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统计数据 > 数据解读

国家统计局局长就2016年全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

来源:国家统计局发布时间:2017-01-20 16:35

国家统计局局长就2016年全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

 

2017120日)

 

  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记者:今年可能中国最火的一个数据就是全年GDP增长6.7%,特别是四季度增长6.8%,是我们近年来首次走出一条略微上扬的微笑曲线。请教您的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意在结构调整,而转方式也是我们国家从上世纪末就开始提出的目标,2016年是否是中国经济发展方式新旧交接的分水岭?同时请教您的是,我们现在6.7%的增长速度是否是总书记所说的经济新常态下中高速的增长?谢谢。

 

 

 

  宁吉喆: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了新常态,增速换挡、动能转换、结构优化。可以说,过去一年,新常态的特征更加明显。你刚才说到的,经济增长速度6.7%,处于合理运行区间,也处在6.5%7%的预期区间,是中高速增长。在世界范围内还是比较高的速度。可能这两天大家都注意到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6.7%、印度增长6.6%,中国的经济增速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可能还是最高的速度。所以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经济总量已经达到11万亿美元,每增长一个百分点都是很大的数量,所以中高速的成绩,特别是还伴随着经济结构优化、发展方式转变、新动能成长,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从结构优化看,2016年,服务业的比重继续提高,消费贡献率占了将近2/3,高技术产业加快增长。从转方式来看,2016年,单位GDP能耗下降5%,这也很不容易;清洁能源比重上升,企业效益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的提升是转方式的一个重要标志。所以概括起来说,经济运行处在合理区间,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提高,新动能成长,是过去一年新常态特征更加明显的主要标志。谢谢。

 

  凤凰卫视记者:我们有一个关于辽宁省数据的问题,近期,我们看到媒体报道了很多关于辽宁省经济数据有造假的问题。针对这个情况,首先想问的是,关于数据做假,2011年到2014年,辽宁的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是否会根据真实情况调整它的经济增长数据?第二个问题,您是否认为数据造假是全国性的问题,以后将会采取哪些措施来保证数据的准确性?谢谢。

 

 

 

  宁吉喆:你这个问题也是这几天媒体上有所反映的问题。过去几年辽宁的数据如何,辽宁省已经对这个问题做出了解答,你们可以咨询辽宁省的统计和财政部门。所反映的一些数据可能主要是财政收入数据不实的问题,对这个问题,辽宁省委省政府很重视,国家也很重视。对于数据的问题,党中央、国务院一贯明确,要确保统计数据的真实、准确、全面、及时,这是统计工作者和政府工作者的天职。我们是这么做的,应该说全国的统计数据是真实可靠的。个别地方、个别数据存在的造假问题,只要一经发现,就会坚决制止,我们有统计法、有统计法的实施条例,要根据法律法规加以处理,毫不手软。国家统计局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保证统计数据的真实可靠。国家统计局从国民经济核算的制度、方法、科学性上面逐步提高。从工作层面上,把统计数据的质量作为全方位、全员、全流程各方面的中心任务来加以保证,同时用法律来制止和防范统计数据造假现象。国家统计局有专门的统计法执法的职能,各级统计局也有这个职能。最近,按照中央深改组关于深化统计管理体制改革提高统计数据真实性文件的要求,各级统计部门还要加强统计执法、监督、检查,坚决防范和制止个别地方、少数人统计造假、弄虚作假的行为和现象。谢谢。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刚刚宁局长也提到,全年工业增速与前三季度持平,都是6%。我们也看到房地产开发等增速还是增长得相对较快,很多学者认为现在实体经济的增长不如预期乐观,想请问中国是否存在脱实向虚的隐忧?请问您怎么来看这样的一种说法?另外为了促进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我们还有哪些政策工具可以使用?谢谢。

 

