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我国经济增长动力及其转换

来源: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发布时间:2014-12-31 11:09

我国经济增长动力及其转换

国家统计局综合司课题组

  内容摘要: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经济保持了9.8%的持续高速增长速度,支撑经济高增长的传统动力表现为:从需求角度看主要依靠投资和出口带动,从供给角度看主要依靠劳动力、资本、自然资源等要素投入规模扩张带动,从产业角度看主要依靠工业带动,从地区结构看主要依靠东部地区带动。进入“十二五”(20112015年)以来,我国经济进入转型发展新阶段,推动经济高速增长的传统动力出现一定衰减,新生动力加快孕育成长,新旧动力正处在转变之中。主要表现在:一是需求动力由投资出口带动逐步向消费带动转变,二是供给动力由要素规模扩张带动向质量提升带动转变,三是产业动力由工业带动向服务业带动转变,四是区域动力由东部带动向协同发展转变。即将到来的“十三五”(20162020年)期间,新旧动力转换态势将进一步加快。

  关键词:经济增长;结构调整;动力转换

  中图分类号:F01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7794201412-0003-06

  经过30多年持续高速增长后,我国经济运行进入了转型发展新阶段,面临的内外部环境发生深刻变化,潜在经济增速趋于下降。哪些动力因素支撑了过去30多年的高速增长,增长动力正在发生哪些变化,未来的演变趋势如何?本文从需求动力、供给动力、产业动力和区域动力等4个角度提供了一个分析框架,以19782010年、20112014年和即将到来的“十三五”为时间纬度,分析了我国经济增长动力的阶段性特征及其演变趋势,以利于科学认识和把握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运行规律。

  一、从需求方面看,投资和出口动力出现衰减,消费拉动将成为新动力

  1.19782010年的33年间,投资和出口增长强劲,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需求动力。

  19782010年,最终消费支出由2239亿元增加到194115亿元,年均增长14.9%;资本形成总额由1378亿元增加到193604亿元,年均增长16.7%;货物和服务出口由145.8亿元增加到118031.8亿元,年均增长23.3%。资本形成总额和出口增速分别快于最终消费增速1.8个和8.4个百分点。如果从另外三个能够近似反映投资与消费水平的统计指标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和外贸出口总额来看,增长速度差距则更为明显。19812010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从961亿元增加到278121.9亿元,年均增长21.6%;外贸出口从367.6亿元增加到107022.8亿元,年均增长21.6%;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从2350亿元增加到156998.4亿元,年均增速只有15.6%,比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和出口增速均低6个百分点。这说明,投资和出口的快速发展推动我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2.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发展阶段以及国际经济形势的变化,投资和出口动力逐渐减弱。

  20112013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明显下降,分别为23.8%20.3%19.3%,不但低于“十一五”时期25.5%的年均增速,而且呈逐年下降走势。分季度来看,2011年以来,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累计增速也呈明显的逐季下降走势,从2011年二季度的25.6%下降到2014年二季度的17.3%,三年内降幅达8.3个百分点(见图1)。资本形成总额年均增长13.1%,比“十五”和“十一五”增速分别下降4.3个和6.9个百分点,比最终消费增速低1.5个百分点,而“十五”和“十一五”期间资本形成总额增速均高于最终消费增速①

说明: http://10.6.132.108:8080/webpic/W0201412/W020141216/W020141216326378381318.gif

1 2011年一季度至2014年二季度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累计增速

  20112013年,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4.2%-2.1%-4.4%,连续三年为负,这在我国改革开放历史上极为罕见,在此之前,只有19831985年出现过。分季度看,2011年以来,我国货物出口总额累计增速除在2013年二季度因汇率波动出现回升外,其他季度增速均呈现比较明显的下降走势,由2011年一季度的26.5%下降到2014年二季度的0.9%(见图2)。

说明: http://10.6.132.108:8080/webpic/W0201412/W020141216/W020141216326378381537.gif

2 2011年一季度至2014年二季度货物出口总额累计增速

  3.在投资和出口动力出现衰减的同时,消费动力日益增强。

  随着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和经济结构逐渐优化,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不断增强,尤其是进入“十二五”以来,消费增速开始超过经济增速。20012005年,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年均提高7.3%,比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速低1.8个百分点;20062010年,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年均提高9.6%,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速的差距缩小到1.0个百分点;20112013年,居民人均消费水平年均提高9.2%,比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高1.5个百分点。居民人均消费水平提高速度相对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速,由落后到领先,说明消费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逐渐增强。

