1%。随着年龄增长,妇女劳动能力减弱,逐渐退出就业,失独妇女日常生活依靠离退休金养老金、家庭成员供养、最低生活保障金的比例上升。其中,5064岁失独妇女中,依靠劳动收入的比例下降到41.9%,依靠离退休金养老金的比例上升到31.7%,依靠家庭成员供养的比例上升到19.5%,依靠最低生活保障金的比例上升到3.9%

 

  (五)乡村万名生育一胎妇女中的失独妇女人数是城镇的1.68

 

  在经济条件相对落后的乡村地区,由于在日常照料、医疗条件和家庭收入方面存在明显弱势,妇女的失独风险较大。乡村万名生育一胎的妇女中的失独妇女有74人,比城镇万名生育一胎的妇女中的失独妇女多30人,乡村妇女的失独风险是城镇的1.68倍。特别是在中、西部的农村,妇女有更高的失独风险。乡村万名生育一胎的妇女中的失独妇女超过100人的8个省(自治区)中,5个在西部地区,2个在的中部地区,1个在东部地区。其中,青海乡村万名生育一胎的妇女中的失独妇女达133人,是上海的3.66倍。另据调查数据显示,因疾病死亡的城镇失独家庭和乡村失独家庭分别占48.5%51.7%,因意外死亡的乡村失独家庭占25.9%

 

  五、建议对策

 

  第一,完善再生育服务和收养政策,做好心理疏导。为失独家庭的再生育提供所需技术服务和经费支持。鼓励失独家庭收养、领养、过继子女,并在办理相关手续时提供方便。及时介入失独家庭的心理调适和治疗,对失独父母进行自愿、免费的心理咨询,对有需要的人群进行专门的心理疏导和治疗。

 

  第二,完善医疗保障体系,减轻医疗负担。扩大医疗保障范围,提高医疗报销比例,降低失独家庭因病致贫的风险。实施失独家庭医疗救助,减轻失独家庭的医疗负担,对因病致贫的失独家庭提供医疗救助金补助以及大病救助金补偿。

 

  第三,加强养老保障工作,提高扶助标准。加大财政投入力度,提高失独家庭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对失独老人,优先安排入住老年公寓,每年给予养老补助。对生活长期不能自理的失独老年人,发放护理补贴。多元化发展城乡养老模式。对不同类型的失独家庭实行差异化扶持,有区别地保障城乡失独家庭的主要需求。

 

  参考文献

 

  [1]王广州.独生子女死亡总量及变化趋势研究[J].中国人口科学,20131):57-65.

 

  [2]北京人口发展研究中心.北京人口发展研究报告(2013[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 

 


 []课题组组长:冯乃林;课题组副组长:胡英;课题组成员:武洁、杨建春、肖宁;执笔人:武洁、杨建春、肖宁。

相关附件
相关文章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中国统计资料馆
  • 数据咨询电话:
  • 010-68576320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57号(100826)
京ICP备05034670号   网站标识码bm3600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