  宁吉喆:你这个问题是国内外都关心的问题。实体经济的定义,有大有小。应该说工农业和服务业都属于实体经济,所以实体经济覆盖了我们产业的主要部分。大家都知道,中国是世界上实体经济的大国,我们是经济的第二大国。我们的工业生产规模,在世界上是最大的,200多种工业产品是世界产量第一;我们农业的主要产品产量多数都处在世界第一,既包括粮食谷物的产量,也包括棉油,所以从农业、工业的角度看,我们是世界上实体经济大国。从服务业看,交通运输、商品流通,都是直接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它自身也是实体经济,我们的服务业比重也在逐步上升。所以中国实体经济作为世界大国的地位是没有动摇的。

 

 

 

  之所以大家有一些疑问,可能因为在市场化、国际化的过程中,有很多物质生产伴随着资金的流通,这类金融行业也是经济的命脉,也可能有一些虚拟的金融行业,比如说衍生金融,大家认为这不是实体经济,是可以理解的。

 

  房地产如果是炒买炒卖,就不属于实体经济。但是,房子如果只是用来住的,房地产自身需要砖瓦沙石,就是实体经济,如果是用做炒作的,就是虚拟经济了,所以对房地产也不能一概而论。之所以大家担心这个,就是在资金运动的现象当中,资金的波动比较大,不仅是中国,世界各国都是这样。股市、债市、汇市都有波动,往往大家认为这些是虚拟经济现象。所以,你刚才提的第一个问题,是不是存在着脱实向虚的现象,应该说在某些方面、某些领域可能是有。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这个问题,加强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这几年力度不断加大,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特别是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企业的效益有所改善,这就反映了实体经济的状况是在改善的。对于大家担心的一些资本市场的波动现象,过去一年也是得到了有效控制。应该说,我们正在朝着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提高金融效率的方向,走出了重要一步。

 

  当然,我们还要继续防止市场过度波动可能存在的潜在风险的现象,把实体经济做得更加扎实。我们要通过调结构、促改革、转方式,来促进三次产业更好的发展,促进服务业与工农业更加紧密结合,服务业与人民生活更紧密结合,使实体经济继续不断壮大。我们已经是实体经济大国了,现在的问题是,要把实体经济大国做成强国,制造业强国、工业强国、服务业强国、农业强国,这是我们今后的任务。作为统计工作者,要如实地反映这个进程。谢谢。

 

  路透社记者:我有两个小问题。第一,去年经济增长6.7%,四季度达到6.8%。但是同时我们也看到,新增贷款是创纪录的,国有部门投资也非常快,这引发外界对债务率进一步上升的担忧,您怎么看这个问题?第二,统计局也说过,将把一些网上约车和共享经济的增长放到GDP统计里,这个进展现在怎么样了?

 

  宁吉喆:新增贷款随着我国的经济规模越来越大,新增贷款规模,包括社会融资规模,都是可观的量。但是从M2的增速来说,比前两年还是明显下降的,货币的流动性在合理范围之内。GDP的增长是扣除价格因素后的实际增速,货币增速是名义的,它的价格就是利率和汇率了。所以这两个数据,看起来有一定的差距,但是过去一年,名义GDP增长是8%,跟M2增速的差距并不大,M2还要考虑流通当中新增的资金需要,这是讲宏观上的货币跟增长的比。从微观上,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看,企业负债率是下降的,虽然下降幅度不大,这是很好的一个趋势,微观的负债率和杠杆率是下降的,这个是很明确的,所以外界的一些担心大可不必。因为我国是以信贷、以间接融资为主的融资方式,资金的一定投放对实体经济来说是很有必要的,所以大可不必担心中国企业的负债率。中国政府的负债率在世界上是比较低的,国际上也是公认的。所以应该可以确定,中国在负债问题上,目前我们是合理的,在世界范围内相比,应该是中等水平,可能还是较低的。

 

 

 

  第二个问题,你关心的问题也是统计界的前沿问题,就是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如何纳入统计。分享经济、滴滴打车,过去也有分时度假等等,都是统计上的一个难题,目前为止还处于探索阶段。在去年的GDP当中,还没有完全计入这部分。这部分怎么计,国际上还没有达成一致。国际上已达成一致的,比如说世界五大组织都提出2008年国民经济核算新体系中将R&D计入GDP,我国已经实行了。我们在全国层面计了,但是在各省还有一个进程。你刚才说更前沿的,我们还要加强研讨。谢谢。

 

  东方卫视记者:宁局长,我知道您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发改委的副主任。我们每年看到的这样一份成绩单,可以说是全国平均的概念,但是这个平均数实际上是会掩盖很多微观的问题。发改委是有经济决策的职能的,您这样一个双重身份,您怎么样看待这个数据,让这些数据在决策当中既不被宏观所平均,但是又能够关注到微观的层面呢?