  二、从供给方面看,要素规模扩张难以为继,要素质量提升将成为新动力

  1.19782010年的33年间,我国技术进步虽然有了明显改善,但还未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劳动力、资本、自然资源、土地等要素扩张在经济增长过程中发挥了更为重要的作用。

  一是劳动力规模持续扩大,人口红利因素明显。1982年,我国1564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总量为62517万人,2010年增加到100557万人,年均增加1189万人。劳动年龄人口占比从1982年的61.5%增加到2010年最高峰的74.5%。就业人口总量也呈快速增长态势,1978年为40152万人,2010年增加到76105万人,33年间增加35953万人,年均增加1086万人(见图3)。在劳动年龄人口规模和比重不断提高的同时,全社会总抚养比②总体趋于下降。1982年总抚养比为62.6%2010年降为最低的34.2%29年间下降28.4个百分点。二是资本投入大幅增加,推动经济快速增长。19842010年的27年间外商直接投资快速增长,我国共吸收外商直接投资10484亿美元,年均增长19.2%。储蓄率保持高位,并呈上升态势,1992年总储蓄率为36.3%2010年上升到47.8%19年间提高11.5个百分点。1992年居民储蓄率为20.7%2010年为25.8%,上升5.1个百分点,远高于发达国家和其他金砖国家。三是城镇建设用地规模不断增加。1981年城镇建设用地6720万平方米,2010年增加到39758万平米,是1981年的5.9倍,年均增长6.3%。城镇建成区面积不断提高,1981年为7438万平方米,2010年增加到40058万平米,是1981年的5.4倍,年均增长约6.0%。四是能源消费不断增加,19802010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由60275万吨标准煤增加到324939万吨,增加264664万吨,年均增长5.8%30多年间,我国能源消费增速持续快于产量增速,导致进口不断增加,能源对外依存度日益提高,1980年只有4.3%2010年增加到17.2%,提高12.9个百分点。劳动力、资本、土地和能源等要素规模的巨大投入支撑了经济的快速增长。

说明: http://10.6.132.108:8080/webpic/W0201412/W020141216/W020141216326378383200.gif

3 19822010年我国人口年龄结构比重

  2.进入“十二五”后,随着经济发展阶段和要素资源禀赋结构的变化,过去依靠要素规模扩张带动经济增长的方式逐渐让位于依靠改革创新、人力资本和技术进步等要素质量提升的增长方式。

  由于我国人口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劳动力成本优势开始逐渐减弱。20102013年,我国1659岁(含不满60周岁)劳动年龄人口比重连续4年下降,由2009年的68.8%下降到2013年的67.6%,其中2010年和2011年分别比上年下降0.1个百分点,2012年和2013年分别比上年下降0.5个百分点,下降速度呈加快趋势。2012年末,我国1659岁(含不满60周岁)劳动年龄人口为9.2亿人,比2011年末减少205万人,为近年来首次下降。人口结构的老龄化和劳动年龄人口绝对量的减少,反映在要素价格上,导致工资持续上涨。20112013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货币工资年均涨幅高达12.1%。由于预期投资回报下降,外商直接投资增速出现回落,20112013年年均增长3.9%,比“十一五”时期平均增速下降了8.0个百分点。从土地使用来看,目前我国土地日益稀缺,用地成本越来越高。2012年,全国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购置面积比2011年下降19.5%,而成交价款只下降16.7%,平均每平方米土地成交价款比2011年上涨3.5%2013年,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购置面积比2012年增长8.8%,而成交价款增长33.9%,平均每平方米土地成交价款比2012年上涨23.0%。此外,我国人均资源拥有量偏低,在国内供给能力有限的情况下,主要能源、矿产资源的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价格持续攀升。随着各种要素和资源价格的连续上涨,企业生产成本不断走高,传统依靠要素规模扩张推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已难以为继。

  3.经过30多年的发展,我国劳动力受教育水平不断提高,人力资本积累不断加快,人力资本、改革创新和技术进步等要素质量提升将成为未来中长期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1982年,我国第三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全国人口中高中和中专及以上教育程度人口只占7.39%。而1990年、2000年和2010年的人口普查结果显示,该比重分别为9.46%14.58%22.96%,分别提高2.07个、5.12个和8.38个百分点。经过多年高等教育大规模扩招,劳动力受教育水平在较短时间内得到了明显提升。20062012年,全国就业人员中具有大学专科及以上教育程度的人数比重由6.6%提高到13.7%。分行业看,采矿业、制造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建筑业等第二产业行业大专及以上教育程度就业人员比重分别提高9.2个、5.2个、7.0个、1.3个百分点,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批发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等第三产业行业大专及以上教育程度就业人员比重分别提高6.1个、6.6个和3.3个百分点(见图4)。企业研发投入不断增加,创新能力不断增强。劳动力价格的上涨,尤其是体力劳动者工资的上涨,倒逼企业加大技术创新和转型升级。2004年,企业执行的R&D经费支出占全国R&D经费支出的66.8%2012年达到76.2%2004年,我国有R&D活动的企业所占比重只有6.2%2012年该比重增加了1倍,达到13.7%①。这说明企业研发活动的主动性在增强。企业创新研发能力的增强以及我国劳动力素质的提升,将逐渐取代要素规模投入,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说明: http://10.6.132.108:8080/webpic/W0201412/W020141216/W020141216326378386794.gif

4 主要行业大专及以上教育程度就业人员比重

  三、从产业方面看,工业带动贡献下降,服务业发展将成为新动力

  1.19782010年间,工业快速发展,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产业动力。

  我国第一产业增加值增速较低,占GDP比重逐步降低;第三产业发展较快,增速总体比较平稳;第二产业特别是工业增速高、占比大,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从国内生产总值构成看,1978年第二产业比重为47.9%,其中工业占比44.1%,服务业占比为23.9%2010年第二产业比重为46.7%,其中工业占比40%,服务业占比43.2%33年间,尽管第二产比重总体略有下降,第三产比重趋于上升,但第二产业比重一直高于第三产业。工业在第二产业中占主要地位,其增加值占GDP比重总体稳定,一直保持在36%44%之间。从增长速度来看,19782010年间,GDP平均增速9.8%,工业增速为10.7%,高于GDP增速0.9个百分点。19782010年的33年间,有28年工业增加值增速高于GDP增速。从三次产业贡献率来看,19902010年间,工业贡献率为50.9%,第三产业的贡献率①只有35.8%,第三产业贡献率比工业低15.1个百分点。从三次产业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拉动点来看,19902010年间,工业拉动经济增长5.2个百分点,而第三产业拉动点只有3.7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拉动点比工业低1.5个百分点。总的来说,改革开放30多年来,工业主导经济增长的特点比较明显,工业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2.进入“十二五”以来,第三产业取得较快发展,在经济增长中日益发挥主导作用。

  早在1994年,第三产业就业人员比重就超过了第二产业,到2011年,第三产业就业人员比重首次超过第一产业。2013年,三次产业就业比重为31.430.138.5,服务业占主导的就业格局已经形成。与就业结构相对应,我国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也稳步上升,自2007年以来持续高于工业,其超过工业比重的幅度由2007年的0.3个百分点扩大到2013年的9.1个百分点。2013年,我国三次产业增加值的比重为10.043.946.1,第三产业比重首次超过第二产业,成为我国经济的主导产业。随着第三产业就业比重和增加值比重的上升,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也逐渐上升。2001年,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首次超过工业,20012013年的13个年份中,第三产业贡献率超过工业的年份达8个,2013年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为46.8%,超过工业贡献率6.9个百分点,超过的幅度创2001年以来的新高。从季度数据来看,从2012年三季度开始,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连续快于工业,截止到2014年二季度,这种状况已经延续了8个季度。

  3.“十三五”乃至未来中长期,我国服务业将获得更快发展,对经济增长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