 

  宁吉喆:对,你这个问题很重要,不仅跟我兼任职务有关系,即使我不担任发改委副主任,只担任统计局局长,我也很重视你说的这个问题,就是不仅要拿出宏观的数据、总量的数据,而且要考虑它的微观表现、个量的特征。事实上,在国家统计制度方法中,宏观的数据是从微观数据汇总来的,我们的规模以上工业数据,就是通过各个企业联网直报上来的,并不经过中间层次,中间层次是无权修改这个数据的,所以可以还原到每个微观主体。根据《统计法》,我们要经过企业同意,才能公布它们的微观数据。像上市公司就必须公布,有些企业不愿意公布他的数据、比如资产、利润等指标,《统计法》还是保护企业的微观数据。但是如果我们不是因为盈利的目的,不是因为非正常使用的目的,要了解任何一个微观主体的信息,国家统计局都是有的。

 

  另外,规模以下的企业,我们用抽样调查的方法获得企业的微观的数据,这些数据都是真实的。同时,国家统计局要求国家局干部职工要经常性地调查研究。去年,国家统计局党组全体成员每人每年下去调研35天或以上。我们还定期、定时、定对象地分析这些微观现象,向党中央、国务院和有关部门提供分析研究结果。当然,国家发改委有宏观调控部门,也有经济运行的职能,可能你经常参加记者招待会,发改委的记者招待会,微观的数据披露得多一点。你提醒我们了,下次我们也多披露一点细项和结构数据,你需要哪方面的数据,可联系国务院新闻办或我局新闻办,我们来负责提供。谢谢。

 

  东京电视台记者:我的问题是,您认为特朗普总统的就职会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想知道您自己的意见,您认为他的就职会对中国的GDP有什么影响?

 

  宁吉喆:现在这个时候,特朗普还是当选总统,还没有就任,今天就要就任了。从我个人来说,要祝贺特朗普先生就任美国总统。美国是世界上第一经济大国,GDP总量18万亿美元,中国是世界上第二经济大国,GDP总量11万亿美元,同时美国又是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GDP刚刚8000美元,世界平均是1.1万美元,美国平均是5万美元。特别是中美两国长期以来经贸合作关系不断发展,两国的经贸,按照我们的统计数据,2016年是5000多亿美元了,两国的投资往来,累计1000多亿美元了,这都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经贸投资,而且两国人民都从经贸投资合作中受益,所以说是互利双赢的关系。我个人的观点,我相信特朗普总统就职后,会从中美两国互利共赢的角度考虑问题,发展中美两国长期以来已经形成的大国之间的合作关系,我对此抱有希望。对GDP有什么影响,两国的GDP都会越来越大,因为特朗普当选总统也提出要增加美国的GDP,我国会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

 

  新京报记者:宁局长,我比较关心房地产数据,跟去年的数据做了一些比较,很明显地发现了几个问题。我们发现今年的很多数据跟去年相比上涨幅度是比较大的,以房地产新开工面积为例,去年统计是下降了14.0%,今年比去年增长了8.1%,去年新开工住宅面积下降了14.6%,今年上涨了8.7%。我们有个直观的感受,去年房地产市场异常的火热。在这样的数据下,房地产行业对整个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多少?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样的宏观调控基调之下,2017年房地产行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能否再维持这样的水平?因为地方“两会”我们也在做统计,很多地方包括天津、上海及重庆的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明确了贯彻中央对于“房子是用来住不是用来炒”的定位,所以跟您请教这个问题。

 

  宁吉喆:你发现2016年的房地产数据跟2015年数据不同,全国人民也有感受。2016年,房地产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无论是开发投资,还是新开工面积或是销售面积、销售额,确实比2015年有明显的增长。从全国范围看,房地产发展形势总体还是好的,但是同时分化比较严重。我们说的热点城市,一线城市和一些二线城市,大家都知道有15个重点城市,在前9个月,房地产形势发展得更快一些,同时也带来了住房价格的上涨。从9月底以后,这些城市因地制宜、分城施策,采取了有效措施,在过去三个月,这些城市房地产价格涨幅已经得到了控制,特别是我们刚刚公布的上年12月份的住宅销售价格数据,15个一线和热点二线城市当中,12个城市的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都是下降的,2个是持平的,只有1个环比略有上涨,但是涨幅也是明显回落的。所以,房地产市场调控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房地产市场调控要看两方面,一方面要对房价过快上涨、房地产炒作坚决控制。另一方面,也要关注房地产分化的现象。三、四线城市,还有一些县城,房地产的库存仍然较多。所以去年按照房地产去库存的方针,这些地方也做了大量工作。我刚才公布的数据里,全国房地产库存总体是下降的,当然有的城市下降得多,有的城市下降得少。所以,去年在控制少数城市房价过快上涨和部分城市库存较多问题上,两方面都有明显成效。全年的数据你刚才说的新开工面积、土地购置面积,也反映了这个过程。2017年,房地产还是要因地制宜,分城施策,因为各地方的差异比较大,总的来说,是要促进和保持中国房地产市场长期健康发展,要建立房地产发展的长效机制和基础性制度,朝着这方面去努力。

 

  关于后期走势,中国2017年房地产市场还是能够保持健康发展的,这个我们是有信心的,政府会从老百姓住房基本需求这个民生大事来考虑,切实贯彻房地产是“用来住的不是来炒的”方针,使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2016年,房地产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是6.5%。如果加上建筑业比例还要高一些,建筑业是统计在二产里。建筑业以及房地产中的实体经济部分,还是我们国家的重要支柱产业,是满足群众住房需求的主要载体,我们能够处理好部分房地产指标分化的现象,确保房地产能够满足人民的需要。谢谢。

 

  日本经济新闻记者:大家都知道,去年的中国GDP增长的目标是6.5%-7%之间,最近有一些报道称,中国政府已经初步确定2017年增长率是6.5%左右。我想请教宁局长的是,你对这些报道的真实性如何评价?如果6.5%的数字是比较合理的话,我们应该怎样解读中国经济这种稍微减速的背景和原因?

 

  宁吉喆: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目标,要在中国的“两会”上讨论形成,那时候会及时公布,但不是由统计局公布。统计局公布的是上年的统计数据。你前面说的6.5%-7%,这是去年的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今天发布的是2016年的主要数据,我们的经济增长率经过科学计算、认真核算,达到了6.7%,这是确定的。谢谢。

 

  中国新闻社记者:过去几年,年度数据发布的时候,一般都会发布反映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这次好像没有发布,这个数据可不可以给我们透露一下,我们看到城乡收入差距是继续缩小的,那基尼系数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谢谢。

 

  宁吉喆:近年来,中国的基尼系数总体上是呈下降趋势的,正像你已经看到的,2012年到2015年,中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0.4740.4730.4690.4622016年是0.465,比2015年稍微提高了0.003,但是它并没有改变中国基尼系数总体下降的趋势。过去一年,中国城乡居民收入的相对差距还是在缩小的,从2015年的城乡收入倍差2.73下降到2016年的2.72。但是基尼系数为何又有所扩大呢?根据我们的调查,主要是城市一部分低收入者养老金的收入增速略有放缓,农村一部分只靠粮食生产收入为主的,由于粮价的下跌,收入略有减少,可能主要是这两个原因。总的趋势没有改变,而且我们加大脱贫扶贫攻坚的力度和城乡一体化的步伐,居民收入差距会保持逐步缩小的趋势,这是可以预期的。谢谢。

 

相关附件
相关文章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网站地图
  • 中国统计资料馆
  • 数据咨询电话:
  • 010-68576320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京ICP备05034670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57号(100826)