  服务业增加值比重的上升是国民收入达到一定水平后的必然规律。按照世界银行的划分标准,我国于2010年步入了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从发达国家的历史数据看,他们从中等偏上国家转变为高收入国家的过程中,往往会出现服务业比重较快上升和工业比重缓慢提高甚至是下降的现象。日本处于这一阶段的时间是19681977年,19691977年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年均提高0.69个百分点,而第二产业比重则年均下降0.35个百分点;韩国处于这一阶段的时间是19881995年,19891995年第三产业比重年均提高0.63个百分点,而第二产业比重则年均提高0.01个百分点。这说明,近年来我国第三产业增速和比重超过工业不是短期现象,而是我国经济发展到新阶段后的一种新常态。

  四、从区域方面看,东部地区增速趋缓,区域协同将成为新动力

  1.19782010年间,东部地区经济增速总体快于中、西部地区,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我国城市改革开放从东部沿海开始,通过设立经济特区、制定特殊优惠政策,吸引境外资本、技术和管理经验流入,同时大量外地人才和劳务人员涌入,充分发挥东部沿海的区位优势,促进了东部地区经济的快速发展,同时也带动了全国经济的发展。1978年,东部10省市经济总量为1514亿元,占全国比重43.6%,此后该比重一直上升,2005年达到最高55.5%,近年来由于国家政策倾斜以及中、西部地区后发优势开始显现,东部地区经济总量占比开始小幅回落,2010年为53.1%。以广东、江苏、浙江和上海4省市为代表的珠三角、长三角在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率先发力,带动了全国经济的快速增长。1978年,这4个省市经济总量只有832亿元,占全国比重为23.9%2006年,经济总量已经达到63821亿元,占全国GDP的比重为32%,为改革开放以来的最高值。近几年,中、西部地区加快发展,经济增速快于东部地区,长三角和珠三角经济总量占全国GDP比重略有下降,2010年为30.3%。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来看,1979年东部10省市对全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42.4%,长三角和珠三角的贡献率为25.9%2003年贡献率达到最高,东部10省市的贡献率高达60.1%,长三角和珠三角的贡献率为36.5%;近几年随着中、西部地区的快速发展,东部地区包括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经济增速略有下滑,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总体波动下行。2010年东部10省市的贡献率为49.3%,长三角、珠三角4省市的贡献率为28.4%

  2.进入“十二五”以来,随着东部地区经济密度不断提高,经济效益出现一定下降,产生了规模不经济效应,单独依靠东部的非均衡发展格局已不可持续。

  我国政府很早就开始关注经济发展过度依靠东部可能产生的问题,并从20世纪末开始逐步实施区域协同发展战略,目前已经产生了良好效果,经济增长开始由东部带动向区域协同转变。随着东部地区经济规模不断扩大,东部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已经接近发达国家,上海、北京、广东等地区已经基本达到发达国家水平,经济增长速度开始放缓,依靠东部地区的高速增长带动全国经济增长的模式已不可持续。从2010年开始,东部10省市经济增长贡献率持续低于50%20102012年贡献率分别为49.3%46.6%44.5%,呈明显下降走势,2013年虽然重新上升到49.3%,但仍然明显低于“十一五”期间的高贡献率,东部10省市贡献率的下降很可能是长期的趋势。人口和产业过度集中也带来污染过度集中,对东部地区环境造成沉重压力,已明显超出东部地区的环境容量,出现较为严重的水体和大气污染,对我国不合理的区域布局和产业发展方式敲响了警钟。

  3.中、西部地区后发优势将在未来进一步凸显,区域协同促进经济增长格局日益形成。

  从全国经济总量的地区结构来看,近几年我国区域差距开始缩小,经济增长动力的空间来源开始趋于多元化。根据全国31个省(市、区)地区生产总值①占全国的比重数据计算霍芬达尔指数②,结果显示,改革开放后,该比重在20世纪80年代呈缓慢上升走势,在19911995年间上升速度加快,此后又继续缓慢上升,但从2007年开始,该比重连续下降,且下降幅度较大,从2006年的0.0551下降到2013年的0.0506③,降幅达8.1%,说明地区(省、市、区)间经济总量差距明显缩小,欠发达地区的更快发展丰富了经济增长的区域动力来源(见图5)。

说明: http://10.6.132.108:8080/webpic/W0201412/W020141216/W020141216326378380561.gif

5 东部地区、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经济总量占全国比重走势(1978-2010年)

  随着经济规模的扩大和城镇化的推进,金字塔型的城镇体系在各地区逐渐形成,各中心城市(主要是省会以上城市)作为各地区的主要增长极,其经济竞争力反映并决定了其所在区域在全国经济中的地位及其提升潜力。为观察全国各地区增长极的地位变化,本文将全国省会以上城市(含市辖县)数据作为总体进行分析,结果发现近年来各地区中心城市的差距有明显缩小趋势,说明全国经济增长的城市结构呈现出多元化特征。如图6所示,全国31个省会以上城市地区生产总值离散系数自2005年以来连续下降,且降低幅度较大;东部10省市地区生产总值占31个城市的比重也从2005年开始逐渐下降,由2004年的58.5%下降到2013年的52.6%,按这种趋势推算,进入“十三五”后该比重将降至50%以下,预示中、西部中心城市增长动力将对我国经济增长起到更为关键的作用。

说明: http://10.6.132.108:8080/webpic/W0201412/W020141216/W020141216326378541296.gif

6 省会以上城市(含市辖县)GDP大小关系

  五、“十三五”期间推动经济增长的新旧动力将加快转换

  按照上述分析思路,为观察经济增长的需求动力、供给动力、产业动力和区域动力的变化走势,笔者使用ARIMA模型对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出口增速、劳动力增速、外商直接投资增速、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和东部10省市地区生产总值占比等7个关键指标进行预测。根据历史数据特征,将自回归项定为1,移动平均项数定为1,时间序列成为平稳时所做的差分次数定为1。从模型统计变量看,模型回归的效果较好,多数指标的决定系数均在0.6以上,拟合程度相对较好。预测结果显示,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继续呈现回落态势,出口增速低位增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基本稳定,劳动力总量增速将由正转负,外商直接投资增速小幅波动,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稳步提高,东部10省市地区生产总值占比将稳中略降。从需求角度看,投资、出口增速出现回落,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大体稳定,说明消费对经济增长的相对贡献趋于上升;从供给角度看,劳动力总量和外商直接投资增速将出现一定下滑,说明依靠要素规模扩张促进经济增长难以为继;从产业角度看,第三产业增加值占比将继续提升,说明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将进一步增强;从地区角度看,东部地区生产总值占比将稳中有降,说明区域协同发展的格局将进一步确立。这些情况表明,推动我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因素正在发生变化,在即将到来的“十三五”期间,动力转换的趋势将进一步加快。

  即将到来的“十三五”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十分重要的关键时期,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实现经济转型升级任重道远。当前,我国经济增长的新旧动力正在孕育转变,传统动力出现一定衰减,新生动力正在加快成长。但新动力的孕育成长将面临较大阻力和不确定性,需要一定的培育成长期,新动力全面取代传统动力占据经济增长主导地位还需要较长时间。要通过体制机制的创新加快培育新生动力,使新动力尽快成长为经济增长的主导力量。同时,继续巩固传统的经济增长动力,提升传统动力质量,防止传统动力和经济增速过快回落,保持国民经济健康较快运行。

  参考文献

  [1]Cai Fang Lu Yang. Population Change and Resulting Slowdown in Potential GDP Growth in China[J]. China & World Economy 20132.

  [2]Kuznets S. Modern Economic Growth:Rate Structure and Spread[M]. New HavenCT: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66.

  [3]Lin Justin Yifu. Demystifying the Chinese Economy. CambridgeU.K.:Cambridge Universtity2012.

  [4]Myrdal G. Economic Theory and Underdeveloped Region[M]. London: Duckworth 1957.

  [5]THE WORLD BANK.Development and the Next Generation[R]. world development report2007.

  [6]罗斯托.经济增长的阶段[M].郭熙保,王松茂,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

  [7]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反思经济发展与政策的理论框架[M].苏剑,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8]刘世锦.中国经济增长十年展望(20132022[M].中信出版社,2013.

  [9]邱晓华,郑京平,等.中国经济增长动力及前景分析[J].经济研究,2006(5).

  [10] 盛来运.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发生根本改变[J].求是,2013(11).

  [11]王小鲁,樊刚,刘鹏.中国经济增长方式转换和增长可持续性[J].经济研究,2009(1).

相关附件
相关文章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中国统计资料馆
  • 数据咨询电话:
  • 010-68576320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57号(100826)
京ICP备05034670号   网站标识码bm3600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